正在阅读:重生之青云直上(浪子)

小说名:重生之青云直上(浪子) 作者:浪子边城 每页:3000字
《重生之青云直上》全集

作者:浪子边城
车祸让他重生在1990年,做为从2012年走来的冯思哲他要怎么选择才能让赵家不在重复当年的曲折?
做为海归派回国的双硕士留学生他又会怎么样的选择新的人生?在官场之上他被人习惯性的称为鬼才。这个鬼才级的神棍所说的事情无一不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现实,他每一次的站队都是那样的精巧,让人不得不在事后叹服。
冯思哲这个从二十二年前走回来的赵家唯一男丁正在谱写着一个传奇。
有些YY,有扮猪吃老虎情节。
第一章重生1990年
“八十。。一百。。。一百二十脉了。”冯思哲用余光扫了一下宝马车中的脉速表。在京都三环的大道上可以把车开到这个速度可以说己经是非常的惊人了,这还要多亏了现在并不是上下班时间,车道上的车子并不是很多,不然的话,就算是世界赛车手来恐怕也玩不转这个速度。

冯思哲并不是一个喜欢开飞车的人,可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开飞车,做为官三代,他也和不少的所谓胡朋狗友玩过赛车,他的心理素质极好,拿过很多次第一名,但无事时他也不会在大白天开飞车。

说起来他甚至称的上是一个守法的公民,平常像在首都三环以里他都是以平均四十脉的龟速行驶,但今天他确不能在这样做了,因为他的二舅刚刚才他打来了电话说是外公在医院不行了。听到这个消息,冯思哲这才一改往日温文而雅的做风,不得己加快了车速,一路急驶也是为了能看到外公的最后一眼。

可古语说货不单行,这不眼看着离**越来越近了,可突然间前面出现了红色信号灯,冯思哲一时间着急之下根本就来不及刹车,索性他也就不点刹车而是加大了油门,顿时车子就向着前方的十字路口而去。

白天不同时晚上,意外情况实在太多,冯思哲的瞳孔在慢慢放大,他看到了川流不息的车群,看到了自己的车子正向着一辆大众车上撞去,而斜下似乎还有一辆重量级的悍马正向着他的宝马侧面冲来。。。。。。

。。。。。。。。。。。。

“冯思哲,冯思哲,快点起床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平常不是很早就起来练功吗?真是的不想去中青班就不要去好了,何必要为难自己呢。”一阵有些悦耳的女中音响起,然后冯思哲就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接着在听到这声喊叫之后,他扑愣一下子就由床头座起。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那张他年青时自称可以算的上古董级的木桌。说它是古董级,那完全是因为它是纯上等松木打造,异常的结实,而在上世纪**十年代,这种木桌基本上也是一般有些背景家族的首选,而普通的老百姓就算是想用这样材料的桌子怕还弄不到呢。而现在他确就这样放在了冯思哲的面前。

“开什么玩笑。“冯思哲嘟囔了一声之后这才从床上走下。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己,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好像环境变了似的,是谁搞这样的恶做剧,把那古老的松木桌椅放到了这间屋中,而这又是哪里,看起来是像极了自己年青时住的那个四合院西屋,可不对呀,自己早就从那里搬出来了很多年,这是怎么回事?

冯思哲一头的雾水走向房间的木门,他要走出去看一看,是谁搞的这么不入流的恶做剧。

仅仅是刚刚站起,冯思哲就一下有如被施了法一般定了在原地。这一切皆是因为他无意中看到了那个挂中房门口洗漱盆上镜片,顺着那个镜片,他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说不一样也不完全正确,因为镜片中的还是他自己,不过不是现在的他自己,而是年轻时刚刚由英国回国不久的自己。

“这,这是怎么回事?”看着这个镜片中的自己,冯思哲是一头的雾水。习惯性的自己伸手去摸自己嘴边的胡须,这一摸才发现那里不过是刚刚长出了嫩茬,完全不像自己记忆中一样有些扎人的胡须头。

一屁股重新的座回到了木床之上,这冯思哲才开始想事情的来龙去脉。

印像中冯哲好像是正开车驶向**去看自己外公的最后一面,可莫明其妙的自己怎么回到了四合院里,而且在这里的物品摆设,好似这里的东西都是以前年青时用过的,对这些物品的陈设摆列,冯思哲都有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

“莫不是自己穿越回了自己的青年时代?”冯思哲心中这样一想,不由的傻笑了两声。他是曾经看过不少在网络上红极一时的重生,穿越类小说,但那些不过是人们闲来无事杜撰的,在真实的世界里又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莫不是自己在做梦吧,想着冯思哲便伸手在自己的胳膊上用力掐了一下。

“哎呦,好痛。”冯思哲这伸手一掐,便有了感觉,这是真的疼呀。尔后当他把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臂上时,他又愣了神。

看看,这是多么洁白娇嫩的皮肤,自己也算是爱美之人,怕衰老过早,也用过一些知名的国际男性化妆品,可皮肤老了就是老了,怎么可能还变的像年青时一样的嫩滑呢,但现在自己的皮肤可不就是二十岁小伙子的肤色嘛。

环境变了,容貌变了,连皮肤的糟度也变了,这些都无一不在提醒着冯思哲,他似乎是真的重生了。

缓座在床上,冯哲一时间想了很多,他就是现在还没有勇气去面对现实,他不敢去开门看,看门外的景像到底是什么样子,看看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回到了二十几年前。

“冯思哲,冯思哲,你起没起呢,再不起,我就进屋掀你的被子了。”门外又响起了那个女中音的声音,一听这个声音,冯思哲更是一愣。刚才在睡梦之中没有听的太真切,这一回他可是真切的听到了,这声音不就是自己小姨赵丽珠的声音吗?小姨不是因为工作不顺心,被人排挤出局去了国外吗?这怎么又会在自己身边出现?

冯思哲摸了摸脑袋,实在想不明白。现在他的人生轨迹似乎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他现在完全的陷入到了迷茫之中。

“冯思哲,你小子是不是非要小姨进屋把你揪出来,我告诉你,别看你己经长大了,但你在我面前就是一个小孩子,你要再不起床,我可真进屋揪你了,不然我一会也要被你外公骂的。”门外再次响起了冯思哲小姨的声音。

突然听到小姨说会被外公骂,冯思哲一下子又惊醒了过来,是了,自己真是回到了年轻时代,自己重生了!

在印像之中外公己经卧床几年,脑血栓的突然来袭让外公一下子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不能说话,不能有什么语言肢体形态。那个时候冯思哲也总会去**看外公,有的时候甚至他会想,如果外公能从床上站起来,哪怕是骂自己几句,那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现在,这件事情终于成为了现实,自己因车祸离奇的复返回到了年轻时代,而爷爷也自然是应该回到那个时期健康的自己才是了。

想着马上可以见到谈笑风声的爷爷,冯思哲竟然隐隐的有一丝兴奋之意。快速的由床头把自己的衣物穿起,然后大声就了一下后,就伸手拉开了自己卧室的房门。

门外,一切依旧,就像自己年青时记忆的一样,在四合院的当中有两颗健壮的梧桐挺立在那里,还记的上个世界中这两颗梧桐因为京都气候的原因己经死了一颗,那会只有一颗梧桐孤零零的挺立在这里,别提有多么的萧条了,而现在两颗梧桐树确全然的又站在这里,就像冯思哲本人的年纪一样焕发着别样的青春。

在梧桐树的一旁冯思哲看到了自己的小姨,剪了一个在90年代初最为流行的蘑菇头,使其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年轻,充满着活力。

看到冯思哲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看,赵丽珠慌忙的低着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她便有些气哼哼的对冯思哲吼道:“怎么的,大清早的就拿你小姨逗闷子是吧,你找打呀。”

听着小姨又在吓唬自己,冯思哲不由傻傻的笑了,年轻时的小姨又回来了,那个时候小姨是多么的开朗,多么的健谈。远不是后期被那个叫黄东仁,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有点帅气,据说以前还曾是小姨同事,但实则确是大骗子。还记的小姨被那个黄东仁骗了感情骗了身体之后,就在没有开心与快乐过了。在这时,冯思哲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他一定要利用自己这得来不易的重生经历去维护小姨,不能在让她受到伤害,而至于那个骗财骗色的黄东仁最好不要再让他见,不然就让他见鬼去吧。

“年轻的小姨真漂亮。”看着赵丽珠,冯思哲还是情不自禁的轻叹了一声。

“嗨,小子你找打是吧,大清早的敢调侃你小姨,看我回头不和姐姐说,好好的收拾收拾你。”赵丽珠知道赵思哲不过是有感而发,再说了被人说成漂亮那也是让人很高兴的一件事情,更何况她太了解自己的姐姐也就是冯思哲的母亲赵丽蓉对儿子的感情,那绝对的是当成宝贝一样,放到手中怕掉了,放进口里怕化了,她又怎么舍得对自己的宝贝儿子怎么样呢。

感觉到小姨在和自己开玩笑,冯思哲呵呵一笑,“那要我怎么说,说小姨是一个丑八怪?这是不是也太昧着良心了,我可说不出来。”

一听冯思哲说自己是丑八怪,赵丽珠就想生气,但跟着听了下一句,她马上脸上又高兴了起来。“真是的,自己这个外甥可是有点怪呀,平时虽然和自己关系很好,但确不会张口说这么多话的。”赵丽珠心中也有一丝奇怪的感觉。

看着小姨好像在沉思什么,冯思哲呵呵一笑也不理会,只是问了一句,“小姨,外公是不是还在东院里锻炼身体?”

“怎么?你脑袋烧糊涂了?这个时候老头子当然是在锻炼身体了?怎么,你也想去东
1页 / 共217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