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都市神灵传说

小说名:都市神灵传说 作者:中原的人 每页:3000字
  《都市神灵传说》作者:中原的人
  内容简介:
  诡异莫测的能力,珍奇的深山植物,凶厉传奇的猛兽,冤魂厉鬼,一个魔与道的少年,性格双重性的少年,一面是恶魔,一面是才子,为魔则血流遍野,为道则才华惊世,少年林风自深山一步步走来。


第一章 平淡如风
  少年林风,自少年时在原始深山于毒蛇猛兽搏杀相伴,年稍长,得千古阴神相助,之后在深山见识各种神秘事物,山外和各种绝色女孩情感纠葛。之后,以其诡异的能力于世界各地荡平各种势力,诡异神奇的能力,诡异的多重性格,一方面的恶魔,一方面是才子,且看少年林风一步步走来。
  黄昏,背靠神秘的神农架原始森林,顺着从山脚下的峭谷中流出来的一条清澈溪水在这里汇成了一湾浩浩荡荡的小河,河水冰凉且饮之甘甜,有野鱼游于其中,其味鲜美。
  有一少年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上,望着西落的太阳,晚霞透着美丽的金光,如梦如幻,一只浑身闪着黑色光泽的狗似乎受到了主人的影响,亦是望着落日一动不动。
  良久,少年轻吐了一口气,到,“黑风,我门回就家吧。”
  那条黑风轻叫一声,似是明白了林风的话的似的,抖动了一下油亮的身子站了起来,林风站了起来走到河边从水中提起来一个小网,那网一出水,那网中的鱼儿便乱跳了起了,尤其是其中的几条草鱼和黑鱼,更是跳得欢。
  其中那尺余长的黑鱼野性凶猛地撞击鱼网,只不过一切都是徒劳的挣扎,林风提了径自往家走去。
  山村有十几户人家,不大,但民风淳朴,基本上都是林姓,家家的房子都是石头的墙,上铺青瓦,而且院墙亦是如此,坚固异常,标准的原生态,冬暖夏凉,而各家都饲有家禽,宁静而且和谐,当真是鸡犬之声相闻。
  “爷爷,我回来了,”林风推开门向着院中自制躺椅上的老人叫到。
  “喔,回来了,”老人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爷爷,我捕了有一些鱼。”
  “那咱爷两留俩条,多的你给大山家送去,芳芳那丫头可是刚才还来找你,这丫头要和你算账呢。”
  “爷爷,我知道了我今天回来就是想到河边去玩会,我一会儿就和大山叔家送鱼去,我好久没有吃大山婶做的鱼了。”
  老人笑到,“小风啊,你长大了可得对你大山叔一家好一点,你从小的衣服都是你婶作的,他们没有儿子,可是从小把你当儿子养的。”
  林风挠了下头嘿嘿一笑,“我这就去,”说罢,把手里的鱼往院里的鱼缸中倒了几条,又笑道,那我去了,之后,提了鱼,掩门而去。
  身后老人的声音传来,“别和芳芳吵嘴,早点回来。”
  “呀,知道了。”
  林大山家离林风家不远,也只几十米而已,一样的石墙,一样的青瓦盖顶,只是格局不同而已,碎石小路直通小院。
  林风尚未走近,便远远地叫到,“大山叔,婶婶,芳芳,我回来了。”
  院中,一个如山中脆鸟般的声音响起,“哥,你回来了。”
  随之,一个十几岁的少女风一般拉开门冲了出来,俗话说深出美女,此话一点不假,这小林芳十几岁的年纪却出落得柳眉风眼,皮肤如美玉一般,洁白而又泛着玉一般光泽,苗条曼妙的身材,整个透着一股青春气息。
  猛地,林芳一下跳到林风身上,嘟着粉润的小嘴到,“哥你回来跑那里去了?”
  热辣辣的目光直直地看着林风,似乎一刻也不愿离开林风的脸上。
  林风尴尬之余连忙举起双手,“鱼,鱼。”
  对于林芳的热烈,林风苦笑之余还是苦笑,这丫头,丝毫没有自己已然是个大姑娘的观念,以往小的时候,两人甚至在一起睡,之后惭惭长了大些亦是如此,之后来林风去外上学,这才分开了,但是,这小丫头依旧如以往一般,而自己已是大小伙子了,已经对异性有了朦胧的渴望。
  “我拿着鱼呢。”
  “哥,明天让妈给我门炖鱼汤喝,”
  林芳叫到,忽而又道,“哥明天带我去逮鱼。”
  忽地又算账道,“刚刚都自己去,哼,你是不是以后都不带我了?”林芳目光灼灼第看着林风说道。
  林风不由得大是头疼,这丫头的小嘴愈来愈利害了。
  恰好林婶的声音传来,“小芳,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小风,快进来,别理这丫头,你没回来时念叨你,这回来了,又和你吵,真是的。”
  “妈谁念叨他了,真是的,也不知谁没事就念叨呢,真是的。”
  说的这里忽地似是悥识到什么了,玉脸腾地飞红了起来,嘟着粉嫩的小脸捡了鱼自顾走到房中去了。
  “哈,得罪了罢。”
  林大山笑道,看那情形林风几人抬杠他得了多大好处似的。
  “哼,得意吧你,挺高兴是吧?”林婶冷哼到。
  林大山立马不吭声了,“小风,走,到屋里去。”
  林大山家和村里大多数人家一样,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在林婶的双手下更显得干净异常,而且各种家具摆放条理分明,是以,林婶在村中有了巧手巧媳妇的称呼。
  林婶姓杨,叫丽娟,也是远近闻名的漂亮的人,虽然年过三十好几了,但山村的安怡生活依然使得林婶风姿惊人,年轻时让远近的年轻人大失所望,甚至在暗想人家林大山怎么有那么好的命呢?
  而林大山确也有相当的资本,高高的个子,长的也不错,为人精明,同时又有山里人的淳朴,又是一个好猎手,时常能猎到一些野兽,这些野物那到城里都是大价钱,以这些条件来说在山村是足够了。
  “呀,小风,在学校过得怎么样?学习咋样?没有落下功课?”前一句话林婶问的,而后一句话则又变成了林大山问的。
  “嗯,还可以,没怎么拉下功课,一切都还可以。”林风回答道。
  “那是,小风哥哥怎么会拉下功课。”林芳芳这丫头不知道啥时候又跑过来道。
  “哎,你这死妮子不是生妈的气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林婶调笑身边的林芳道。
  林芳摇着林婶的胳膊到,“妈,我和你生气,才不会生气呢,我才不学我爸呢。”
  说完还不坏笑着看向林大山,林大山笑着对着林芳道,“丫头,你爹这是懒得和你妈吵,咱让着她行不。”
  “爸,你那是没辙,啥水平呢,连老婆都怕。”
  话没说完,林婶就伸手拧住了脸蛋,“没大没小的丫头,咋这么说你老爸老妈呢,难道你就不怕你老妈?”
  “哎呦,老妈你别动手啊,我错了,我是你闺女啊,风哥快救我啊。”
  林芳嘴里说怕脸上却一点也不怕的样子,而林风和林大山这时却看这母女的打闹笑得弯了腰,林大山边笑边说道,“小芳,还是你老爸我好吧?到老了别亲你妈。”
  林芳却跑到林风身边,对林大山说道,“爸你少拉拢我,至少有点实际行动吧?还是小风哥哥对我最好了,哪像你光在一边煽风点火看笑话。”
  林大山闻言大显无趣。
  林风接话道,“小芳,看大山叔对你多好,你就得瑟吧。”
  林大山闻言和林婶对视了一眼,林大山缓缓地说道,“小风啊,叔有些话早想和你说了,只不过你以前还小,现在却可以和你说了,现在你也有些大了,心智也比同龄的孩子成熟,懂事的多了,你明白么?”
  林风心中一愣,心道什么事啊?嘴上也说道,“我明白,叔,啥事啊?你说吧。”
  “小风,我也不多说,现实如此,咱家的情况就是这样,你不要多想,你可以当我和你婶是你的亲爸亲妈,你明白么?”
  林大山这是的话题却沉重了许多,“当然,我们一直是把你当儿子看的,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们说,心里不要有什么想法,明白么?”
  林风的眼却渐渐地湿了起来,“叔我明白,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好对我的感情,也明白婶婶和小芳对我像家人一样。”
  林婶看着林风,一时母性大发,一把揽住林风清瘦的身躯说道,“小风啊,别想那么多,别伤心了,以后我就是你妈。”
  又扭头对林大山说道,“你看看你,小风好不容易回来一回,你却把孩子弄得这么伤心。”
  林大山更想不到林风的反应会这么大,一时坐到一边无奈的不吭声了。
  林婶看着怀中比她高的林风说道,“行了行了,小风别想那么多了,不过那,我却不想当你亲妈。”
  正伤心的林风听的一愣一愣的,不禁转头望向她,林大山才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不吭声,只不过眼中闪过了异样的光芒。
  林芳急道,“为什么啊妈?”
  “为什么?恩?以后你们长大了,加上你爷爷,我们一家在一起多好。”
  林婶眼中闪烁着对未来的憧憬,信心满满的说道。
  林芳说道,“那不是很好吗,风哥不是还可以叫你妈妈的吗?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林芳闪着大眼有些迷茫的问道。
  “咳咳,你说有什么不一样呢?”
  林婶反问道。
  林芳思索着道,“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呢?”
  忽然,脸色猛地如涂了血一样地红,大叫了一声,“妈你欺负我,”
  说完,嗖地一声就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呯地一声就关上了门,毕竟十五岁的姑娘明白了许多事,也明白了老爸老妈的意思……   从林大山家出来,就沿着碎石小路不知不觉之间就来道小河旁。
  林风的心里一直不平静,想起儿时的顽皮,和爷爷的相依为命,林芳的跟屁虫,以及儿时的和其他小孩的玩耍,带着黑
1页 / 共102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