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爹,我们啥时候放下屠刀》

  《爹爹,我们啥时候放下屠刀》作者:鹅先
  文案:
  五岁的俞佟佟穿越啦!
  她成了相府原本傻憨憨又不受宠的六小姐,发现自己的小鼻子变得奇奇怪怪。
  闻奶娘身上有臭臭的味道,管家叔叔身上好臭好臭,相府大人们都是鲱鱼罐头成精吗?
  可是这股味道,只有她一个人能闻到哎!
  穿越给她分配了爹爹,原本是孤儿的小崽子开心坏了,每天跟个小尾巴似的在爹爹身后追,可是……
  “爹爹这么可爱,你们为什么要骂我爹爹?”
  “你爹是狗官!”
  “不是!”
  “就是!”
  奶乎乎的小团子,每次都因为爹爹被骂气到跺脚捶胸,上蹿下跳:“ 你骂我,我不怕,我要回家找我爸! ”
  俞相一手抱娃,一手提刀:“就是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欺负老子的宝贝女儿?让我看看,先鲨哪一个好呢?”
  后来,小团子长歪了,被她名声不好的奸臣爹爹给养成了恶名远播的小妖女。
  再后来,俞相府被判满门抄斩,本该举国上下欢庆。
  却在行刑前夜,劫狱人马造成了京城百年难遇的拥堵。
  温厚纯良的大皇子火速赶来!
  惊才绝艳的三皇子火速赶来!
  传闻中早已被害的忠臣名将遗留子长大成人,赶来集合:“我们来报恩!”
  安国寺德高望重的少年俊僧:“贫僧奉命收妖……收,收入囊中,即刻还俗。”
  众人怒:“你少打这种狗主意!!!说好了公平竞争!!!”
  ps:
  1.女主爹奉命拿奸相人设,前期会非常像坏人(并且差一点就迷失)
  2.崽崽长大前不谈男女感情,每个小少年都是喜欢的小哥哥
  一句话简介:日行一善,阿米豆腐!
  立意:弃恶从善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市井生活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主角是五岁小包子俞佟佟,意外穿到古代成为臭名昭著俞相家不受宠的庶女,靠鼻子能断善恶是非。爹爹凶残姨娘暗害,本应该活不到一集的她不但活到大结局,还以一己之力将相府所有人的结局从满门抄斩变成了he。本文语言幽默,风格搞笑,情节环环相扣,配角有血有肉。不要被前期基调劝退,且看后期反转,它其实是个在时代枷锁里极尽可能轻松温暖的故事。


第1章
  年关将至,京都首当热闹繁华,丞相府却遭萧条的寒风钻了空子。
  今年下雪时候颇少,细碎的雪花洋洋洒洒,试图用惨白埋没其他节气总五光十色的千鲤湖……暂未得逞!
  只听‘咚’一声,是落水砸碎湖面薄冰层的声音。
  丞相府奴仆众多于桥上来往,分明听见是有人落水,却匆匆略过。
  桥下挣扎溅起了水花,不以为然的丫鬟们面色如常,而有些良心未泯的极少数,则试图将目光转向另一边,心里默念四字箴言:“我是瞎子!”
  此乃相府下人们之间言传身教的生存法则!
  多管闲事的落到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前人血泪性命的总结由不得你不信邪!
  再说,谁愿意为个小傻子惹麻烦?
  小傻子俞佟佟平日里逢人便笑,嫩白的小脸蛋光滑圆溜,却被冬日寒风无情冻出了两团天然腮红,显得可怜。
  如今下半身落入冰水之中,她顿时觉得自己两条腿都被冻成了冰棍。夹了棉的软毛披风暂时漂浮在湖面上,很快便会在吸满水后沉往湖中。
  她赶在这之前脱了披风和袄子,小小的身影不似看起来那般脆弱,如千鲤湖中一条成精的小鱼般灵活游往岸边。
  最后慢慢爬上岸,被冻得连打好几个喷嚏。
  乌青小嘴中深深叹出一口热气:“哎!”
  自从穿越到这个怪里怪气的丞相府,都已经是第二次‘不小心’落水啦。
  哎?刚刚好像有人推她?!
  不过等自己爬上来,那人早已经跑远了。
  反正掉进湖里喊‘救命’没有用,上次都已经试过啦。
  幸好,俞佟佟小盆友是‘小太阳国际幼儿园’天才少儿游泳培训班的一号种子选手!
  要不是穿越耽误报名,她现在本该是一名合格的一年级上册小学生啦。
  上岸后冷得缩成一团的俞佟佟看起来更小了,小到被相府下人们继续统一忽略。暖炉子掉在木桥上还有余温,她赶紧捡起来捂在怀里。
  哒哒哒,跑回去找娘亲!
  俞佟佟这具身体如今是相府庶出的六小姐,她的娘亲被称作六姨娘,柳氏。
  一想到柳氏,小奶音不知不觉便哼起了歌:“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虽然原主记忆告诉她那是娘亲,母女俩相依为命,但她始终忍不住有些害怕对方。
  从她们住在南院便可知,相府里的日子不好过。
  这不刚进院子,俞佟佟就听到她娘亲又在骂人:“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们一个个心里怎么想的,自己人老珠黄嫉妒我年轻貌美,想把我赶出相府?呸,再作八百年春梦去吧!”
  “有本事老妖婆就整死我,否则老娘早晚有一天能翻身,到时再得相爷宠爱垂青。哼,没理让黑心烂肺的贱人得逞!呸!咳~忒!”
  柳氏的确有沉鱼落雁之姿,可惜一张口便让人幻灭。
  俞佟佟小盆友进门的时候,一口新鲜的白痰恰好落到她面前。
  小脚高高地抬起,又屏息绷住,差点就踩下去了。
  俞佟佟提着脚昂头,只见她娘亲一身翠绿色缕金百花小袄,颈间系着明晃晃的珍珠扣。头上戴不起金簪,银簪是用从府里偷出去卖的一小段沉香换了银子买来的。
  镶宝石的百蝶穿花银簪,‘万宝斋’最新款!
  这府里日子越是难熬,她就偏要打扮得光彩照人。
  柳氏一眼瞥见了女儿,瞬间凝眉:“佟儿,怎么弄成这样?”
  “我……不小心……掉进水里面……”
  奶声奶气地解释,俞佟佟声量越来越小,缩着脖子埋头,最怕看她娘亲这时候的表情。
  果然柳氏一听就炸:“大冬天你跑到湖边去玩什么水?仔细黑了心的老熊瞎子在你背后一推,咕一下沉水里叫你爬都……”
  柳氏的声音戛然而止,本来是吓唬孩子的话却回转而来惊着了自己,后怕地深吸口气。
  她向来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相府其他夫人都还嫌不够,随之联想到今日不是意外,定是有人要害她们母女。
  “好端端怎么会突然落水,是不是被人推的?”
  俞佟佟摇头,她没看见。
  看见也没用,又不能找谁去告状。
  柳氏也不说抱着孩子哄哄,反而翘着兰花指戳她头顶:“被人欺负了你都不知道,小蠢货!”
  小蠢货俞佟佟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眼珠子外顿时蒙了一层水光,娘亲总是骂人,嘤……
  虽然俞佟佟年纪小,但穿来已经一个多月,不妨碍她弄清楚了目前的处境。
  娘亲不得宠,也不得人心,在这里她们总是受欺负。
  府里的姨娘们都爱抱团结党,却唯独不跟六姨娘往来,看不上她。
  而柳氏本就身份卑微,在外她倒是忍气吞声,回到院子里面只会跟自己人横,拿丫鬟跟孩子出气。
  俞佟佟听她娘亲埋怨过很多次,怪她为甚不是个男娃?
  这个问题,应该问她吗?
  反正柳氏自顾自说,要当初生的是个儿子,她绝对能在子嗣不兴的相府耀武扬威,哪会儿被人这么欺负?
  还是乳娘看不下去,心疼地将六小姐抱起来。
  俞佟佟顺势往翠青怀里偷偷藏了眼泪,紧紧抱着乳娘胳膊,作刚出生的小猫崽子状汲取温暖。
  支着耳朵听她娘亲骂得更起劲儿了:“好些个贱人,掰空了心思想尽使些阴毒手段!我是相爷接进府的,看我不顺眼有本事找相爷说理去呀,联合起来欺负个不到六岁的小崽子算什么本事?你们这些活吞蝎子尾的下作东西,她娘的!有本事就冲着老娘来啊!”
  翠青在屋里多燃上两盆炭火,替六小姐将身上的湿衣脱下来,又拿出棉被厚厚裹紧了光溜溜白生生的糯米团子。
  小崽子冷得将脑袋都缩进被子里,等回暖再探出来。
  翠青看孩子可怜,给她塞了一块枣泥糕:“六小姐,出去大半天饿坏了吧?”
  俞佟佟咬下半块糕点就恢复了活力,在床上滚来滚去,活像个下了锅的元宵:“嗷呜~”
  见柳氏骂骂咧咧回屋,她下意识就将脑袋又缩回被子里。
  闷声念叨:“妖怪,快放了我爷爷!”
  柳氏:“?”
  “快放了我爷爷!“
  “再胡说八道,我把小嘴给你缝起来!”
  “……”
  柳氏这一作势更像蛇精了,俞佟佟把脑袋缩回被子里再也不敢冒头。
  还不都是这些日子以来吃睡不如意,显得柳氏一张小巧的瓜子脸更加瘦削。眉眼如画,肤白如雪,她又经常掐腰骂人。
  柳氏原是官妓出身,浑然天成就一股媚态,粗鄙艳词也是张口就来,她实在不像一个和蔼慈爱的母亲。
  比起对孩子的上心程度,她甚至不如翠青这么个乳娘。
  想到大冬天六小姐掉进湖里不知该有多难受,翠青抹着眼泪去煮了碗姜汤。
  “六小姐,快来把这个给喝了,别伤寒了才好!”
  俞佟佟裹着绣花小被子坐在床边,伸长了脖子去喝翠青碗里的姜汤。
  咕咚咕咚,姜味浓郁,喝进去时像有针尖刺着喉咙,不好喝!
  但她坚持喝了大半碗,不然生病了,很难让娘亲找大夫。
  见六小姐这么乖,翠青眼里含泪更是包不住,她抹了抹眼角把俞佟佟抱进怀里轻轻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