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漫]纲吉又穿越啦》

  《纲吉又穿越啦》作者:昂驹   文案:
  【高亮】:不知道什么原因,正文里x爹的名字xanxus在PC端和wap端显示不全只有xanus,如果小天使觉得别扭建议用app来看,或者自动在脑内补全(bushi)
  本文文案:
  十四岁的某并盛国中生欲哭无泪。
  自从家里来了个穿黑西装带奶嘴的鬼畜家庭教师之后,他一切平静的日常生活都变了。
  为什么去山上训练会掉进地狱?
  为什么乘游轮旅行会穿越到古代日本?
  为什么你死我活的继承权争夺战会变成狗血兄弟八点档?
  他真的不认识地府里的第一辅佐官,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跟阴阳师扯上关系,更没有心机的在小时候用可爱外表欺骗瓦利亚的亲友情!
  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啊!!!
  啊啊啊啊救命啊!!
  本文CP:R27,27团宠向

  内容标签:综漫 家教 少年漫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R27┃配角:新文《教父不想复活》已开~┃其它:夏目友人帐,鬼灯的冷彻,吸血鬼骑士   一句话简介:今天的彭格列也在穿越时空
  立意:羁绊与爱
第1章
  生活在并盛的泽田纲吉君,是一个二头身的小团子。
  夏日的盛典里,泽田家光和泽田奈奈换好了和服,带着身穿绒毛兔子套装的泽田纲吉去往庙会所在的山上。
  “今天会有很多人,所以阿纲要好好的跟着妈妈哦。”
  出门之前,小小的团子记得妈妈有这样说道。
  而爸爸大笑着用满脸的胡茬蹭自己,脸痛痛的,所以纲吉决定暂时讨厌爸爸一天。
  可是为什么,爸爸把他放下来去买苹果糖之后,他就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呢?
  小纲吉局促的抱着妈妈买给他的兔子面具,柔软的琥珀色眼睛无措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这里好像,跟妈妈在的地方不太一样。
  “妈妈……”找不到母亲的小幼崽可怜兮兮的一个人揉着眼,呜咽道:“纲吉,男子汉,不哭。”
  穿着毛茸茸衣服的孩子蹲在地上缩成一团,看起来十分柔软的发丝也软趴趴的贴在脸上,虽然就地狱而言外表不能代表年龄,但是过于可爱的外表还是收获了很多女性慈爱的目光。
  只是她们想要上前帮助的举动,在看到拿着狼牙棒一身黑色和服的阎魔辅佐官走过去之后,都停止了。
  额,有辅佐官大人在,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吧。
  刚才还蹲在地上只能看见行人膝盖以下部分的小纲吉突然发现自己的视野变高了,他眨眨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小小的手还抱着那张可爱的兔子面具,穿着米色小皮鞋的脚脚在半空中无意识的晃动,刚刚哭过微微发红的眼眶让他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被人捏住了后颈肉的小兔子。
  “鬼灯大人!”有点微胖的白色小狗跑过来,嘴角还带着食物的残渣,“鬼灯大人也来盂兰盆祭吗?啊,这个孩子是鬼灯大人家的吗?”
  “不是,”黑色短发独角的恶鬼提着纲吉的衣领,把他放在自己的肩上,“大概是跟家人走失了。”
  “诶?鬼灯大人是想帮他找到家人吗?那小白也来帮忙吧,汪汪的嗅觉是动物里面最棒的!”
  鬼灯轻轻颔首,但眼角的余光敏锐的捕捉到一个白色,熟悉到他直接条件反射般把手里的狼牙棒扔了出去,正中目标。
  一般来说,会被鬼灯大人这样对待的也就只有哪一位了吧。
  小白这样想着,果然看到了挣扎着爬起身的白泽大人和跟着白泽一起来的桃太郎。
  它跟桃太郎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小白摇着尾巴兴奋的跑向前主人那里。
  “桃太郎!好久不见你!”小白说。
  “小白!”桃太郎蹲下来亲切的摸着小白的脑袋,还挠它的下巴,“今年白泽大人不打算出摊所以我们就来随便逛逛。”
  主宠二人亲热了一会,桃太郎问道:“柿助和琉璃男呢?”
  “它们最近啃骨头太多消化不良,所以打算最后一天再来。”
  “这样啊,那我稍后也跟你一起去探望它们吧。”桃太郎道。
  桃太郎站起身,本想跟白泽大人告知一下行程,却发现白泽正盯着鬼灯,一眨不眨的看着。
  等等……这未免也,太惊悚了吧!!!
  日本地府的辅佐官鬼灯和中国桃源乡的神兽白泽关系差到无人不知的地步。
  他们的会面无论怎样,都会将互相奚落斗殴贯彻始终。像这样白泽出神的看着鬼灯的场景,都可以登上地府怪谈榜首了!
  正常的不应该是鬼灯大人先出手,然后白泽大人暴怒的回应,两个人打上一架才能好好说话吗!
  “白泽大人?白泽大人!!”多次呼喊甚至用手在白泽眼前晃悠都没能唤回白泽的意识,桃太郎只好对着白泽的耳朵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叫道。
  “嘶——耳朵要聋了,”终于回过神的神兽没有理会学徒的抱怨,他走过去,把因为突发情况吓得怯生生的不敢动弹的纲吉抱在怀里,轻轻的摸了摸小团子柔软的头发,嘴里哄着:“乖乖,睡一觉就回到家了。”
  大概是神兽的某种法术,小纲吉单手揉了揉眼,安静的趴在白泽怀里闭上了眼睛。
  是很温暖的味道,像妈妈一样,暖暖的,香香的。
  妈妈……纲吉想回家了……   “白泽大人认识这个小孩子吗?”小白好奇的问道。
  而戳着纲吉软敷敷的小肚叽显然玩的很开心的白泽答非所问道:“这个孩子,没有角哦。”
  桃太郎和小白不可思议的同时说道:“什么?!”鬼灯捡起狼牙棒回来,听到这句话也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生活在地府里的鬼神,无论是阎魔大王还是在此受刑的亡者,头上都会有一个或者多个角。没有角的生灵都生活在彼岸的天国那里,但是白泽明确的点出这一点,最有可能的答案却是……   “他是活着的人。”黑发的恶鬼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诶!”小白惊讶的用后腿站了起来,看向抓着白泽的衣服睡的小脸红扑扑的纲吉,问:“地狱里怎么会有活人呢?”
  “秦广王的辅佐官小野篁生前曾经跌入水井来到地狱,”鬼灯道,“我借他的身份在人间处理了一些事情,在那之后所有人间和地狱的通道都被关闭了。”
  “所以刚才白泽大人是在看这个小孩子啊,吓死我了。”桃太郎小声嘀咕道。
  白泽没有理会鬼灯略带质疑的话,一向轻浮于流面的老中医抱着小团子的神色莫名的温柔。
  “你在看什么?”鬼灯问。
  跟白泽认识了几千年的恶鬼对对方了解的透彻,他不认为活了很久的□□会看到可爱的生物就露出这样的表情。
  “嘛,你这样的剧毒恶鬼应该感受的更清楚,这个孩子,很温暖吧。”白泽说。
  鬼灯对此不可置否,虽然只是细微的变化,但是在那个孩子身边,确实有一些放松的感觉。
  “千年里我见过无数有为王之姿的人类,但是并非每一位都登顶为王,”白泽文绉绉的一段话让小白和桃太郎都晕了眼,“但是这个孩子,他一定会成为王。”
  象征着仁王现世的祥瑞神兽,在此立下了判词。
  ------
  清晨,苏醒的城市有条不紊的向前运行着。
  泽田奈奈精心烹制了早餐,看了看时间,她哼着调子去喊她可爱的宝贝起床。
  “阿纲,该起床了哦,要迟到了,”奈奈妈妈轻轻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声,“妈妈要进来了。”
  十四岁的少年永远在早晨留给母亲一个乱糟糟的屋子,奈奈无奈的叹气,伸手推了推泽田纲吉,道:“阿纲,起床了。”
  “妈妈,”少年耍赖的翻身裹紧被子,伸出五个手指头比了比,“再睡五分钟。”
  “真拿你没办法,每天早上都是这样,”这大概是属于每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无意义的抱怨,奈奈摇摇头,视线一转,好奇的拽出了少年没有藏好的卷子。25分,恩,比上次还有进步呢。于是泽田奈奈带着一点笑意道:“纲君,数学成绩25分的泽田纲吉君,起床了哦。”
  “是!”泽田纲吉一脸慌张的坐起来,“妈妈!”
  少年慌张的伸手要去拿走母亲手里的卷子,却不小心磕在了地上,“嘶……好疼。”
  “不要紧吧,阿纲?”奈奈蹲下身摸了摸纲吉的头发,轻声道:“要赶快起床了哦,今天不是要给云雀君送早餐吗?”
  “啊!已经这个时间了吗!”泽田纲吉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虽然对于上学来说这个时间起床绰绰有余,但是风纪委员的巡查时间要早很多,“要赶快才行啊!”
  纲吉飞快的换好衣服下楼,泽田奈奈已经打包好两人份的早餐饭盒放在桌上。
  “啊,对了,”泽田奈奈拿出一张传单递给在门口换鞋子的纲吉,“今天早上妈妈在邮箱里发现了这个哦,上面写着只要包吃包住就可以24小时培养孩子成才的家庭教师呢。”
  “妈妈,”纲吉不情愿的拉长了声音,“我不需要家庭教师,再说这种一看就是骗人的吧!”
  云雀学长的铁棍教育都没能让他及格,没有指望的了。
  “妈妈已经打电话了呢。”奈奈妈妈笑道。
  “妈妈!”
  “妈妈也只是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快乐的长大,但是在你这个年纪荒废时间也不好呢。”泽田奈奈说。
  “知道了,”泽田纲吉满不在意的随口回答,然后就被飞速流逝的时间惊的抓起便当飞奔出门,“我出门了!”
  “一路顺风~”
  为了赶时间慌慌张张的结果就是泽田纲吉再一次表演了左脚踩右脚的平地摔,但就他脚边突兀落下的小石子而言,可能并不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