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博弈幽谈

小说名:博弈幽谈 作者:无所不腐 每页:3000字

书名:博弈幽谈
作者:无所不腐
文案:
你是否在梦中苦苦挣扎终难逃末路?
你可曾在月光下见过那红色的祭品?
在夜不能寐时被一阵幽怨筝声摄去灵魂;
在街上佝偻着身躯攥着扫帚的腐朽老人;
在半睡半醒时听到耳边低声细语的呢喃;
在塘边徘徊着一个拄着拐杖的年迈老太;
在梦回之际伴着雄壮的号角声上阵杀敌……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薄绎,许优昙 ┃ 配角:薄旌,郝武 ┃ 其它:耽美,灵异


  ☆、梦的开端

  这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周围郁郁葱葱,荒草丛生,在参天大树的密集笼罩下,不见天日,只有前方一条陡峭的羊肠小道,盘旋而下,连绵不绝,看不到也走不到尽头……
  他急切又茫然地走在路上,慌忙寻觅着出路,四周一片死寂,听不到任何声音,包括自己的脚步声,呼吸声,心跳声;触手可及的是纵横交错的枝干勾勒出的一张张面目狰狞的人脸,阴森森的扬起怪异的诡笑。
  前方无尽的道路像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等着吞噬他的怪物。他惊恐万分,踌躇不敢往前,向后寻找退路,转头却发现身后已是万丈深渊,触目惊心的枯手从崖底争先恐后地朝他抓挠而来,他惊慌失措的后退几步,连忙转身向前奔去,下坡的路越来越陡,腿脚不受控制的前进,身体仿佛在倾斜下坠。
  不知道跑了多久,眼前总是循环往复的黑暗和鬼脸,他惶恐不安的等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突然,一根尖枝无声无息地对准他的心脏而去,他绝望地闭上眼,又要死了……
  “上课了,醒醒。”岳老二用书本把上铺的床杆拍的啪啪作响,想要以此来震醒床上的人。
  “嗯……”许优昙低吟出声,接着蓦地睁开眼睛,同时他的心脏剧烈一震,似乎想证明自己还活着般躁动不止。
  窗帘已经被人拉开了,从窗外偷溜进来的阳光正洋洋洒洒地倾泻在他的脸上,俊脸看起来美轮美奂。
  “真美啊。”岳老二顿时看呆了,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
  许优昙掌心朝外摊在眼前挡住炫目的阳光,微皱着眉头道,“说什么呢,赶紧去上课。”
  “那我先走了,你记得去上课。”岳老二的目光恋恋不舍的从他的脸上移开,将书夹在腋下,慢慢消失在宿舍门口。
  “嗯。”许优昙有气无力地应了声,失魂落魄地盯着天花板,怎么又做梦了?
  小时候,这个梦境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每次都能体会到深深的恐惧和绝望,许优昙苦涩的叹了口气,起床换衣服,这到底什么原因?
  许优昙边刷牙边抬头望了眼镜子里的人,头发长的把眼睛都盖住了,本来就小的脸被遮住了大半,让人看不清本来的面貌,只能勉强看到一张精致的薄唇。
  他将嘴里的泡沫和着水吐掉,用毛巾胡乱的抹几下脸,抓了抓凌乱的黑发,出去戴上眼镜,拿上几本书,就去上课了。
  反正已经迟到了,许优昙悠闲地走在校园里。姣好的身材和笔直均匀的长腿引来不少人的注目,但当大家的眼神从下移到上的时候,就开始失望了,这什么人啊,头发留这么长,看起来拉里邋遢的,顿时纷纷离他远远的。
  许优昙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不爱看别看啊。但就这么瞬间的晃神,他撞上了一具柔软的身躯,接着耳边传来刺耳的尖叫声,犹如魔音贯耳。
  “啊……流氓。”牧小沐看清撞她的人,扬手就要打。
  许优昙皱着眉头正想躲,一只食指和无名指上戴着木质指环,指节分明且修长的右手适时阻止了牧小沐的挥在半空的手,“别打。”
  他的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性感又好听。许优昙忍不住透过遮住眼睛的头发偷瞄了几眼,顿时,眼里心里就只剩两字,超帅。
  这个男人的长相非常英俊,五官深邃,轮廓分明,英气剑眉下的一双黑眸深不可测,让人不知不觉地被吸引,鼻梁高挺,恰到好处,唇角微微上扬,薄唇呈现出优雅的弧度。
  许优昙的身高有180公分,但面前的这个男人比他高出小半个头,大概有187公分,隔着衣服,许优昙甚至还能隐约感受到里面结实均匀的肌肉,造物主真是不公平,把最好的东西都安在他身上了。
  正想着,男人的手已经拨开他额前的头发,许优昙一惊,连忙后退几步,警惕地盯着他。
  男人并不介意他的举动,他绽放出一抹迷人的微笑,伸出右手,“你好,我叫薄绎。”
  “薄义?薄情薄义?”许优昙嘴里不自觉地念着,并没有伸出手,他对陌生人,甚至熟人,都不喜欢有肢体上的接触。
  牧小沐不满地责怪道,“喂,你这人怎么说话的。”
  “络绎不绝的绎。”薄绎轻笑出声,并不在意。
  许优昙淡淡开口道,“哦,不好意思。”
  牧小沐扯着薄绎的袖子,“我们走吧,跟他说那么多话干嘛。”
  “嗯。”
  薄绎看了许优昙一眼,便转身离开,牧小沐马上跟了上去。
  空气中隐约回荡着两个字,几乎轻不可闻,真相?什么意思?
  许优昙回头,他们已经走远了,只能依稀看到背影,也许是听错了,他没有这件事放在心上。

  ☆、大学生活

  许优昙到教室的时候,第一节刚好下课,岳老二每次都坐第五排最右边的位置,许优昙径直过去在他左边的空位坐下。
  岳老二正低头玩手机,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他的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到许优昙身上,嘴里不满地嘟囔着,“你说你啥时候能把头发剪掉,再把这副破眼镜拿掉啊,又没近视,带啥眼镜。”
  “我乐意。”扔下三个字,许优昙不再理会他,伏在课桌上继续补眠,因为那个梦,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
  岳老二的名字叫岳泰伦,当他第一天在宿舍里作自我介绍的时候,其他两个室友都扑哧笑出声来,打趣道,怎么不叫岳泰圆啊,月太圆。
  只有许优昙没有笑,因为他的名字也很特别,优昙,不是被称作月下美人的昙花,而是来源于佛教文献中的优昙婆罗花。
  许优昙并没有去追究其中的深意,他只记得在佛经描述中,优昙婆罗是种不太好看的花,虽然名字挺好听。
  岳泰伦被叫作岳老二是因为他的年龄在四个人中排行第二,当然,论长相,他可比《天龙八部》里的岳老二好看多了,虽然不是特别英俊,但也能算的上是五官端正,就是身高有点拖后腿,大约170公分。
  宿舍的老大也是舍长,叫喻洋,身高跟许优昙差不多,长相挺帅气,高高瘦瘦,成熟稳重,对得起老大这个称呼。
  许优昙的年龄是最小的,但是排行第三的比他更像第四,于是他就成了老三。
  老小周子遥,说是老小,可真没有辜负他,瘦瘦小小的,一双大眼睛又圆又亮,长相倒是挺可爱,就是有点儿胆小。
  开始的时候,三人都对许优昙没什么好印象,不但看不清脸,还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任谁都对他产生不了好感。
  但相处后,熟悉了才知道,其实这人就是闷骚,没什么坏心眼,叫他帮忙也不会拒绝,结果501室的四个人一拍即合,相处的还挺融洽。
  ……
  许优昙就这样睡了三节课,什么是天才,他就是天才,不用听课也照样能考出好成绩的天才。
  从小学到高中,一路上跳级上来了,本来比别人晚几年上学,然而,现在估计是全校年龄最小的学生,别人上大学二年级一般是20或21岁,他才17岁。
  501宿舍的四人都是计算机专业,其他人的原因不明,但许优昙是因为懒得出门,因为IT这个行业,将来不用出门的可能性比较高。
  只要不是必须要出去,许优昙肯定在宿舍睡觉,既是因为困,也是因为闲。
  下课铃响,喻洋走过来,指节敲了几下桌子,“起床了。”
  许优昙伸手摸索着旁边的眼镜,睡眼朦胧的抬起头问道,“下课了?”
  “嗯,走吧,吃饭去。”
  喻洋很照顾许优昙,可能因为他是个不能自理的生活白痴,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
  ……
  中午的食堂特别拥挤,人山人海的,可以称得上座无虚席,岳老二和周子遥已经提前去占座位了,看到俩人进来,急忙招手,“这儿。”
  许优昙眼尖,马上就看见他们,边提醒喻洋边朝他们走去。
  他们已经把饭菜买好了,俩人坐下就吃。
  刚吃了几口,岳老二就神秘地勾勾手指,示意三人靠过去,待三颗头都凑到一起后,自己也凑上去压低声音说道,“我暗中注意咱们右边那桌的那个美女已经很久了,美女嘛,谁不想多看几眼?但刚才跟她一起的那个帅哥突然也盯着我瞧起来,哥们心里实在有点渗的慌啊。”
  岳老二用手里的筷子头隐晦地指着他们,三人顺着筷子的方向齐刷刷转头,就看到薄绎正朝这边微笑,笑容性感迷人,周子遥瞬间就脸红了。
  三人又齐刷刷回过头,许优昙和喻洋没太大反应,但周子遥在吃饭的时候还时不时的往那边看几眼。
  牧小沐的纤纤细手在薄绎眼前晃了晃,“看什么呢?有什么好看的啊?”
  薄绎收回目光,淡然道,“没什么。”
  牧小沐的筷子意兴阑珊地拨着碗里的剩饭剩菜,接着把碗推到旁边,“我吃饱了,我们走吧。”
  “嗯。”
  薄绎端着盘子起身,牧小沐赶紧跟上。
  待俩人走后,喻洋才慢慢开口说道,“我感觉他看的是老三。”
  岳老二的眼神还沉浸
1页 / 共3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