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终极小农民

小说名:终极小农民 作者:天兵 每页:3000字
终极小农民
作者: 天兵
赵小林一贫如洗,家里还有瘫痪在床的老娘,被人指着鼻子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莫欺少年穷!一切因为一根金手指而改变,种庄稼,种蔬菜,种药材,种水果?想种什么种什么!瘫痪,心脏病,癌症绝症疑难症,小爷我手到病除!我要做村里,县里,全世界最有钱的人!要娶村里,县里,全世界最漂亮最好的姑娘!第1章 被蛇咬了

  “李大夫,快救救赵小林!”
  天色黄昏,看看外边已经没有了看病的村民,张家屯小英诊所的赤脚郎中李小英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关门,却突然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冲了进来。
  李小英吓了一跳,手里的听诊器差点掉在地上,正准备责怪来人冒失的时候,却发现跑进来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
  可能是由于跑得太快,姑娘原本白净的脸蛋上笼罩了一层潮红的红晕,长长的马尾辫子在脑后甩动着,纤细的腰肢看似弱不禁风,却彰显出一种柔美的活力。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胸前两坨硕大的丰盈,丰硕的超乎想象,而且由于喘气的缘故,胸口急速的起伏着,撑得胸口的扣子摇摇欲坠。
  “吴妮,怎么了?别着急,先喝口水慢慢说。”
  李小英认识这个姑娘,是村长吴长贵家的闺女吴妮,今年十八。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去给吴妮倒水。
  “李大夫,别,我不渴,你快去看看赵小林吧……”吴妮却顾不上喝水,一把拉住李小英的手说。
  “赵小林怎么了?”李小英看她这么焦急,就连忙问道。
  “小林,小林哥他被蛇咬了!”吴妮急得声音里都带了哭腔了。
  什么?被蛇咬了?!李小英这一下也急了。
  要知道张家屯穷山僻壤什么都没有,但蛇却是满山遍野到处都是,而且还大多都是颜色斑斓的毒蛇,赵小林要是真的被蛇咬了的话,那可就危险了。
  李小英这下不敢怠慢,连忙跟着吴妮深一脚浅一脚的就跑到了出事地点,村小学的房子后边。果然看到赵小林两眼紧闭的躺在树下的草地上,在他的身边还跌落着几个跌破的鸟蛋。
  “怪我,都怪我。”吴妮哭哭啼啼的说着,李小英把事情听了个七七八八,原来是吴妮看到这棵树上有鸟窝,就非要赵小林帮她掏鸟蛋。
  谁知鸟窝里不但有鸟蛋,还藏着一条七彩斑斓的毒蛇。赵小林把手伸进去就惨叫了一声从树上跌了下来,躺在地上人事不省,那条作案的毒蛇趁机逃之夭夭。
  李小英一听是条颜色斑斓的蛇,一颗心就沉了下去,众所周知,越是颜色绚丽的蛇毒性就越强,而且根据吴妮的描述,那条蛇看起来很有可能就是医书上记载的五步蛇。
  五步蛇顾名思义,五步必倒。现在看赵小林躺在地上,两眼紧闭脸色金黄,分明就是中了剧毒的症状。看来是凶多吉少了,李小英心已经凉了一半,连忙放下药箱,听了一下赵小林的心跳。
  还好,尽管赵小林的样子挺吓人,但心脏却还是在跳动着,只是有点慢。
  人还没死。李小英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敢怠慢,连忙寻找毒蛇咬伤的伤口。伤口很好找,赵小林的右手无名指已经肿的老高,颜色金黄透明,而指尖部位两个细小的牙齿啮痕隐约可见。
  李小英经常给村民们治疗毒蛇咬伤,所以很有经验,马上用橡皮胶带缠住赵小林的手指,不让毒性继续扩散到全身。然后用细软管朝外吸毒,想把他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
  可是也许是中毒已经有一段时间的原因,任凭李小英怎么吸,都不能阻止那金黄的毒素慢慢朝四周继续扩散。
  李小英紧张极了,甚至扔了软管子,把赵小林受伤的手指含到自己的嘴里使劲的吸,却依然无济于事。
  李小英急得满头大汗,旁边的吴妮更是团团转,看着赵小林躺在那里昏迷不醒焦急地说:“李大夫,小林哥是不是要死了,为什么还不醒呢?”
  李小英此刻也是心里没了底,要说平时只要自己这么吸两下的话,那毒素早就被吸得差不多了。
  可是赵小林身上的毒却奇怪得很,自己费了半天劲它却纹丝不动,而且赵小林也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一点苏醒过来的迹象。
  难道是他中毒的时间太长,真的要死了吗?
  李小英这么一想,顿时急了,这一急就失去了理智,看着昏迷不醒的赵小林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先把他救醒。
  心脏复苏是不用做了,赵小林的心跳并没有停止。
  昏迷不醒倒是有个办法,那就是人工呼吸,李小英一急之下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了,跪在地上就把嘴凑在了赵小林的嘴上,开始做人工呼吸。
  吴妮傻眼了,她可不知道什么人工呼吸,还以为李小英是在和赵小林亲嘴呢。
  李小英做出这个举动也是付出了很大的勇气,要知道她从小到大活了二十年,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碰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是她的“初吻”呀!
  为了救死扶伤,李小英算是把初吻都奉献了出来。
  然而她刚朝赵小林嘴里吹了一口气,却突然看到原本双眼紧闭的赵小林,突然之间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就像看着外星人一样看着她。
  接着还没等李小英反应过来,赵小林的两只手突然向前伸出。
  不偏不倚,正好抓在李小英胸前的两块高地上。
  李小英傻了,旁边的吴妮也傻了,这个赵小林脑子进了水吗,竟然敢非礼李大夫!
  半晌,率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李小英,李小英脸皮涨的通红,抬起手啪的就是一个耳光抽在了赵小林的脸上。
  赵小林松开了手,李小英骂了一声流氓,从地上跳起来就朝自己的诊所跑回去,连药箱都扔在那里不要了。
  而赵小林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两只手,回味着刚才那澎湃柔软的手感,还伸出舌头在自己嘴唇上舔了一下,嘴唇上还留着女村医的唇香。
  吴妮则是气哼哼的站在一边,恶狠狠的瞪着赵小林:“赵小林,你大流氓,装伤欺负李大夫,你不得好死!”说着一跺脚,气呼呼的走了。
  装伤?赵小林似乎这才回过神来,把自己的右手翻了过来,仔细看了看那根被蛇咬过的手指。
  颜色正常,也不黑,也不红,也不涨,好像根本就没被蛇咬过一样。
  难道自己真的没被蛇咬过,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一场梦?
  赵小林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往回走一边挠着头,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正低头走着,突然听到耳边一个甜得发腻的声音:“喂!小林,能帮嫂子一个忙吗?”
  一抬头,就看到面前一张红扑扑的脸蛋,明艳动人。
  

第2章 活活见鬼
  “柳叶嫂,什么事?”
  赵小林抬头看是隔壁的柳叶嫂,就问了一句。
  柳叶嫂是个寡妇,今年也就刚二十三岁,去年刚嫁到这里那天晚上男人张二牛就掉进河里淹死了,连洞房都还没来得及她就成了寡妇。
  结婚第一天就死男人,柳叶嫂很自然的就成了村里人口中的扫把星,没人再敢娶她。
  而且据说,张二牛的爹张喜旺也不同意自己的儿媳妇改嫁他家,说什么这是他家花了钱娶回来的媳妇,那就是他张家的人了,就是死也要死在张家。
  不过好多人都说,张喜旺不让柳叶嫂改嫁,那是他要留着自己扒灰的。因为用村西的光棍汉刘光的话说,柳叶嫂长得那是柳叶弯眉樱桃口,鼓鼓的胸脯杨柳腰,谁见了谁也想亲一口呀。
  不管怎么说,柳叶嫂年纪轻轻就守了寡是事实。寡妇门前是非多,每天晚上都有一些野汉子在柳叶嫂的门前窗下学野猫叫,吓得她睡不着觉。
  赵小林每天晚上都可以听到这种野猫叫,每当这时候他就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洗脚水隔着墙头泼出去。
  那些野汉子狼狈而逃。
  柳叶嫂知道赵小林帮了自己,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却经常做一些好吃的东西叫赵小林一起吃。
  而赵小林也不会白吃柳叶嫂的好吃的,当柳叶嫂的水缸空了的时候,他就会主动地帮她打满水。
  吴妮曾经气呼呼的说:“小林哥,你整天帮那个小寡妇干活,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吗?”
  赵小林满不在乎的说:“怕什么?只要对得起良心就行,难道非要看别人的眼色过日子?”
  现在,柳叶嫂开口要自己帮忙,赵小林连忙就问什么事。
  柳叶嫂犹豫了一下说:“小林子,嫂子菜地里的黄瓜生了虫子,你能不能帮嫂子给黄瓜打下药?”
  “哦,这事呀?好,嫂子,走吧。”赵小林很痛快的说。
  两个人来到柳叶嫂家,柳叶嫂在自己家院子里开了一块地,里边种了不少豆角黄瓜之类的蔬菜,虽然不多,但足够她一个人吃菜了。
  可是现在,就像柳叶嫂说的那样,黄瓜叶子上生满了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就连黄瓜秧子都开始枯萎,甚至连那些嫩小的黄瓜都变得蔫蔫巴巴的。
  不光是黄瓜,还有豆角和青菜上边也爬满了虫子。如果再不打药,这片菜地可就真的毁了。
  说干就干,赵小林把柳叶嫂买来的打虫药倒进水里搅拌了两下,然后倒进了喷雾器里,就准备给蔬菜打药。
  “小林,小心点。”柳叶嫂又叮嘱了一句。
  赵小林应了一声挥动手里的长竿,把农药均匀的喷洒在蔬菜秧上。
  但让他失望的是,这些虫子好像对农药有了免疫力,任凭药水喷洒在身上,它们却依然神态若定的埋头在那里吞噬着菜叶,一点也没有撤军的迹象。
  “小林子,药好像不管用。”
  柳叶嫂也发现了不对。
  是
1页 / 共62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