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重生在现代修仙

小说名:重生在现代修仙 作者:红城老圃 每页:3000字
《重生在现代修仙》全集
作者:红城老圃
大二学生刘一鸣一梦回仙侠,修炼至大成,打破虚空,却跌落回现代世界。
修行数百年修士重生回都市,弥补遗憾,扮猪吃老虎的故事。
第一章重回大学时代

2008年4月23号,中原腹地,豫州市。

都市频道百姓生活栏目,屏幕上漂亮的女主播轻启朱唇:“今天下午三点多,我市如意湖惊现一具男“浮尸”,民警打捞过程中,突遇“诈尸”,吓坏岸边围观者。我们来看看现场群众提供的手机录像。”

电视画面切换,湖边人山人海,湖面上一艘小船,民警和湖区管理处的工人撑船慢慢接近“浮尸”

突然“浮尸”跃起,民警和撑船的工人惊慌落水,小船也翻了。

群众一片惊呼声,电话画面也出现抖动,显然是拿手机录像的人也被吓到了。

没多久之后,画面上出现的“浮尸”原来竟然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着汉服,背后有背囊斜插着一把黑黝黝的尺子,浑身湿透,正一脸呆萌的看着四周围观的群众。

该男子随后又抽出后背古朴的尺子,拿到手里细细端详起来。

镜头对焦,这尺子有点像私塾先生手里的戒尺,不过要厚实的多,通体黑黝黝的,上面铭刻着纷繁复杂的纹路。

随后画面转向,该汉服男子被民警带上车。

......

大梦数百年,而今醒来,已是天翻地覆,人物两非。

没错,这就是刘一鸣,一番回忆之后,刘一鸣终于弄清楚是什么状况!

看看时间2008年4月份,这个时间自己还在上大学。

前一世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齐齐一下子涌出来,淹没了刘一鸣。

睁开眼已经是泪流满脸,而今才弄明白自己是谁?

意悬悬,半生寥落,往事盈胸,块垒难消,如此全都赋予一场大梦。

前一世自己大学毕业六七年之后,花光积蓄买了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

和母亲欢欢喜喜的搬入新家的第一天晚上,从旧家具中淘出一个古色古香的木枕。

因为天气炎热,晚上直接枕着木枕入睡,却不料一梦进入一个神秘莫测的修仙世界。

仙侠世界里,修道数百年,时间太久,久的自己已经忘了自己的出身。

数百年苦修和机缘,终于迈入神境,破天棍法最后一式也已练成,一棍打破天地桎梏,想着终于可以飞升仙界了。

谁知破天之后,自己飞升一跃,遭遇空间乱流,一下子跌落凡尘,穿越回来。

搞清楚现实状况的刘一鸣第一感觉,这片天地的空气质量太差了,已经渐渐在侵蚀污染自己的肌体。

体内灵力尽失,丹田灵气空空如也。用手掐了掐,依然肉疼,不过是凡胎肉体,再也不是地难葬,天难灭的仙体了。

脑子回忆一下,前世修炼的功法秘籍历历在目,身上的法器天蓬尺还在,这就是自己最大的依仗。

此刻刘一鸣正站在油坊胡同一处偏僻小院里,屋檐下,有燕子飞来,嘁嘁喳喳。这就是自己前半生生活过的地方。

燕子归来寻旧垒,衔泥犹存人已殁。

刘一鸣长叹一声,要是自己能早点回来,或许能治好父亲的病。

2008年对于国人来说,是BJ奥运会举办的年份;对刘一鸣来说,却是愁云惨淡的一年。

去年父亲一病而亡,母亲紧跟着生了一场重病。又是办理丧事,又是给母亲治病,家中顿时一贫如洗。

靠着街坊邻居,亲友的接济,堪堪交了大二第一学期的学费,兜里就再也没有一分钱了。

那股作为211重点高校大学生的喜悦劲一扫而空。

母亲靠给附近小区做保洁员打扫卫生挣钱,每月扣下一大半还账,余下200元作为生活费。刘一鸣每天下课都要兼职打工挣钱。

放寒假时,下半期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刘一鸣已经给同学说过要去南方挣钱,春节也没有回家,一直到了开学的时候,仍然没有回来。

时间一转,就是两个多月,期初还打回电话告知打工的近况,后来便彻底杳无音信。

顿时母亲和学校都急了,那时刘一鸣很穷,没有手机,根本联系不上刘明一鸣,家人和学校到辖区派出所报了案。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母亲再也等不住了,收拾行囊,只身前往南方寻找。

舍不得花钱,一路捡着废品,吃着干粮,用简易的木板贴上刘一鸣的画像,孤身寻找,过一个城市就找电视台帮忙寻找,吃尽了世人的白眼和苦头,尝尽人世酸楚!

只是天地广阔,人海茫茫,哪里找得到。

如此一晃可就到了4月份,院落里长时间无人走动,不知名的种子迎春生长,淹没了整个小院。

蛛网悬空,杂草没地,屋内空无一人,桌椅几案随意摆放,灰尘满目。

刘一鸣站在庭院里,接受掉现实之后,心潮也平复下来。

目光闪烁着金光,心意一动,“虚空炼气决”开始运转,隐藏在虚空和万物里面的星星点点的精气被强行拘引出来,引导进刘一鸣的腹部丹田。

虽然地球灵气早已枯竭,但自己修炼的“虚空炼气诀”霸道无比,不单单可以采集灵气,还可以采集到万物之气,一番淬炼下来,同样也可以修炼。

刘一鸣长出一口气,激动的连连低语:“好,好,只要能修炼我就不怕。”掂量着手中的天蓬尺,心中大定,目光中投射出两道金光,信心大增。

既然天意如此,让我重生一回,

妈妈,这一世我不会让你过的那么苦,活的那么悲惨!

林佳怡,我看透了你,绝不会再痴迷于你,我要珍惜我自己,去爱值得我爱的人。

胖子,我的好兄弟!上一世你因为我得罪了林佳怡的未婚夫,导致家里企业被查封倒闭,生活潦倒,这一世,我一定还你一个上市一流企业。

......

豫州大学学生食堂里,灯火通明,熙熙攘攘,三五成群,下课后的学生们正埋头围拢一起吃晚饭。

头顶上悬挂着的十几副液晶电视上照例播放本市的新闻,学生们时不时抬起头扫上两眼。

“我靠,这不是刘一鸣吗?”经贸系国际贸易专业大二学生蒋毅突然拍着桌子,指着电视大声叫道。

“啊?还真是,怎么这幅样子?”

“交不起学费,也不至于跳河呀?”

“这都开学三个月了,他还没报到,辅导员都急死了。”

“给辅导员打电话,千万别开除了。”

豫州东区别墅区帝湖西王府,装修成欧式风格的大客厅里,70英寸的大屏壁挂电视正播放百姓新闻频道。

端坐在真皮沙发上金氏集团金老爷子面容清瘦,虽然满头银发,但精神矍铄,只是眼中隐含悲凉。

半年前自己的独子出车祸,抢救不及死亡。不成器的孙子嘉亮不学无术,跟着一群公子哥胡作非为,飙车酗酒赌博玩女人,烂泥扶不上墙,偌大的金氏集团后继无人。

当电视画面出现刘一鸣面部图像时,老人浑浊的双目陡然射出两道光芒,禁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哆嗦着嘴唇:“像..太..像..了,这怎么可能?”

金老爷子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慢慢坐下来。

闭上双目,缓缓吐出一口气。平复一下情绪,脑海里高速旋转着。

风风雨雨,起起伏伏几十载,见识了太多人,经历了太多事,已经是一脚埋入土里的老人了。这世上已经很少有事情能搅动老人波澜不惊的心境了。

坐下之后的金老爷子似乎顿了一下,轻轻一拍沙发侧边的按铃。

稍倾,金府大管家祥叔走到傍边垂首弯腰,恭敬的轻声问道:“老爷!您找我?!”

金老爷子缓缓睁开双目,看着电视上静止的画面,平静的开口道:“找到这个人,查一查他出生时间,地点,家人亲属朋友,所有的资料都要查!”

管家祥叔转头,盯着这电视上刘一鸣的图像,眯起的眼缝里精光闪烁一下,随即隐没,弯下腰说道:“是,老爷!”

第二章柳青青

刘一鸣拨开一人高的青蒿杂草,穿过小院,从门头上缝隙里摸了一下,果然摸出一把钥匙来,心中喟叹不已。前世的记忆一点都没错,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往常母亲出去之后,都会留一把钥匙在门头榆木缝隙里。怕自己放学回来开不了门饿着。

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锁,“吱呀”一声推开房门,避开门头上洒落的灰尘,步入屋内,翻检出来自己的旧衣服替换掉自己身上的汉服。

拿了一把铁锨,弯下腰来开始清理小院里的杂草。

隔壁齐大妈出来,买菜路过,猛然抬头,惊喜的喊道:“是一鸣吗?”

刘一鸣闻声抬头,和母亲一样岁数的中年妇女映入眼帘,手里拎着菜篮。

一见之后,齐大妈欢喜的“嗐”一声,埋怨道:“你这孩子,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你妈妈都快急疯了!”

刘一鸣念起母亲,心头沉重,“齐大妈,我....”

齐大妈走入院内,拉住刘明的胳膊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晚上到我们家吃饺子,啊!记住了,一定要去,我先去买菜。”

刘明点点头,前世自己没少在齐大妈家里蹭饭,齐大妈只有一个女儿,很想要一个儿子,奈何命数使然,因此自幼把刘一鸣当成自己儿子一般照顾。

帝湖西王府,中式书房内。

橘红色的灯光照着在金老爷子矍瘦的脸上,泛着一层朦胧的光晕。

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金府大管家祥叔轻声轻脚的走到老人跟前,手里拿着一份档案。

轻轻说道:“老爷,资料查到了!”

“念!”金老爷子仍旧闭着眼,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是!”祥叔轻声回道。

“此人名叫刘一鸣,出生年月日是1986年6月22号,豫中人民医院第三妇产科于当晚19点38分接生,如今是豫中大学国际贸易专业大二学生,......”

洋洋洒洒,上万字数的资料。从刘明的生辰八字,出身背景,走失原因,还有下午刘一鸣被发现经过都一一搜集整理在案。

而这不过花了三个小时,足见金家在
1页 / 共19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