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公主驸马是个算命哒》

  《长公主驸马是个算命哒》作者:鲸屿Freya
  文案
  秦舒窈一觉醒来,成了美艳白痴长公主,祸国殃民,无恶不作,热爱巫蛊之术,谋害皇帝大哥,成为大梁国覆灭的第一推手。
  只有坚守人设完成剧情,才能回到她的世界。
  不过,第一个对她说出“两情相悦”的人,会替她承受巫蛊的反噬,至死方休。
  秦舒窈:“有,毒。”
  京城第一神算顾千山,在缚住双目的白绫下,唇角微微扬起,如三月春风,“长公主命格清奇,有为祸天下之兆,惟得两情相悦之人,方有转机。”
  秦舒窈:“……血包这么帅,让人怎么下手?”
  于是,三日后,众人眼看扎着大红绸带的聘礼排开了一条街,令人闻风丧胆吃小孩的长公主,带着妩媚的笑容对那算命先生说:“这是孤给你的卦金。”
  -
  全京城议论纷纷,长公主改了口味,竟将那彷如谪仙,唯独眼盲的算命先生聘作了驸马,只是听闻她阴险狠辣,百般摧残,不过几日就将人折磨得气息奄奄,不知那副身子骨能挺过多久。
  公主府内,顾千山脸色苍白,身子止不住地轻颤,唇边血迹未干,边咳边道:“长公主若今日入宫,将会害死小太子,皇后将抑郁病亡,陛下无心朝政,灭国指日可待。”
  长公主一把将他按回床上,横眉怒目:“不去了不去了!你再病下去,孤都没空出门害人了!还不把药喝了,要孤喂吗!”
  渣作者喜欢欺负男主,但这本虐身不虐心。
  男主真瞎,女主本质好人,全程披着恶人外衣宠男主。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因缘邂逅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舒窈,顾千山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恶人长公主良心发现了
  立意:人在面对考验的时候,还是应该坚持善良的本心。


第1章 第 1 章 穿成反派长公主。……
  “长公主,马车已经备好了,您可要现在入宫?”
  面前的宫女低眉顺眼,十足恭敬,理当令人心情愉悦——
  如果她今天不是第三次听见这句话的话。
  秦舒窈坐在案几后面,严妆美艳的脸上面无表情,只是细看之下,嘴角紧绷,似乎是在强忍着不哭出来。
  她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平平常常地睡了一觉,一睁眼,就穿越到了这个鬼地方,同时脑海里凭空响起一句提示音:
  “您已穿越成为大梁朝长公主秦舒窈,目标是国破家亡,请您保持人设,完成任务,才能回到原世界线,祝您好运。”
  ……?
  更离谱的是,她还没来得及吐槽这个目标是有多大的毛病,这一早上的工夫,她已经重新开局两回了。
  第一次,她对伺候她起床的宫女说了谢谢。
  第二次,她不习惯别人盯着她吃饭,说“你们也去吃吧”。
  此时此刻,她终于有点回过味儿来了——她这个人,好像不配说好话,办好事。
  为了摸清自己的人设,避免一次次从头再来,面对眼前宫女的问话,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造作地拨了拨自己的指甲,揣着小心问:“不忙,你先回答孤一个问题——孤平日为人如何?”
  她眼见得这小宫女浑身一颤,脖子都快缩进肩膀里去了,“长公主殿下温,温柔娴静……宅心仁厚……”
  秦舒窈沉默了几秒,“你照实说,孤不处置你。”
  不说还好,这样一说,那小宫女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殿下,殿下饶命啊!”她仰着一张小脸,声泪俱下,“桃夭从小伺候殿下,这些年来,忠心耿耿,没有半点异心,桃夭知错了,还求殿下看在这些年的主仆情分上,饶了桃夭这一遭吧。”
  秦舒窈又静了片刻,“你错在何处?”
  “啊?呃……”
  “……”
  秦舒窈算是看明白了,她,骄横跋扈,残暴狠毒,乃是天下间少有的恶人。
  要维持住这个人设,着实是非同一般的刺激。
  她忍着嘴角抽搐,冷脸道:“还不给孤滚起来。”
  这一套词背得滚瓜烂熟的小宫女立刻收起眼泪,干脆起身,显然这等场景没有一千也有过八百遍。
  她偷眼打量秦舒窈,嗫嚅道:“长公主,咱们还进宫吗?”
  秦舒窈抬手揉了揉额角,皱着眉,“孤昨夜没有歇好,记不起来了,今日是要入宫做什么来着?”
  “您忘啦?”桃夭面露兴奋,神神秘秘地凑过来,“您吩咐的,要从公主府的所有舞姬里,选出最貌美的十个送给陛下,管事忙活了三天,总算是选出来了,眼下正在外面候着呢。”
  什么选美比赛,要选这么久?
  秦舒窈忍不住问:“孤的公主府上,究竟有多少舞姬?”
  “回殿下的话,统共三百零五名。”
  “噗……咳咳咳……”她一个绷不住,就呛了出来。
  好家伙,这是养了一个歌舞剧团啊。
  “您没事吧?”桃夭担忧地望着她。
  她真心实意地说:“铺张浪费。”
  “您也这么觉得呀?”桃夭小心翼翼地看她,语调有些愉快,“奴婢早就觉得,不如那五十四名男宠有意思。”
  “……”
  秦舒窈忍住吐血的冲动,转向了另一个话题:“孤为什么要给皇帝送舞姬?”
  她不相信,这个恶人会这样好心。
  “哦,那日您进宫赴宴,见陛下与皇后相敬如宾,恩爱非常,十分不悦,回来后就说,要好好挑些美人送进宫去,定要让陛下知道什么叫夜夜春宵不早朝,让皇后知道什么叫独守空床泪阑干。”
  “……”
  秦舒窈一口浊气堵在胸口,憋得肺都快炸了。
  她能接受自己是个反派,蛇蝎心肠,阴险歹毒,作为大梁朝的长公主,成天惦记着灭自家的国,她都忍了,可她不能接受自己是个智障呀。
  她的皇兄皇嫂乐意秀恩爱,关她什么事?狗粮再难吃,也不至于使出这种愚蠢手段,还平白搭上自己府里的舞姬呀?
  但是最终,她还是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认命地憋出一句:“走。”
  剧情不必细究,能回到属于她的世界才是正道。
  然而,她连大门都没出,就有另一个宫女跑到面前,“长公主,巫女瑶光求见。”
  她的脑子里一瞬间划过许多奇思妙想。长公主和巫女?陈阿娇和楚服?
  不过事实证明,实情并非她想的那样,瑶光来到她面前,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礼,同时向她奉上一件东西,“启禀殿下,您日前所要的东西,草民为您带来了。”
  东西被宫女接过,捧到秦舒窈面前,她看了一眼,眉头就困惑地拧了起来,“这是何物?”
  那是一只绒布制成的猫咪布偶,不过巴掌大小,内里应该填充了棉花,圆头圆脑,相当可爱。
  只是瑶光的微笑耐人寻味,“殿下,此乃一只巫蛊。”
  “……”
  有那么一瞬间,秦舒窈不由怀疑她们之间究竟是谁有问题。这东西放在小学旁边的玩具店里,也是毫无违和感的。
  “您前些日子对草民说,希望陛下昏庸,皇后失德,百官贪腐,万民谋逆,大梁朝早日覆灭,只是苦于百般努力,终不得法。”瑶光平静地笑着,“如今草民制成巫蛊,想必能助您一臂之力。”
  受唯物主义教育二十多年的秦舒窈,觉得自己的三观都受到了挑战。
  “此物如何使用?”
  “简单至极,不拘何时何地,不必焚香沐浴,只需向它诚心道出心中所愿,它就能够助您实现。”
  要是按照这个说法,这玩意儿的正确称呼应当是阿拉丁神灯。
  秦舒窈怀疑地盯着它,“它就没有副作用……不,它会反噬吗?”
  “自然是会的。”瑶光答得合情合理,“借助巫蛊之力,逆天而行,必然要付出代价。视所求之事难易,代价轻重也不一而足。譬如,咒人病,或咒人灾,则施术者也将元气大伤,大病一场,而假如直接要人性命,那施术者也多半难逃一死。”
  这一回,秦舒窈的震惊和愤怒可不全是装出来的了。
  “好大的胆子,你莫非是想谋害孤?”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还没等把大梁朝祸害完呢,自己先半死不活了,这还怎么玩?
  听得她发怒,身旁的宫女呼啦啦跪了一地,唯有巫女瑶光站定不动,平静自若。
  “长公主息怒,草民既然敢向您献上巫蛊,自然是已为您找到了破解之法。”她从容道,“您先将此蛊好生收着,待有朝一日,遇到第一个诚心对您说出‘两情相悦’的人,便可大胆使用,此人将替您承受一切反噬,至死方休。”
  虽然疑心自己是被忽悠瘸了,但既然都穿越了,对牛鬼蛇神一事,也不可全信其无。
  秦舒窈僵硬地点了点头,“如此,孤收下了。”
  瑶光拱手一揖,“草民在公主府叨扰已久,既如今已为殿下献上所求之物,便决意离开帝京,前往他方游历,特来向长公主辞行。”
  秦舒窈随手命人予她赏金,便径自出门。
  马车一路向宫里去,后面跟着精挑细选的美貌舞姬。
  秦舒窈坐在车里,叩着指节盘算。
  “偌大的帝京,可有对孤心仪之人吗?”她问。
  桃夭跪在一旁,脸上堆笑,“长公主天姿国色,仪态万千,自然是全帝京的公子们的梦中之人,只是……只是您金尊玉贵,无人敢于仰视,更不敢轻慢唐突。”
  “……”
  这话秦舒窈听得明白,虽然她这副相貌的确是美艳动人,但相比美色,大家更在乎自己的脑袋,没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于招惹这愚蠢又凶残的长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