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神通主宰

小说名:神通主宰 作者:云下纵马 每页:3000字
  《神通主宰》作者:云下纵马
  文案:
  朝游东海暮西山,仅是微末神通。
  挟泰山以超北海,也不过神通小成。
  君不见,有大能摘星捉月,星海飞腾。
  君可见,那大神通者垂钓万古,一梦一醒,大世凋零。
  这是一个神通的世界。不,这是无数神通的世界。
  唯一真界,万劫不朽;千幻神界,神灵盘踞。
  更有虚无梦界,诞生毁灭皆在神灵一梦。
  ……   我苏北,从他人的梦境中醒来,跳脱虚无梦界,要成就这无边宇宙海,第一大神通!
  关键词:位面 宅男 无限流 腹黑


第一章 出生在神龟背上
  八万里悬空山,离地八千一百丈,悬浮在堕神大陆东海之滨。
  这片浩大的仙土,主峰共计七百二十座,每峰皆高逾万丈,峰间仙云缭绕,直似人间仙庭。
  整个悬空山,包括山下堕神大陆东海的亿万里海域,都是“风胥族”的领地。
  风胥族是堕神大陆的一大强族,该族不修肉体,不修元神,却天生拥有半神之力,飞天入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传言该族是神灵在人间的子嗣,族中强者甚至可以“通神”。
  “传说终归是传说,把我从龟壳上救下来的灰袍老头,夸海口自己活了六千岁,也不一定真的能通神。”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神?神是人修成的吗?如果不是,那神是哪来的?”
  “见鬼!比起神是哪来的,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我是哪来的?”
  悬空山七百二十座主峰之一的“侍神峰”上,一个青衣少年斜倚在一座飞檐走兽的壮阔亭楼的廊柱上,突然冲着眼前的浩荡云海大喊了一句。
  “我苏北到底是哪来的?”
  云海当然不语,倒是山间的黄鹤嘎嘎叫了两声,似是在嘲笑苏北一般。
  “常听人骂不知爹娘是谁的人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苏北却连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都不是。我是……在一只巨龟背上出生的!”
  “话说过来,那真是好大的一只龟啊……”
  苏北自嘲得摇头苦笑,思绪陷入十六年前的回忆中。
  十六年前,苏北第一次睁开眼睛,是被一股腥咸的海水打在脸上浇醒的。
  出于本能,苏北猛地跃起身子,向后腾起半丈,稳稳落地。
  这一落地,不得了,苏北震惊得发现自己竟然是一个手脚细嫩的婴儿。
  婴儿?刚出生的婴儿怎么能腾空跃起后稳稳落地?还有,刚出生的婴儿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婴儿?
  这一切无从解释,苏北的反应竟似与生俱来的本能。
  不仅如此,除了对自己身份来历一无所知以外,苏北脑中还有关于这个世界的海量信息。
  比如说,他知道这个世界叫“堕神界”,界中最大的大陆是“堕神大陆”。
  他知道堕神大陆连绵亿万里,浩荡无边际,大陆上万族林立,他甚至知道每一族的名字和势力范围。
  他知道堕神大陆万族中的天资出众者可为修士,修士中的佼佼者又可称帝称圣,终极强者甚至可以称“神”。修士的强弱皆以“神通”为标准,所有修士穷其一生都在追求傲立绝顶的大神通。
  他知道堕神大陆四周被东西南北四海环绕,而四顾之后发现自己立身之处有东海海空中独有的“飞仙霓虹”,一定是东海。
  他又仔细看了下自己的形态,知道自己是个婴儿,所以族群应该是堕神大陆相对处于弱势的人族。
  足足用了大约半柱香的功夫,苏北才将自己脑海中的信息全部梳理了一遍。
  可梳理好之后,接下来的问题却又让他一阵头疼。
  “既然我对这个世界生而知之,但为何却对自己一无所知?我是谁?既然我生具婴儿形态,那我父母又在哪里?我怎么会始一苏醒就在东海的海岛上?“
  正当苏北思绪混乱之际,他脚下的大地一阵摇动,与此同时一股罡风裹挟巨浪当头打来。
  苏北被巨浪打得跌坐在地上,却来不及感受巨浪打在身上的疼痛,因为他再次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他发现,自己立身之地哪里是什么海岛,分明是一只巨大海龟的龟背。
  这只海龟巨大无比,脖颈连着头颅如一只巨蟒般,昂起长达三百余丈。
  苏北虽然是婴儿形态,但视力却极好。他极目远望,发现这只巨龟露出海面的龟壳部分至少有百里方圆,隐约可见海面下四只龟鳍像巨扇般有力得划动着海水。
  当真是一只巨龟。
  苏北的第一反应,这只龟一定成精了,一定是只妖修,不能让它发现自己,不然自己肯定是送菜上门,给这只吃腻了海鲜的巨龟换换口味。
  但此后经历了长达一年战战兢兢的日子之后,苏北发现自己完全是杞人忧天,这只巨龟像是无知无识一般,只会本能的在海中游荡,甚至从未睁开过眼睛。
  在此期间,因为觉得自己苏醒的时候是在龟背上,苏北给自己起了这么一个叫“苏北”的名字,没办法,总不能叫苏背啊。
  这名字起得相当敷衍,但苏北本身却很满意。他不知父母,算是天生地养的生灵,名字只是对自己的一个安慰。
  巨龟驮着苏北在东海游弋,速度快如飞燕,一年又一年时光在不知不觉中飞逝。
  第一年,苏北只是餐风饮露,却能感觉到身体一日日壮大,越来越不凡。
  第二年,苏北开始依循身体本能在龟背上打坐,竟然能够在白天接引太阳星的精气入体。
  第三年,苏北开始在龟背上打潮击浪,从最开始一个浪头就能将他打翻到最后连击数百潮头依然能够不动如山。
  第四年,苏北除白天接引太阳星精气入体外,开始在晚上接引太阴星光淬体。
  第五年,苏北感应到了天地间的稀薄灵气,又引灵气入体,冲刷经脉,循环不休。
  ……   苏北在身体本能的驱使下,不断摸索修炼,转眼就过去了一十六年。
  十六年,苏北从一个生而知之的婴儿,长成了一个身体健硕的少年。
  太阳星和太阴星的精气将他的身体淬炼得堪称宝体,隐隐焕发着星光,如行云流水般匀称却又蛰伏着无穷的力量。
  他体内的经脉内视下宽阔如大江大河,里面灵气浓郁,甚至汇聚成了灵液,如咆哮江水般奔腾不休。
  他现在单凭肉身的力量原地跃起就能纵入百丈高空,如果调动体内的灵力,这个高度还能增加五倍不止。
  灵力外放之下,能够覆盖身周两百丈的空间,在这个空间内的一切动静都逃不过苏北的感知,甚至只要他愿意,就能够对出现在他感知范围里的东西进行有效的伤害。
  比如苏北一道指芒发出,百丈高空上就有一只鱼鹰应声而落,今晚又可以大祭五脏庙,大快朵颐一顿。
  苏北知道,自己单凭肉体力量的杀伤力就已经达到了堕神大陆“七阶修士”的标准,而体内的灵力浑厚,可能已不输给初级的“王”级修士。
  但苏北也知道如果真的对上王级修士,他是毫无胜算的。因为修士的强弱不光取决于体内灵力的浑厚程度,还需要有功法和神通的配合。功法强大,运转起灵力来自然变化无穷,神通无边。他现在空有灵力,却没有功法配合,自然比不得那些王级修士的千变神通。
  一般而言,修士只有在首先获得一门功法之后,按照功法所载,感应天地间的灵气,引灵气入体,才能够踏入修炼一途。
  可苏北竟然单凭身体的本能就感应到了灵气,这真的是一件怪事。
  但发生在他身上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他苏北生而知之本身就是一件天大的怪事,怪事见多了,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日复一日,苏北在龟背上打潮修炼,他很享受这种枯燥又悠闲的日子,但该来的总会来,该离去的总要离去。
  这一天苏北引太阳星的精气入体淬炼一周天后,正准备像平日那样到龟背边缘去打潮击浪,突然发现东海上空独有的“飞仙霓虹”发生了变化。
  一道原本遥不可及的飞仙霓虹不断向苏北靠近,不久就架起了一道长达不知多少里的飞天虹桥,虹桥的一端正好落在龟背上苏北的不远处。
  一个身穿灰袍的老者从虹桥上走下,只见他虽然年长但身子依然挺拔,长须飘飘神采勃发,恍恍不似凡尘中人。
  但就是这样一个恍如人间神灵的人物,走下虹桥后就突然跪在了苏北的身前,激动无比。
  “神灵在上,自领法旨不敢延误,十六年来风吾遍寻东海,终于得寻真神,恭迎真神归位神宫。”
  这个自称风吾的灰袍老者神情恭敬无比,但口中的话听到苏北耳中却不明所以。
  “这个老头,称我为神,脑子不会坏掉了吧?”
  苏北这般想着,却连自己都没有发现,一道红芒从他的眼底深处划过,原本清澈无邪的双眼也闪出一丝阴唳之意。
  


第二章 风胥族的神
  一个恍若神灵的老头突然从天而降,口中称你为神,还无比虔诚的行跪拜大礼,这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苏北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懵”字可以形容,但好在他过去十六年的经历一般人都无从理解,可以说一直都在“懵”中度过,所以仅仅错愕了一阵也就释然了。
  奇怪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多了,任谁都会变得见怪不怪。
  ……   将思绪从十六年前的回忆中拉回,苏北又不得不思考眼下的处境。
  从那日那个自称风吾的灰袍老者将苏北从呆了十六年的巨龟背上带到风胥族的圣地悬空山,时间刚好过去七日。
  这七天苏北一直呆在悬空山“侍神峰”,风吾派了不下五百名侍者,侍奉苏北的衣食起居。
 
1页 / 共38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