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服饰天下

小说名:服饰天下 作者:阿楚是我哥 每页:3000字
《服饰天下》全集
作者:阿楚是我哥 一场意外,让小制衣厂老板陈楚重生回到了2004年。
那一年,服装巨头zara在中国市场未成气候.那一年,日资品牌优衣库在中国第一次败走麦城。
那一年,李宁更像是休闲品牌而不是体育品牌。 那一年,服装行业群雄并起,未知谁家问鼎中原。
也就是在那一年,刚刚毕业的陈楚,走出故乡,来到了华南服饰之都羊城,成为制衣工厂一位普通的服装设计者。
那是服装制造业最好的年代,也是行业大洗牌前最后的宁静。
第1章:重生

公元二零零四年八月一号,粤省真城上塘镇捷华制衣厂一间普通员工宿舍内。

陈楚看着手机黑白屏幕上显示的日期,一脸惊讶茫然之色。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台照进来的,照在床边那台摇曳着转头发出“吱吱”声、铁绣斑斑似乎随时都会报废的老台扇上。看着工人宿舍内熟悉的摆设,陈楚的头脑如麻一般的乱。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在这里?

好像,自已回到了十年前?

陈楚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平复内心的不安。他记得,傍晚时他请一位来自东北的客户到酒店吃饭。那位东北客人豪爽善饮,主宾两人你敬我一杯,我干你一杯的,很快俩人都喝得迷迷糊糊天昏地暗。随后,他被下属送回家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而他最后的记忆,是勉力睁开眼睛,看到那位下属正在给他泡醒酒茶。

他永远也不会想到,睡了一觉醒来以后,看到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副场境!

看着那台像老古董一样的手机,陈楚双眼微微眯起。

这台黑白屏键盘手机,是他高中毕业时三姨送给他的。不同十年后屏幕越来越大的触屏手机,这台在当年的国产名牌手机显得小巧得多了。

拿起床头柜上的镜子对着自已的脸,陈楚轻轻挑动一下眉头。

镜子内,是一张剑眉星目、五官棱角分明的脸容,这一张脸容虽然隐隐间还残留着青春期少年特有的稚嫩,但已经带上了成年男子特有的刚然。

看着镜子那张脸也挑起了眉头,陈楚终于确定一件事。

他真的回到了十年前!

回到了他十八岁的那一年!

陈楚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老天爷。

天意弄人啊!

二十八岁时,他已经是一个小型制衣厂的老板。那时,他可是经过好几年艰辛创业,事业好不容易才上了轨迹,却重生回到十年前!

这贼老天的!

心里暗骂一声后,陈楚的脸上,很快地现出一丝古怪之色。

他想到了自已现在所处的境地。

十年前这个时节点上,他还是捷华制衣厂一位普通的打工仔?

由不得陈楚多想,窗外一声长长的带着浓重川音的喊叫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小兔崽子们,起床开工啦!”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陈楚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怀念之色。

十年前,他还是在捷华制衣厂工作时。厂里制衣车间的工人很多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这个年纪的人,晚上迟睡早上贪睡不容易起床,车间主管为了避免工人迟到,自然是免不了到宿舍区吼上两声叫唤大家起床。

在这样的吼声中,陈楚起床洗漱,开始准备新一日的工作。

……分界线……
上塘镇地处粤省首府羊城东部,是名符其实的世界牛仔裤之都。这里一共有2500多家像捷华制衣厂这样的牛仔制造厂家。上塘牛仔裤产业涉及三十多个行业,形成纺纱、染色、织布、印花、制衣、水洗、漂染、防缩等完善生产系统,是国内产业链最完善、年产量最大、出口最大的牛仔服装集群基地。

在上塘镇,有数十万本土和外来务工人员从事牛仔裤行业或牛仔裤配套行业。这里的牛仔裤产量占了全国牛仔裤产量的60%和全球产量的三分之一。

捷华制衣厂位于上塘镇大裕村,是村里较大的牛仔制衣厂家之一。在陈楚记忆中,2004年时捷华厂有8个生产车间、五百多名普工,还有三十多位办公室工作人员。

陈楚就是这三十多位办公室工作人员中的一位。

上塘镇制衣厂的布局,是二楼以上是制衣厂间,而底楼是包装部和办公室。

虽然还是早上八点钟,但包装部已经变得热闹起来。

包装部内,一堆堆如同山般堆积的牛仔裤旁边,坐在小板凳上年纪超过四十岁、偻着身子的剪线婆双腿间放着牛仔裤,拿着剪刀飞快地剪去牛仔裤上线头。熨烫区内,热气蒸炉旁边,几个赤lou着精壮上身的熨工,快速地舞动着手中熨斗压熨货品,好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经过包装部走进版房时,陈楚已经完全地适应他现在的身份了。

二零零四年高考后第三天,陈楚就从桂省老家来到粤省上塘镇投奔老乡。那一年,一位好朋友的大哥刚好在捷华制衣厂工作,于是,在那一位大哥介绍下,陈楚进入捷华厂成为一位打版师。

打版是牛仔裤生产的一道工序。曾经不少亲戚朋友们问他打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的时候,陈楚都会换上一种不算准确,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说法:打版是设计的一部分,他的身份是一位服装设计师。

听到这个说法的人秒懂了。

捷华制衣厂的打版室就在办公室的隔壁。

“李哥,早!”推开打版室的门,陈楚看着那个熟悉的人影,打了一声招呼。

那是一位年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他身上穿着得体的白衬衣,正坐在办公桌前,左手按住直尺,右手拿着一支黑色的笔正在设计图纸专心注注地勾勒着什么。

听到有人向他打招呼,李哥微抬起头,露出了一张白皙的脸容,这张脸容鼻子上戴着一副金色眼镜,给人一种斯文儒气十足的感觉,比陈楚记忆中的那张脸容少了几道浅浅的鱼尾纹。

微微一笑间,李哥的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他看着陈楚,道:“阿楚,早啊,吃过早餐没?”

陈楚看着那一张脸,道:“李哥,好久不见了。”

李哥笑骂道:“小子,昨天晚上才请你吃过夜宵,一夜不见怎么就好久不见了?”

陈楚淡淡一笑,却没有回话。李哥说他们只是一夜未见,但在重生前,陈楚最后一次见李哥是在一年前,自然算得上是“好久不见了”。

李哥名叫李松,是陈楚一位好朋友的大哥。那一年高考前半个月,李松回老家探亲时偶遇高考后要出外面闯荡的陈楚,于是,就介绍陈楚进入捷华制衣厂工作。

这个偶遇,足足改变陈楚一生的轨迹。

李松是捷华制厂的打版师,也是他的的师傅,当年,陈楚以学徒身份进入捷华厂。李松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毫无保留地教会他牛仔打版的一切知识,在往后年月里,陈楚不仅靠着这门手艺养家糊口,后来出来创业做老板以后,当年的打版功底也帮了他很多。

可以说,李松是他在制衣行业的引路人。在心里,陈楚一直对李松这位同乡极为尊敬的。

“陈楚,来,画一画这条裙子的版。”李松从他身后拿起一条牛仔裤,直接扔给陈楚。

陈楚淡淡一笑,伸手就接住那条牛仔短裙。

这条裙子,也太土了吧?陈浩仔细打着着那条裙子,心里忍不住吐糟。

那是一条淡蓝色样式朴素的牛仔短裙,以陈楚十年后的眼光来看,这条牛仔裙可算是够土的,但陈楚知道,这条牛仔裙在今年可是爆款,捷华厂这一年可是生产了七万条这款裙子!

陈楚心知,师傅这是要考他这位徒弟功课了!

拿着裙子,陈楚在办公桌前刚刚坐下。突然间,“呯”的一声巨响,打版室的门从外面被重重地甩开。

这样的声音,冷不防地吓得李松绘图的手微微抖动一下,正在绘制的那张打版图纸差一点就报废!

陈楚的眉头轻轻一皱,凝起眉头不满地看着门口。

门口处,一位二十出头染着一头金黄头发的青年,腮巴尖细,眼睛凹陷如同可以冒出火一般,狠狠地看着陈楚。

“陈楚,你给我滚出来!”

排版室内,弥漫着重重的火药味。李松眼光余光偷看一眼陈楚,心道陈楚怎么就得罪这一位大少了?

他张口就要开声缓和一下气氛,但是,陈楚却先出声了。

“你有什么事吗?”陈楚站了起来,一双黑白黑明的眼眸,先是露出疑惑之色,但很快化为清明,他的声音也淡淡的,温和仿若面前愤怒的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今天是二零零四年八月一号,他竟然差一点就忘记那一件事,就是发在这一天的!

站在门口的黄发青年,名叫
第2章:交锋

陈楚嘴角轻轻扬起,气定神闲,反问道:“小老板,我做错什么了吗?”

“砰”的一声巨响!

张子宏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桌面上笔筒内的笔重重地震动了一下。张子宏脸上几条青筋暴起,然后从桌面上拿起二条牛仔裤,狠狠地甩向陈浩面前的茶几!

陈楚冷冷地看了一眼茶几上那两条牛仔裤。这两条裤子的版形、绣花等等设计是一模一样的,只是,两条裤子的颜色不同,一条偏向浅蓝色而另外一条偏向深蓝色。

“我让你拿给洗水厂的版,你拿错了!”张子宏怒气吼道:“我明明叫你拿深蓝色的那条裤版给洗水厂,你怎么就拿了浅蓝色那一条?”

果然!

张子宏叫他到办公室,果然是为了那一件事!

洗水是牛仔裤制作环节中的一个工艺。牛仔布的原色一般为靛蓝色或黑色,一条牛仔裤从制衣车间制造出来后,要经过洗水处理,才可以转化成消费者们所见到的浅蓝、深蓝、浅靛蓝、浅白等等各种各样的缤纷颜色。

就像茶几上的这两条裤版,因为使用了不同的洗水方法,所以呈现的颜色自然就不同了。

这两条裤版,是李松在一个月前设计制作的。四天前,一位来自闽省的老客户看上深蓝色那一款,于是向厂里下了张一千条的订单。

客人下了订单,工厂制衣车间快速
1页 / 共54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