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龙符_梦入神机

小说名:龙符_梦入神机 作者:梦入神机 每页:3000字
龙符 作者:梦入神机
内容简介
  苍茫大地,未来变革,混乱之中,龙蛇并起,谁是真龙,谁又是蟒蛇?或是天地众生,皆可成龙?
  朝廷,江湖门派,世外仙道,千年世家,蛮族,魔神,妖族,上古巫道,千百势力,相互纠缠,因缘际会。


序章
  苍茫大地,未来变革,混乱之中,龙蛇并起,谁是真龙,谁又是蟒蛇?或是天地众生,皆可成龙?
  朝廷,江湖门派,世外仙道,千年世家,蛮族,魔神,妖族,上古巫道,千百势力,相互纠缠,因缘际会。
  凡有生灭,皆是众生。
  或有想,或无想,或非有想,或非无想。皆是众生。
  虚空也有崩塌,天道也有沉沦,亦是众生。
  何谓龙?
  力拔山河,翻江倒海是为龙。
  自强不息,勇猛精进是为龙。
  道德厚重,教化黎民是为龙。
  文采风流,流传千古是为龙。
  热血慷慨,义薄云天是为龙。
  大气豪爽,视死如归是为龙。
  慈悲怜悯,救苦救难是为龙。
  惩恶扬善,镇恶降魔是为龙。
  谦和恭敬,温润如玉是为龙。
  秀外慧中,静贞优雅是为龙。
  铁骨铮铮,威武不屈是为龙。
  这是个众生与龙的故事。
  九五,飞龙在天。
  上九,亢龙有悔。
  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第1章 大永王朝
  凿运河以通四方,筑长城以拒蛮夷,灭百国以统天下,削千山以填孽海,剿邪教以正人心,斩妖孽以平大荒,肃奸臣以正朝纲,定礼法以育天下,修大典以传万世,废淫祀以封诸神。
  此乃大永王朝“天符大帝”十大功绩。
  天符为年号。
  天为至高无上。
  符乃法则之纹。
  皇帝以此为年号,意为替上天运转法则,苍生鬼神都要臣服。
  大永王朝地处无尽大陆。
  此大陆名为“无尽”,真就是无边无际,哪怕是修成道境三十六变之大神通者也只能窥见沧海一粟。
  天符十四年夏。
  京城,皇宫大学堂,皇室子弟正冒着酷热学习。
  “有地方生水旱灾害,饥民遍地,当如何安抚,如何赈灾?十九皇子,你先说。”授课老师三柳长须,头发花白,锦衣儒服,气度从容,乃朝廷元老太子少傅梁涛。
  “他们没有饭吃,可以吃肉啊。”十九皇子站起来。
  他十四岁,模样憨傻,衣服皱巴。
  “哈哈哈……”
  “十九果然是个白痴!今天又要挨罚了。”
  “百姓没有饭吃可以吃肉?这件事传了出去,恐怕天下人都骂,史笔记载下来,千年之后也会当成大笑料。”
  哄堂大笑。
  “此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在韬光养晦,故意装蠢?”一个红衣女子轻声低语:“不管如何,都要警惕此子,毕竟他是献朝血脉。”
  本来女子不能抛头露面,但天符大帝登基之后,破除旧习,大力提倡女子读书习武,多年革新之后,风俗已极为开放。
  “古尘沙,你先去外面站一个时辰,罚你去书库整理三天书籍。”太子太傅梁涛指着外面。
  古尘沙就是刚才说“吃肉”的皇子,排名十九。
  “是……是是……”古尘沙连连点头,傻呵呵走出去,咔嚓!他起身之时还差点被椅子绊倒,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这家伙算是废了,下盘不稳,武功稀松,看来真的没有威胁。”有几个皇子相互交换了下眼神。
  “武功太差。”红衣女子就有冷笑之色:“我大永朝以武立国,皇子能否脱颖而出得到大帝青睐,还是要靠实力,古尘沙已有十五,错过最好练武年龄,想要有成就那就艰难了,这对我楼家少个威胁。”
  学堂上皇子们各有想法,烈日下罚站的古尘沙却思绪万千。
  大永王朝开国已有五百多年,太祖古永削平天下,历代皇帝个个文治武功雄霸世间,尤其现在“天符大帝”古踏仙,十全武功,更是把朝廷影响力推到极致,哪怕是塞外海外妖孽和修道真人都不敢有所放肆,战战兢兢,怕被朝廷剿灭。
  皇室无骨肉亲情。
  父子相疑,兄弟相残,宫闺争宠,无所不用其极,身处其中可谓是步步惊心,稍有不慎,就被人陷害得身败名裂。
  古尘沙有兄弟四十多个,姐妹十三个,他最没背景。
  皇子背景主要看母族势力,他有兄弟舅舅是大将军,手握兵权。
  有封疆大吏。
  有绝世强者。
  更有千年世家。
  而古尘沙母亲是大永朝敌国“献朝”公主,送来和亲之用。
  后来大永朝兴兵灭了献朝,大大小小王公贵族尽数被杀,连献帝也在宝库中举火自焚,听见国家覆灭,公主也自尽而死。
  这就造成古尘沙在皇宫中无依无靠,别说其它皇子欺负他,就算是有头有脸的侍卫和宫女太监也敢整治他。
  欺负还是小事,想借机整死他的人也很多。
  当年“献国”和大永王朝对持,两国交战了百年,结下血海深仇,直到“天符大帝”登基才彻底灭国。
  这场战争中,大永王朝也死了一尊亲王和几位兵马大元帅,还有数十个大将。两国杀出真火,攻破献国国都之后,三日不封刀,所有军队屠城,把都城的百姓杀得干干净净。
  到现在,还有献朝老百姓在民间谋反,血仇未忘。
  有这重关系在,很多屠灭献国的朝廷元老都对古尘沙有敌意。
  皇位是万万没他的份,保住小命都未尝可知。
  好在他从小吃尽苦头,懂得韬光养晦,整日装疯卖傻,这才算挨过来。
  学堂上还在继续讨论。
  “楼拜月,你说说看,怎么赈灾?”
  太子太傅梁涛指着那红衣女子。
  楼拜月站立起来:“先杀地方官,说他们克扣赈灾粮食,安抚灾民。”
  “那如果地方官是个清官,只是因为天灾导致百姓作乱呢。”梁涛道。
  “我记得史书之中记载一位大帝出兵,大军缺乏粮草,怨声载道,于是主将斩押粮官人头,说他克扣军粮,军心就稳定下来。”楼拜月冷光闪烁。
  “那就未免不仁吧。”梁涛皱眉:“治国以仁义当先。”
  “如若不借地方官人头,那受饿的饥民被枭雄刁民蛊惑,闹起事来,攻城掠地,要死多少人?我哥去阴州赈灾,那真是村村起火,树树狼烟,其中更有邪教教徒和江湖枭雄煽风点火,当时已经无粮可赈,内忧外患,一触即发。不是我哥杀掉县官,安抚人心,事后斩杀数百闹事的刁民。那就波及数省,甚有损朝廷根基。”楼拜月声音如金石:“一个地方发动暴·乱,地方官再清廉也是安民不利,必须要以死谢罪。”
  红衣女子叫做楼拜月,不是皇室子弟,而是朝廷重臣元国公楼冲霄的女儿。
  宗学的学生大多数都是皇室弟子,不过也有部分功臣子弟。
  楼家自跟随太祖起兵,定鼎天下,经历数代皇帝恩宠不衰,到了天符这朝更是荣耀显赫。
  楼冲霄是“元国公”,他的两个弟弟楼冲天是“威灵侯”,楼冲云是“武安侯”,除此之外,楼家更有许多子弟出任将军,封疆大吏,于是楼家在官场上得了个“楼半朝”的外号。
  如此势力,等闲皇子都要让楼家三分。
  “令兄在阴州赈灾有功,得到皇上亲自褒奖。”太子太傅梁涛点头:“不过治国之道,以仁为本,杀戮过多一是损阴德,二来容易养成残暴之情性,对养气不利。希望你回去把我的话告诉令兄。”
  “必然告知。”楼拜月也不顶撞,只是淡淡点头坐下。
  知了……知了……   蝉在林子里大噪,那些陪读太监拿竹竿缠了蛛丝一个个粘下来,午间太阳本来就晒得人晕晕乎乎,加上蝉鸣更是心烦意乱,时间长了古尘沙也有些坚持不住。
  在他罚站之时,这群宗室子弟文课已经结束,进入讲武大殿学习武功。
  “拜月,梁涛在朝中是清流首领,弹劾过你父亲,这次给我们上赈灾课,大讲仁义,我看颇有深意。你哥赈灾杀的那个地方官是他门生。”有个皇子靠近楼拜月,他身穿银衣,倒有些潇洒味道,和古尘沙的憨傻不可同日而语。
  “坐而论道谁不会?”楼拜月只是冷笑:“朝廷清流太多了,整日夸夸其谈,对民生社稷一无是处。”
  银衣皇子不以为仵,他看向外面罚站的古尘沙:“你说这小子到底真傻还是假傻?好像他十岁那年被你打坏了头就变成这样,为此你还足足被圈禁十个月。”
  “老十四,话别乱说,人是老十打的,当时你也在场。”楼拜月脸色冷了。
  银衣少年皇子排行十四,叫做古云沙,他面带微笑:“这件事情还不是你挑唆的,说这小子说老十坏话,老十也是个急性子,问也不问就暴打。你父亲也心知肚明,不然不会回去圈禁你,老十为此也挨了宗人府的板子。”
  “那有什么?”楼拜月不以为然:“我大哥攻打献都时身死,我有两个叔叔是死在那次攻城战中,还有我堂弟是被献朝余孽下毒谋害,献朝那些孽种现在还阴魂不散,我父亲去年还遭遇到刺杀,你说我会不会对这小子有好感?”
  “他毕竟是父皇骨血,现在也变成傻子,有些事情就不能做得太过了。”老十四古云沙笑着。
  “老十四,你别假惺惺了,这些年你可没少整治他。”楼拜月轻弹指甲:“你指使那些太监,克扣他月例钱不说,连皇子练武应得那份丹药也没有,导致他现在文不成,武不就。”
  “这不正合你意么?再说了,这小子那老娘在世的时候,和我娘争宠,玩了不少阴谋诡计,现在不落井下石,更待何时?”古云沙斜眼看外面:“拜月,
1页 / 共107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