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娱乐圈杀人事件

小说名:娱乐圈杀人事件 作者:田心隙光 每页:3000字
  《娱乐圈杀人事件》田心隙光
  第一次见面。
  邬阳想:既然他在找工作,那我就聘请他做保镖吧~
  高景行想:这是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成年了吗?!
  后来的后来……   高景行想:他大概要给她做一辈子“保镖”了。
  女团成员意外死亡。
  作为死者室友的邬阳认定这是一场谋杀,于是她在高景行的陪伴下,开启了寻找真相之旅。也由此挖出了涉及半个娱乐圈的秘密……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娱乐圈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邬阳、高景行 ┃ 配角:严鹏、汤招娣 ┃ 其它:微量悬疑
  文章类型:原创-言情-近代现代-悬疑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198837字
第1章 引子
  海川郊区。
  凌晨五点。
  女生宿舍楼里乱成了一锅粥。
  宿舍五楼,煤气泄漏。宿舍管理人员将整栋楼的电源切断,所有门窗都打开。宿舍里的姑娘们全都被赶到了一楼大厅。
  宿管地应急处理十分得果断且镇定。但这并没有减轻姑娘们心中得恐慌。
  因为有一个姑娘是被抬着出来得——她叫汤招娣。
  汤招娣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落下阴影,白皙的皮肤透着红润,挺翘的鼻尖下是樱红色的嘴唇。就像西方神话故事里的睡美人一样。
  姑娘们一拥而上,围在宿管身边。
  “招娣怎么了?”
  “怎么回事?”
  “她不会有事吧?”
  ……   “让开!”宿管吼了一句,将汤招娣抬去了休息室。
  宿管走后,大厅里就只剩下了姑娘们。
  五点的凌晨,太阳还没有升起,一切都是灰蒙蒙的,这些细小的灰尘仿佛在天地间组成了一个膜,让人无法呼吸。
  八月底,已经是初秋,门窗大开的大厅呼呼灌着凉风。感到不安的姑娘们摸索着找来毯子,三、两抱团在大厅坐了下来。
  邬阳没有去拿毯子,她抱着腿缩在角落里,眼神涣散无光,不知道在看向何处。
  她无疑是这些姑娘里最惊慌失措的一个。刚刚被抬走的汤招娣是她的室友。
  这些姑娘是一个女团,这个女团的队长叫菲菲。菲菲在邬阳的身边坐了下来,问了一个此时所有人心中都在想的问题。
  “你说……她能活下来吗?”
  她指得自然是被抬走的汤招娣。发生煤气泄露得就是她的房间,她显然已经煤气中毒。
  “不知道。”邬阳摇了摇头,然后抱紧了腿,将头埋得更深了。
  菲菲说:“你也别太担心,宿管打了120,也打了110 ,救护车跟警察一会就来了……”
  大概有一部人缓解紧张的方式是说话,即使邬阳很少答话,菲菲还是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一旁的邬阳觉得一切都是那么得不真实。她甚至怀疑是自己练舞太累,在练习室睡着了,刚刚这十几分钟发生的事情是一场梦。一会她就会醒来,然后发现自己躺在练习室的地板上。
  一定是这样……   她的眼神越来越黯淡,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停止了。风停了,空气也不再流动,连菲菲讲话的声音都远去了。
  空气突然猛的从鼻腔灌进,那一瞬间,风动,人动,连菲菲说话的声音都又重新出现了。
  原来刚刚停住的不过是她的呼吸。
  原来这一切不是梦。
  滚烫的眼泪瞬间就在这冷夜里涌了出来。
  “你说,这是意外吗?”菲菲的声音在耳边越来越清晰。
  邬阳依旧沉默地摇着头。
  她不知道,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只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一会儿警察就来了,他会找我们作笔录,是不是?电视上都是这么演得。”菲菲继续说,“警察应该会第一个找你吧,毕竟你是第一个进入现场的人。”
  邬阳悄悄抹掉了眼泪,还是摇头。
  她在听到“现场”两个字的时候心头一紧。她看过刑侦剧,在刑侦剧里,“现场”两个字都是用在案子里——“案发现场”。她一点都不希望汤招娣跟“案发现场”这四个字有什么关系,她只希望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不过,她心里也清楚,现在这个情况,她的愿望大概是很难实现了。
  她确实是第一个发现煤气泄漏的人。
  她们现在住的建筑有三栋楼,左边是宿舍楼,中间是练习楼,右边是食堂。
  明天,她们有一场现场演出,所以她前一天晚上在练习室通宵练习,一直练到大概凌晨四点四十多。然后她收拾东西回到了宿舍,她刚打开宿舍门,就闻到了浓烈的煤气味道。她连忙去喊还睡在床上的汤招娣,但是怎么喊都喊不醒。于是,她叫来了宿管人员。
  再然后,她就像一具被抽空了灵魂的驱壳,被人群推着,来到了这个角落……   “警察要是真的找你做笔录,你会怎么说啊?毕竟你昨天才跟她吵了一架。”菲菲盯着邬阳,黑色的眼珠子在夜色里泛着光。
  邬阳身上还穿着跳舞的汗衫,汗衫湿了干,干了湿。凉风吹在她身上,湿冷的让人打颤。
  菲菲的小心思她很清楚。只是,在今天这样的环境下,菲菲的这点小心思让她格外反胃。
  没错,她昨天是跟汤招娣吵了一架。马上要演出了,她拖汤招娣跟她一起去练习。但是汤招娣突然犯懒,死活不愿意跟她一起去,于是她们吵了两句,她一个人去了练习室。
  菲菲这个时候提起这场吵架是什么意思呢?是在暗示什么呢?!难道她还会因为这点事情去谋杀汤招娣吗?!
  在这个团里,没人比她跟汤招娣之间的感情更好了。
  团队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菲菲作为队长自然也知道。菲菲此时说这些含沙射影的话不过是为了恶心邬阳罢了。
  她们这个女团里成员之间不仅仅是合作的关系,彼此之间还存在着竞争,所以关系并不好。这些冷嘲热讽、尖酸刻薄的话,邬阳听的耳朵都起茧了。
  要是在平常,她当耳旁风,听听也就过了。但是今天,菲菲说的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刺进了她的耳朵。汤招娣是这个团里唯一真心对她的朋友。她有时甚至觉得她们之前的感情都超过了朋友,而像是互相取暖、相依为命的亲人。就像是她的……姐姐。
  对汤招娣的担忧,对含沙射影的厌恶,加上体力上十几个小时没有睡觉的压力,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你有话就直说!”邬阳吼了出来。
  一时间,所有的姑娘都将目光集中在了邬阳身上。
  菲菲一反常态,她没有回呛,反倒脾气很好的拽了拽她的衣角,说:“你别生气啊,我真没别的意思。这肯定就是一个意外,招娣会没事的。”
  见菲菲软言细语的,邬阳不好再发火,她将语调压低,瓮声瓮气地应和道:“招娣会没事的,这只是一个意外。”
  菲菲连忙说:“就是、就是,意外、意外。”
  安静了一会,菲菲又开口:“你做过笔录吗?你面对警察紧不紧张啊?我从来没做过笔录哎,要不我们来模拟一下做笔录问话吧。”
  邬阳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她不知道为什么菲菲今天这么多话,这些话语像苍蝇、蚊子一样,嗡嗡嗡的在她耳边飞个不停,吵得她脑仁疼。
  邬阳嗖地起身,朝休息室走去。
  她还没走到休息室就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在院子里响了起来。紧接着医生护士涌进了休息室。
  邬阳被拦在了外面,她进不去,只好守在外面。过了好一会,终于有一个宿管走了出来。
  “招娣她怎么样了?”邬阳小心翼翼地问道。
  宿管没有回她的话,只是挥手不耐烦地说:“你在这干什么,去大厅。”
  这时,警车的声音在院子里响了起来。
  警察先去看了现场。接着跟菲菲说的一样,一个个喊人去做笔录。
  轮到邬阳做笔录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钟了。
  警察先是问了姓名、身份证号码这些基本信息,然后让邬阳将发现煤气泄漏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一位年轻的警察问道:“你有发现汤招娣最近在情绪上有异常的地方吗?”
  “异常?”邬阳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那你觉得汤招娣有可能自杀吗?”年轻警察继续问。
  邬阳摇头。
  “我们在房间里发现了安眠药,是你吃还是汤招娣在吃?”警察问道。
  邬阳微微蹙眉,说:“是招娣的。她有时会失眠,所以找医生要了安眠药。我一直在劝她,让她少吃。”
  “那你觉得汤招娣有抑郁症倾向吗?”警察问。
  邬阳摇头,说:“招娣是个是个很积极的人,有时候我消沉的时候,她还会来安慰我,给我打气。”
  “你们昨天出现了吵架冲突,是吗?”警察问。
  邬阳点头,说:“我们马上要演出了,我拖她去练舞。不过,她可能是累了,不愿意去,我们就吵了两句。”
  警察问:“所以她昨天的情绪是有些低落的?”
  邬阳听出来了警察的意思,她说:“你们觉得招娣是自杀?!招娣平时是个很开朗的人,怎么会自杀呢!”她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警察安抚道:“你别激动,我们只是假设所有的可能性。”
  邬阳降低了音量,补充道:“招娣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警察安慰她道:“我知道你们是好朋友,你也别太难过了。”
  警察又再问了几个问题,就让她走了。
  邬阳在警局的门口停住了脚步。门口的墙上挂着一排照片,上面是警察的工作照。她的目光被第二排的最右边的人吸引去了。
  照片上的男人是这面
1页 / 共6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