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浮屠七生

小说名:浮屠七生 作者:八黎 每页:3000字
  《浮屠七生》作者:八黎
  文案:
  浮屠有七生!
  ......
  一生为鬼——那鬼王对我说:“无论做人、还是做鬼、都要讲究一个字——狂!”
  二生为人——那武皇对我讲:“要仁慈、也要有手段!这才是皇者该有的作风!”
  三生为妖——那妖神对我言:“善非善、恶非恶、人非人、妖非妖!”
  四生为灵——那灵主对我念:“普济苍生、无善无罪!”
  五生为仙——那仙圣对我语:“天道束缚、我自逍遥!”
  六生为神——那神君对我喊:“天上地下、惟我独尊!”
  七生为魔——那魔尊对我道:“上面六个、都是狗屁!”
  ......
  别人穿越有一个外挂,而老子——有七个!!!
  关键词:丹药 热血 老师 魔王附体


第一章 凭我是鬼王!


第一章
  哑巴少年   ——————————————
  ......
  夏至。
  未入三伏、天已开始燥热难耐。
  大日头底下,最遭殃的就是山下耕种的佃户们。
  为了今年能有个好收成、顶着如此灼热的太阳出田、望着田头刚端饭下田的老妇、汗流浃背的老农用手抓了一把脸上的热汗甩到地上、转身扛着锄头往田头去了。
  那落到田地里的汗也在入地的顷刻间、没了水影。
  到了田头、老妇寻在一片树荫下,将家里面的粗饭拿出来摆好。
  领头回来的是老农,跟着是家里面两个儿子,还有五个孙子女加上儿媳。
  虽然天公依旧未作美、将那太阳的火热遮去......可是卧在这一片树荫下,小憩一会儿、依然是这一上午来最幸福的时候了。饭菜饱足后、老农与两个儿子再度下田去了。
  儿媳帮着老妇整理空了的饭碗、几个孩子则在树荫下打闹了两圈之后。便拉着老妇的衣角、指着远处一片突兀的山峰问道:
  “奶奶、天这么热......那上面的雪怎么还没有化呢?”
  孩子们指着的那座山峰离此仅有十余里......是三年前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这里本无山、忽的出现这样一座山峰,自然是让人好奇的、尤其是那山峰上还有着一年四季都不会融化的冰雪。
  不少人觉着那山峰雪顶之处,应该是有神仙,便寻了去......
  “可惜那些寻去的人,大多数都没再回来......”
  阴凉的树荫下,收拾好碗筷的老妇便趁着歇着的功夫、给那五个孩子讲讲这三年里面流传的最多的传闻,那边是:“这雪山......有神仙!”
  ......
  “所以去了那里的人,都被神仙留下了!”
  “可是神仙为什么会把他们留下呢?”
  “多半是带着他们一起去做神仙去了!”
  “那...就没有人回来吗?”
  ......
  祖孙的对话到这里就结束了!
  老妇拎着放着碗筷的房子,往不远处家中去了,来回的路不长、但年纪大了,速度自然是追不上年轻人。
  离开自家田地没有多远之后,那老妇到了一处岔口。
  天上日头,照得脑子有点发昏。
  老妇心道:得快点回去,不然就得中暑了!
  抬头望向前方,往家的路有三条,一条远路、一条近路、一条是更近的路。
  可是在那更近的路跟前、老妇犹豫了起码百步的时间。
  用手捂着越来越闷的胸口,老妇自我劝慰的说道:“就走这里吧!不一定能碰上的!不一定能碰上的!”
  她抬头看着那条路上左右两侧满满的绿荫,最终下定了决心,朝着那个方向迈开了步子。
  一路上清风凉意、让她越来越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也渐渐忘了起初的犹豫和担心......只是就在这种感觉即将忘却的时候,一阵寒风带着杀意。
  只是片刻,整片树**被黑云遮盖,没了天日,自然也就没了阳光。
  左右两侧的林子里面传来“唰唰”的两道声音。
  老妇惊叫一声,丢下手中框子就往前跑,碗摔到地上,碎了一地。伴着短暂的、哗啦啦两声响。往前头狂逃的老妇瞬间止步在了原地,连尖叫声也被堵在了喉咙里面,怎么吐都无法吐出来。那张长了褶子的老脸,瞬间被憋得通红。
  她不断的用手去抓喉咙、却什么也抓不到。
  就在这般折腾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左边的林子里面,一道比黑云还要阴暗的身影瞬间跳到了她的跟前。
  那一双跟鬼火一样的眼睛,阴森贪婪的目光照到身上,如同是寒与火同时落到了身上,灼热和冰寒让那老妇身子颤抖着。
  老妇脖子一缩、脚下一软、一屁股瘫软在地上。
  那道鬼火般的眼睛也慢慢靠近过来......
  死亡的气息如此的凝重,让人窒息的杀机冲击着那孱弱、老迈的身子。
  闭上双眼、只能接受面前这事实的时候。
  ......
  顿时、寒气消散、黑云瞬间散了。
  老妇耳边听到几声碎碎的脚步声。再睁开眼时、鬼火的眼睛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瘦小的身影背对着自己、站在她视线七步远的位置。
  那瘦小的身影像是一个少年、只是瘦得有些恐怖,全身如同没有血肉,只有皮包着骨头一般。
  少年手中抓着的是自己丢掉的饭盒。
  他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的将那饭盒放在地上,随后开口:
  “以后......别再走这里。”
  声音沙哑的如同他皮包骨的瘦弱身子一样怪异。
  未等老妇站起身、那少年已经往那绿茵道的深处去了。
  等到老妇试图站起的、去捡起少年放在地上饭盒的时候,她这才注意到那少年手中也拎着一个饭盒,只不过是最粗简的筐子模样、上面盖着一个逢着补丁的碎花破布。
  不知不觉,望着那少年的身影竟有些出神了,回过神捡起地上自己的饭盒时,发现原本碎了一地的碗竟然......完好无损的摆在盒子里面。
  看到这些的瞬间,那老妇脑海中突然蹦出来了什么东西。
  她再度朝着那少年离开的方向望去的时候,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
  “难道...他就是三年前从那雪顶上唯一活着回来的人?”
  老妇再次拎着饭盒,转过身时,突然摇摇头:
  “可传闻不是说那孩子是个哑巴......哑巴怎么可能会说话?”
  再度摇摇头:
  “应该不是他......”
  就在老妇踟蹰这一会儿、那绿荫葳蕤的深处,乍然间、传来一声冷喝:
  “还不快滚!!!”
  吓得老妇,全身一颤,手中的饭盒再度脱落,这一次,她再捡起饭盒的时候,盒中的碗是真的碎了。
  带着碎了一盒的碗筷,老妇踉踉跄跄的往原路逃回去了。
  当阳光再度回归到这片绿**,回到那少年身上的时候,那原本皮包骨的身子竟好似慢慢的重新长回了血肉。
  只是这番奇异的景象,那老妇恐怕没机会看到了......
  ......
  直到她逃回到原路、逃回到家、逃回到有人的地方。
  之后的几天、她逢人就说:
  “我去了那片林子、见到了一个会说话的哑巴!”
  可是这话的前半句没人相信、后半句更不会有人相信!
  因为他们知道那条路是通往那青峰雪顶的唯一一条路!
  因为他们知道那条路只有一个人能走——据说那个人是一个哑巴!
  ......
  
  ......
  至于那条路,再往前走会经过一条清河。
  河水旖旎、时不时会有粉红色的菡萏花顺着这河水从青峰雪顶上流下来。
  只是这花虽美、却没人敢摘、没人敢采。
  因为它被称作不详!
  又一朵菡萏顺着河水流下,停在了河边一处破旧农舍门口。
  那家农舍后面就是一片村庄。
  也不知这家农舍是有意和村庄隔开,还是那村庄故意躲开这家农舍,两处原本同根相连、确被这流过清河隔开、清河绕着农舍绕了一个圈、便到了尽头——一口深不见底的井。
  三年了.....清河的水不断灌入井中,那井如无底一般,永不会满。
  井边是一棵参天大树,将整座农舍盖在了它的树荫下,不多不少,那树荫有多少、篱笆便圈住了多少。
  此时、井边、树荫下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
  少女面容苍白、憔悴、正吃力的从井里面将只装了一半的水桶拉出来。
  隔着篱笆、农舍不远处,几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少年正站在一棵树下,冲着少女这里喊道:
  “扫把星、你那个哑巴哥哥回来了!”
  “扫把星!”
  “扫把星!”
  ......
  这声音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
  那少女仿若是没有听见一般,将半桶水扯上来之后,立刻朝着清河上游的方向看去。
  远远的一个拎着筐子、十五岁左右的少年正朝着这里走回来。
  那少年也看到了少女、面上的阴霾瞬间消散,笑颜逐开。
  少女惊喜、本能往前几步,只是到了农舍篱笆门口、树荫尽头时,脚步却瞬间止在那里,退后半步,继续笑靥朝着那少年。
  ......
  见着这少年、少女一对兄妹,熟若无人的模样!
  树荫下,一个小眼闪烁、透着一丝妒忌的胖少年、哼了一声后、语气极为嘲讽的说道:
  “瞧这哑巴多半是又上山去了!”
  说完这句、怀中妒气仍未消、便又补了一句:
  “哑巴!你还真相信那山上有神仙啊?那都是家里面老婆婆哄小孩子玩的!”
  那哑巴少年手中拎着一个破旧筐子,筐子上面盖着一块缝着布丁的布、布底下隐隐现出一抹花叶的边角、无视那小子的嘲讽,继续朝着自己走去。
  见状、胖少年自打没趣的嗤笑一声:
  “江河!若真有神仙,你现在还会如此!”
  一旁的同伴们只是跟着笑笑、却没人敢开口接话
1页 / 共27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