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香火成神道

小说名:香火成神道 作者:文抄公 每页:3000字
不禁冷笑起来。

神明者,在于恩威并重也,非如此不足以牧民。

自己对齐大夫妇多番提携,现在仅仅是个地痞的威胁,就使齐大心生动摇。齐大的信仰线,已经若隐若现,接近断裂了。

心知如不尽快解决,等齐大交了钱后,必心生怨恨,可笑的是他不会怨恨王二。他只会恨自己没有报应王二,使他损失五十文,却忘掉谁给他了一百文!

正好,最近正寻思找个人来立威,恩威并施才是王道,使村民知晓神明的报应之力,好加深信仰,使其不轻易背叛。这王二就撞上来了,这可不是天意吗。

而且,这王二背后,未必没有人呢!哼哼!

村民围观后也就去干农活了,正值春耕,农民除了祭祀、吃饭、睡觉,就基本上泡在田地里了,这是一年之生命线。

他们多是佃户,要是收成不好,少不得被地主上门逼债,到时候无论是卖儿卖女还是出卖祖地都有可能,就要破家。

方明随意在村周围走着,时而看向地底,寻些小物件。

不知不觉到了田地,就看见农民正播着春种,伺候土地,忙得满头大汗没法擦,任其滴落在土地里。

方明默默看着,就不禁想起一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此句道尽农民的艰辛,此时再从另一个角度看,更是万般滋味在心头。

他此时是鬼魂,倒不怕被发现,靠近了一老农,仔细看着,发觉此世界的农业已经相当先进,不输宋代水平。

突的,远远看见了透明灰影,知道也是鬼魂,就靠了上去。

只见是两个鬼,都是农户打扮,一个在追,一个在逃。逃的是一个面相普通的少年,正慌不择路地“乱飘”,追的大汉脸色狰狞,几如恶鬼,追上少年后就直接上前撕咬。

少年被咬上后就如烟雾般散开,而大汉则大口吞咽,极为满足,散开后的烟雾趁机又化成少年,只是比之前更为散乱,几不成人形。

此时看到方明,就叫着:“兄台快跑,此人见人就咬,已经疯了!”

大汉此时吞咽完毕,转头看来,双目中凶光四散,见了方明更是大喜扑上。

方明在这几日默运神力,对神力之运用变化已有几分心得,正跃跃欲试,当下也是不惧,心意一动,体内一丝神力就化为白光,罩住全身。

大汉才铺上,就被白光一弹,直飞出去,惨叫连连,方明走上前去,前脚踏在大汉身上,见到大汉只是疯狂咆哮,不见半点神智,有如野兽,不禁长叹一声,脚底白光一闪,大汉一声惨叫,化为了黑烟。

这时白光也耗尽了,方明轻轻点头,知道一丝白色神力只能支持战斗三十个呼吸左右,只是不知刚才消灭鬼魂是否有所影响,寻思以后接着实验。

少年这时畏畏缩缩地上前,就说着:“刚才那似是活人的护体神光,兄台为何有?”

“哦,护体神光,我倒不知,只是我身前多行善事,想来才有此功德护身。”

土地符箓的事是方明的最大秘密,当然不能说,心想土地公又称福德正神,可不是有功德护身吗,我这可不算蒙你。

倒是心中一动,对村里的祭坛又多了几分猜测。

又上前同少年说些闲话,没多久就套出不少信息。

这少年名为赵信,是邻村村正之子,自幼颇受喜爱,也读了几本书,可惜天不假年,在两天前病死,留恋家中,却被白光轰出村外,幸好没碰到初一、十五的大祭,不然当场就得魂飞魄散。

在村口守候到父亲,谁知对方竟对他视而不见,此时方知人鬼殊途,靠得近了还会被白光弹开,想起一本游记中提到“生者有护体之气,可保安泰,可避精鬼。”当时以为笑谈,如今方知真假。

少年漫无目的地乱走,不期进入一片老林,就见到这大汉正生啖另一个鬼魂,被发现后就被一路追到这来了。

这时二人关系已近,方明就问:“那大汉为啥成这样,你知道不?”

“好像是为了多活几天,就开始生啖生魂,可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

赵信蹲在地上,用手划过小草,想了想,就又说着:“我在书上看到过,鬼魂可凭阴气或其它鬼魂之气作祟,长存世间,这时就称厉鬼,要快请法师道士来做法事,不然必成大祸,我想他就是厉鬼吧。”

方明点点头,很是佩服赵信的博学,再问些时事时,赵信便漏了底,除了知道今年是永和九年,此地位于吴州文昌府外,其它竟一无所知,原来他只喜欢看志异,对正统的经义却沉不下心来钻研,为此多受父亲责难。

方明正要调笑几句,一阵清风吹过,少年的形体却突然化为灰烟,随风而散。

方明一惊,继而默然无语,顿时明白赵信是被大汉咬的油尽灯枯了,望着这缕缕灰烟,体会着这人世间的大恐怖,心里不知是啥滋味,突然间,两行泪就流了下来。

入夜。当天黑下后村里就几乎不闻人声了,也不见半点光亮。

这时用的是油灯,灯油精贵,哪能常用?此时农家正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方明看看村周围,此时已有重重灰影窥视,而村中祭坛散发白光,抗拒着众鬼。

心知鬼魂喜阴,此时正是百鬼夜行之景,再细细观察,有几个是本村农户,思恋亲人,来此查看。

还有的精壮蛮横,集成一伙,冲击着白光,此时的白光没有大祭时的威能,只能被动弹开鬼魂,但众鬼仍锲而不舍,所以白光渐淡。

但过了半夜,就有了变化。开始时被弹开的鬼如遭火焚,几不成形,现在被弹开的鬼只是一晕,复又扑上。方明眉头一皱,这些鬼魂冲击间隐隐似有章法。开始冲上的鬼像是老弱一流,现在才是主力,心底就是一跳。

这些鬼冲了一夜,偶有本村鬼魂前来劝阻,立刻就被打倒,逼成先锋,几次一冲,就化成飞烟。望之让人心寒。

方明躲在一边,用了一丝神力化作隐身术法,暗暗窥探,同时找了几个落单的鬼试手,打倒后逼问,终于得了真相。

原来鬼魂分普通鬼魂、厉鬼、恶鬼、鬼王几阶。普通鬼魂,若无大机缘者,七日必亡。

要想长久,有四种办法。

一是生啖其它鬼魂,可此法容易迷失心智,成为野兽一流。

二是吸收活人之人气,失了人气的活人连鬼都成不了,会魂飞魄散。但鬼魂可凭此暂留人间,得保神智。吸的人气越多,鬼魂越强,可成厉鬼,为祸乡村。

三是有养气炼气之法,寻得一处阴地,刻苦修炼,也可长久。

四是为大家大姓之祖先,死后有族人祭祀或朝廷封诰,从此成为祖先灵,与祖庙或祭坛合一,从此香火不灭则自身不朽,可惜不能离开宗庙或祭坛,若祭祀被毁则灰飞烟灭。

青玉村为永和三年大旱时的流民开垦所建,村中小家小姓甚多,没有统一的祖先,祭祀时只能以祖先之称泛祭,没有祖先灵驻守祭坛。

这有没有祖先灵镇守祭坛,可是大不一样。

有祖先灵的,可自由调动香火愿力防御,危急时也可示警。村民庇护之气用完了会主动给予补充。没有的只能被动防御,极为死板,只有大祭时才能给予庇护,容易被攻破。

这种小祭坛给予的庇护,只能防御两鬼,若三鬼齐上,则断无幸理,所以村民晚上极少出来,天黑则在家中自保。

现在的群鬼,就是想来打破村庄,吸取人气了。

这群鬼攻村,一直持续到天色将明才渐渐散去,村民们三三两两地起来劳作,完全没意识到与死亡擦肩而过。

方明心知,按这速度,祭坛必撑不到十五的大祭,到时就是群鬼洗村之惨剧。这多少与他也有点关系,他分薄了村中信仰,使祭坛之力日弱。

但这也是他的机会。

听着村里突然响起的阵阵惊叫,知道昨夜的做法起效了,当下冷冷一笑。

昨夜方明花了十缕神力,是他积蓄的小半了。施展黄粱入梦之法,让王二梦中陷入十八层地狱之中受苦整整十年,并且压得他人气衰弱,今早必见大变。

昨夜王二一入谁,就梦见一黑一白两个恶鬼来到身前,喝着:“王二,你恶了土地神,今罚你入地狱十年,尝遍地狱之酷刑,去吧!”就把铁链往王二脖子上一套。

王二本想反抗,可没想到平日持之横行的力气竟一分都没有了,不禁大恐求饶:“饶命,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黑白无常冷笑,说着:“平日不知神明,胆敢冒犯,这时方知有报应。”

就向地下一钻,将王二带进地府,享受十八般酷刑,如此,过了足足十年。

王二一觉醒来,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几有再世为人之感,再一挣扎,发觉身体虚弱的不行,忙爬到水缸边对水一看,大惊。

只见水面之人双目深陷,头发枯黄,面容消瘦,竟然一夜之间消减了十来斤,浑身无力,又想起十年中的苦楚,不禁放声大哭起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第三章我来此世开神道

天一大亮,王二便携了香火祭品,来大柳树下祭祀。

这次知道厉害,一举一动都战战兢兢,才插上香,就赶紧拜下磕头,“砰砰”作响,虽是土地,竟也磕破了头皮,流下血来。

正祈祷间,突然眼前一亮,来到一处所在,仔细一看,却是一处大堂。

只见方明一身典史公服,坐在中间,顾盼生辉,甚有威仪,左右立着两人,正是昨夜梦中的黑白恶鬼。当即脚上一软,跪倒在地,口中连叫:“爷爷饶命啊,小的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方明微微一笑,问着:“你说这话,可是心诚?”

王二磕头如捣蒜:“心诚,心诚!”

“见你有悔改之意,今夜就不抓你下去了,罚你为本神立一座庙宇,塑得神躯,你可心服?”

王二叫苦“小人家贫,恐不能成,望尊神开恩。”

方明说着:“庙不需大,丈许就可,神躯虽贵
2页 / 共29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