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猎魂仙君

小说名:猎魂仙君 作者:虬狼 每页:3000字
  《猎魂仙君》作者:虬狼
  文案:
  修仙者,有灵修、气修、体修之分,古有大修士,以修魂为主,通过吸收修仙者的魂魄,来强大自己的修为和术法,修者称之为魂魔,视为魔修中的一种。
  魂修,以魂为源,以灵为本,通过炼化阴魂而获得强大力量,不管是兽魂也好,人魂也罢,都将成为他力量的一部分。
  天界柳阳仙君,在镇守仙魔通道的时候被魔界大举入侵,大意之下被魔君种下裂魂魔种,无奈之下选择神魂自爆,炸毁仙魔通道,以保证仙界平安。
  转世重修的柳阳仙君,是仙?是魔?
  猎魂,以天下为魂为本源,猎仙魂、猎魔魂,猎强者之魂,猎神兽之魂,天下有魂之灵,皆只是其眼中的一个猎物罢了。

  关键词:学生 宠物 热血 穿越


正文 01、不就烧个纸,至于吗?
  “真特么倒霉,烧个纸还能烧到手,真是邪了门了”柳十三甩着手,嘴里不甘心的嘀咕着。
  柳十三,冰江大学的大二学生,生长在一个单亲家族,父亲去世的早,给父亲烧纸早已经成了他的份内之事。
  今天是清明,学校也有放假,但柳十三的家离着冰江实在有些远,一来一回就要耽误两天时间,所以他没回家去上坟,而是打算按家里的惯例,买些纸钱直接给父亲烧点纸也就算了。
  学校里是肯定不让烧纸的,于是他就跑校外去烧,说来也奇怪,往日非常热闹的后街,今天竟然一个人影都不见,就连烧纸的人都没有。
  抬头看看天,天空阴暗得吓人,连一颗星星也看不见,天空中传来阵阵沉闷的雷声,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连忙找了一个十字路口,按照家里的习俗,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圆圈留了一个缺口,这是所谓的门,缺口的方向就对着自已家乡的方向。
  先是点了三支香,然后就几张几张的烧起来,不知不觉中,火焰已经升腾了起来。
  说来也奇怪,柳十三也不是第一次给父亲烧纸了,但却从来没发现原来烧纸也可以如此的绚烂,一团团的火焰在下面翻滚,如同一朵朵红色的云朵,点点的火星腾空而起,那些火星竟然聚而不散,在空中打着旋,在柳十三的眼中勾勒出一朵由火星组成的莲花。
  “这烧纸现在都这么神奇了吗?”
  看着眼前空中凝聚莲花,柳十三不由得一阵痴迷,下意识的伸出左手向着火星伸了过去,像要看看这火星为什么如此的神奇。
  就在这时候,一阵炙热感突然传来,柳十三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连忙收手一看,左手已经红了一大片,看样子烧得倒是不重,不过还是有一阵阵涨痛不时的从手掌上传来。
  说来也奇怪,柳十三感觉到掌心的涨痛,连忙借着火光查看,发现自已的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团黑线,看起来像是烧纸的时候蹭在手上的炭灰,隐约之间这团黑线竟然就仿佛是一朵黑色的莲花。
  不对,这绝对不对,这后街可是冰江大学附近最热闹的所在,即便是清明节,那来来往往的人群也定然少不了,今天却是空无一人,再加上刚才烧纸的时候遇上诡异火焰以及自已的手上的莲花一般的烫痕,柳十三猛得清醒过来。
  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些事连串一起来,一切都透着不正常的感觉,想到这里,柳十三感觉自已后背一阵阵的发凉,浑身的汗毛刹那间全部立了起来,手臂和脖子等裸露在外的皮肤布满了鸡皮疙瘩。
  眼看着火焰将将熄灭,柳十三也顾不得打扫,直接扭头就跑,可是刚跑出去还不到十几米,他又连忙停下了脚步。
  就在柳十三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看起来有些不太正常的人,就仿佛是一个突然出的幽灵。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起倒是斯斯文文的,脸上还架着一付金丝边的眼镜,他见了柳十三也不说话,就是那么淡然的档在柳十三的前方,柳十三往左,他就往左,柳十三往右,他就往右。
  “你想要干什么?”
  突然被一个幽灵一般的人档住去路,柳十三的心底突然莫名的紧张起来。
  虽然对方只是档在前面,也不说话,不过柳十三却从他的身上感觉到相当危险的气息。
  十三的家境不好,小时候因为母亲没有钱给他买玩具,他经常趁着母亲不在家的时候去跟家周围的一些孩子玩,正好他家周围有一群跟他们差不多大的小混混,所以柳十三小时候就是跟这些小混混打架打大的,说来也奇怪,柳十三打架虽然一直不怎么厉害,他但却很少受伤,他好像天生就有一种预测危险的能力,每一次都能将伤害降到最低。
  眼前的男人,给了柳十三一种强度危险的感觉,这感觉就连那些混混持刀的时候也不曾经有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只野兽,盯住了自已的猎物,虽然没有下手,但其实猎物已经无路可逃,只要他敢转身,绝对就是致命的一击。
  柳十三,就是男人眼中的猎物。
  柳十三明白,他现在不能逃,只有战胜眼前的男人,他才脱身的机会,就在这时候,他手上的黑色莲花纹,慢慢的散发出来一阵黑气,这黑气慢慢的涌入他的身体,一股前所未有战意自柳十三的心底升起,一股暴虐的情绪,占据了他的整个思维,他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渴望击败眼前的对手,渴望杀死眼前的男人,渴望将他撒成碎片。
  “吼”眼前的中年男子也发现了柳十三的变化,他仿佛同样可以感觉到柳十三危险的气息,他的眼睛里竟然传来一丝丝的畏惧的情绪,于是他怒吼一声,仿佛是在给自已壮胆,然后向着柳十三猛扑过来。
  “去你麻得”柳十三嘴里喝骂了一声,不过他的这一声似乎为自已壮胆的成份更多一些。
  转眼间两人已经相遇,中年男子高高的扬起了自已的右手,对着柳十三的脸部就是一拳。柳十三也不示弱,直接一脚正蹬冲着他的脸部就踹了过去。
  柳十三这一脚可有说道,这是小混混们打架经常用到的一招,这是一脚正蹬,是直接冲着男子的脸部去的,如果蹬在脸上,直接就能踢懵他,你可以想像头部被重击的情况,如果他反应够快闪开了,也能蹬到他胸口或者肚子上,巨大的蹬力绝对会让他重心不稳,不是摔倒就是倒退,不管那一种都能给自已创造下一步攻击的机会。
  同样是攻击,对方是拳头,柳十三是脚,长短高下立见分晓。
  别看这家伙下手挺狠的,上手就是一拳,其实他的攻击方式非常的简单,其实就是一记摆拳,真要论身手他还真不如那些街头混混,见柳十三一脚蹬来,他只来得及一侧脸,正被一脚蹬在眼睛上。
  一股奇大的力量从脚上反传回来,两个人一触即分,这中年男子的脑袋虽然被柳十三一脚蹬中,但柳十三却感觉自已蹬在了大树上一样,脚脸相争,竟然没有办法逼退对方,所以只能借反弹之力退了回来。
  不过这一脚也没白踢,虽然没能将对方逼退,但对方明显是被踹花了眼睛,中年男子的眼镜直接不翼而飞,一个脚印正印在脸上,一时之间,中年男子只能捂着脸停留在原地,另一只手则是向着柳十三的位置摸索过来,看样子打算抓住柳十三。
  他看不清柳十三,柳十三却是将他看得清清楚楚,正好后街这段时间扩建,所以路边随手可见工程施工的材料,柳十三摸起一块板砖,让过对方伸出来的左手,照着中年男子的后脑海就是一板砖。
  只听啪的一声,柳十三手中的板砖应声而碎,但是中年男子却没有倒下,反而是因为痛苦而在原地不断的咆哮着,即便是受到如此重的伤害,男子至今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如同野兽一样嘶吼着。
  柳十三倒吸一口冷气,他用来打人的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砖头,这是专门用来铺人行道的那种彩砖,这种砖块可是比普通的板砖更加坚固更加沉重,就连这种彩砖都没办法对中年男子造成致命的伤害,可见中年男子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类,想到这里柳十三心下大寒,不会是遇到僵尸了吧。
  于是他想也不想,直接抬腿就是一记僚阴脚,这其实已经是柳十三的最后一招了,你还别说,因为刚才被他蹬脸,现在脑部又受到重击,中年男子一时之间还真没反应过来,所以柳十三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男子的裆部。
  感觉到脚面上传来一阵柔软,柳十三仿佛听到了蛋碎的声音,幸好这男子的男性设定生效,双手抱住裆部,痛苦的跪到了地上。
  呼,柳十三长出一口气,虽然他感觉这个中年男子绝对不是正常人,但他也不想背上杀人犯的名头,既然对方已经被打倒,不管他还能不能站起来,自已是绝对不能留下这里了。
  可是他刚要从中年男子身边迈过,手掌上的黑色花纹突然一涨,一股暴虐的情绪瞬间涌入了他脑海,于是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转身,迈步,直接来到中年男子的身前,一伸手,死死的掐住了对方的脖子,手掌上的青筋虬起,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仅靠着一只手的力量就将中年男子高高拎起,任凭中年男子不断的挣扎也无济于事。
  与此同时,从中年男子的眉心,有一丝黑气慢慢的涌出来,顺着他的脖子,一点点的涌入柳十三的手掌,被他手掌上的莲花纹吸收掉,随着黑气的涌入,柳十三手掌上的莲花纹越来越红,最后竟然渐渐的红亮了起来,也正是因为黑气被吸收,中年男子慢慢的失去了挣扎的力气,最后如同一条面条一样瘫软下来。


正文 02、柳十三
  柳十三看着瘫软如面条
1页 / 共12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