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万历1592

小说名:万历1592 作者:御炎 每页:3000字
万历1592
作者:御炎
内容简介
  这世上有太多的未解也注定无法解开的谜团,比如萧如薰就不知道为何自己能从末世回到五百年前的大明朝。
  万历二十年,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距离神州沦陷还有一个甲子,挽回一切的最后机遇就在眼前。
  征西北,征朝鲜,征蒙古,万历三大征,成就绝无仅有的大明战神。
  然后。
  新的时代开启了。
第一卷 威震西北
楔子 秀吉的野望
  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冰冷的水汽席卷了京都城的每一寸土地,冬季的日本岛之寒冷,锥心刺骨。
  当今时节,京都城内鲜有人迹,而一名行色匆匆的老者却不顾冬季的寒冷,径直向城内至高无上的权力核心所在地——太阁丰臣秀吉的府邸伏见城前行,他看都没看京都皇宫一眼,因为他知道,无论是那位傀儡天皇,还是那位新任关白丰臣秀次,都没有主宰日之本的能力。
  真正可以主宰刚刚从战乱中走向安定的日本之人,就是居住在眼前这占地广阔的伏见城之内的那个自称低矮丑陋的主人。
  由于事先已经将报告交给了丰臣秀吉,所以,老者的行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一路畅通无阻,直抵一座深色房屋之内,无论是森严的守备还是精良的装潢,无一不体现出了这间房屋的特殊性,那些从尸山血海里走出的精锐守卫,光是眼神,就能让老者从身体一直冷到骨髓里。
  毕竟,这座屋子的主人,是日本真正的主宰者,丰臣秀吉。
  而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天象官员而已,至高无上的太阁丰臣秀吉决议发动朝鲜之战,进而进攻明国,一如之前数十年秀吉无数次的作出重要决策之前一样,都要向这位有着数十年观测天象经验的老人咨询天象。
  秀吉一直以来都很相信天意,他相信是天意让他走到了今天,不过,近几年,伴随着秀吉统一战争的胜利越来越多,成果越来越大,势力越来越强,秀吉的心逐渐膨胀起来,往日小心翼翼侍奉上天寻求意见的秀吉,已经很久没有召见过老者了,似乎秀吉已经抛弃了上天,不再相信天意。
  而就在前天夜里,入冬以来难得的晴朗夜空,老人观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昨天一早立刻致信给了秀吉,之前数年间仅仅对他的致信回复过一次的秀吉,今日一早就派人传达了要召见他的指令。
  老人不敢耽搁,接到消息之后,连早饭都没吃完,就裹着厚厚的大衣,朝秀吉的居所而来。
  这里虽然不是皇宫,但是对于秀吉而言,这里就是政事堂,而皇宫里的那个,反倒像是摆设了,专门处理一些秀吉丝毫不在意的小事,而但凡是秀吉稍微在意的,全部都会送到这里,交给秀吉处理,皇宫里的两位是想也别想。
  因此,这座城中城,这间屋子,堪称日之本最高权力核心所在地。
  而此时此刻,这间屋子里,只有两人,高高端坐在上首的丰臣秀吉,以及卑微的跪在最下方,表达自己忠心的老者。
  “你是说,从未出现的异星于昨夜突然现于西方,大放光芒,明国之内,可能发生剧变?”秀吉紧紧皱着眉头,声音不大,动作幅度更小,但是此时此刻的秀吉的一举一动,都能给老人带来很大的心理威慑力,老人顿首在地,颤抖着说道:“正是,太阁下,异星大放光芒,现于西方,观其星位,正位于明国西部边陲。”
  秀吉眉头紧锁,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儿,又睁开眼睛问道:“异星是何星?妖星?灾星?还是……”
  老人颤抖着动了动嘴唇,本想说的是另外一个词汇,然而不知为何,开口却道:“观其位,乃将星!其道大光!”
  “其道大光?”秀吉愣了一下,继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自吾追随先主起兵以来,二十二载,未尝不与大光者争锋相对,可如今,海内群雄尽墨,唯吾一人称霸,区区将星,又能如何?吾已向天皇发下誓言,七年之内,必请天皇移都北京,天下之大,无人可挡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秀吉疯狂的大笑着,但是此时此刻的老人,却无比的清醒,他察觉到的那颗异星,并不仅仅只是一颗将星而已,但是他不敢说,秀吉的心已经变得太大,太大,扫平群雄的业绩,使得他近乎疯狂,他不在乎任何敌人的存在,现在的丰臣秀吉,已经不再是二十年前那个跟在织田信长身后小心翼翼亦步亦趋的“秃鼠”了。
  他还知道,就在不久之前,秀吉已经修书给日之本目前所知道的所有国家,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要求他们全部跟随自己讨伐明国,臣服日本,固然雄心万丈,但是,那些国家当真会跟随日本吗?他们当真会抛弃他们的宗主国大明吗?大明太大了,真的太大了,秀吉的心也太大了,困于列岛之上的日之本负担不起那么大的野心。
  但是他绝对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天象官,而已。
  即使他的心里无比的寒冷,甚至有些大逆不道的预感。
  秀吉张狂的大笑着,面朝西方,他梦想的所在地,他的目光仿佛穿越了日之本列岛,穿越了对马海峡,穿越了朝鲜半岛,扫遍了整片大明王朝!他贪婪的看着这一切,在他的梦里,这一切,都是属于他的,他将成为整个世界的征服者!带着日之本,走向世界的巅峰!
  此时此刻,大明王朝西部边陲,刚刚击破叛军围城而略显慌乱的平虏城内,萧如薰看着胸口缠着白布的伤口,感受着丝丝无比真实的疼痛,一脸错愕的环视着自己所处之地,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道:“我是在做梦吗?”


第一章 横越五百年
  坐在床上,感受着真实的疼痛与触感,萧如薰一脸茫然。
  萧如薰诞生于西元二零五七年,西元二零八零年,萧如薰二十三岁,大学历史研究系毕业,和无数年来的大学应届毕业生一样,陷入求职困局。
  是年,美利坚探索外星系所归来飞船带回外星系不明病毒,研究人员管理不慎以致病毒大规模泄露,造成大面积人群感染,该病毒最初显露特性是高传染性及高死亡率,像极曾经肆虐欧洲大陆的黑死病,但是当人类试图使用对抗黑死病的药物对抗该病毒的时候,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该病毒产生剧烈的抗药性,甚至完成自我升级变异,将所感染致死的人类死体变为凶残暴虐之食人丧尸,仅三月,美利坚崩溃,病毒肆虐北美南美大陆,又三月,美洲大陆全线崩溃,病毒通过飞船、飞机、邮轮等方式向全球蔓延,纵使各国已有先期准备,依然无法阻挡病毒大规模爆发和蔓延。
  三年以后,全球除少数国家和地区利用优势地形隔绝丧尸暴虐、依然维持政府状态之外,百分之八十以上地区全部沦陷,近五十亿人口沦为食人丧尸,美好人间沦为炼狱,随处可见血星杀戮,人类文明旦夕间崩溃,除少数地区维持文明之外,无法得到政府救援随政府撤退的幸存者们缓过气来以后,陆续在丧尸占领区建立一个又一个幸存者基地,以古老的屯田法为核心基础,苟延残喘。
  萧如薰便是其中一个幸存者基地的首领,历经两年炼狱生涯,磨练出高强身手和坚定的意志,并且占领川蜀地区的一块地区建立幸存者基地,先后接纳八万余幸存者,外抗丧尸,内治民生,将失落的文明从刀耕火种时期一点一点的拉扯起来,聚集一大批曾经的专家和专业者,在这片土地上重新发展起了文明,甚至建立起了学校。
  五年以后,在人类幸存者不断的反击之下,曾经失落的土地被一点一点的夺回,各大幸存者基地之间被丧尸隔绝的联系再度恢复联系,这不仅带来了巨大的希望,也带来了巨大的危机,无政府状态之下,人性的维持失去了法律的约束,失去了起码的保障,幸存者首领之中,既有像萧如薰这样坚持法治维护文明坚持人性的存在,也有残暴嗜杀,以吞并他人为乐之人。
  幸存者基地开始面临除了丧尸之外,还有人类的威胁,比起无脑丧尸,具备智慧的人类更加可怕。
  萧如薰最大的敌人是占据原汉中地区的一名幸存者首领马悍,马悍垂涎萧如薰占据的川蜀幸存者基地的富庶,一心谋夺,不仅带人攻打,更不惜引来丧尸攻击,屡次为萧如薰挫败,但是在最后一战中,马悍竟然丧心病狂到要与萧如薰同归于尽,一起命丧数千丧尸的团团包围之中,萧如薰无奈之下下令引爆炸药,与马悍还有数千丧尸一同葬身火海。
  萧如薰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本该失去的意识却再次复苏,一睁眼,居然又一次见到了光明。
  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锦榻,棉被,雕花木床,古式家具,以及古色古香的整个房间,低头一看,自己赤着上半身,胸口缠绕着绷带,胸口偏左位置有血色渗透,其余部位完好无损,手脚腿,完好无损,这让萧如薰万般的惊疑不定。
  文明失落的末世里,萧如薰哪里还见过这般古朴有韵味的古式住房?现代文明以极快的速度失落,而依赖现代文明的人类一旦失去现代文明,退化的速度更加惊人,几乎必须要从刀耕火种的时代缓缓起步,才能一边抗击丧尸,一边恢复文明;努力了十数年,萧如薰好不容易在基地里建立起了文明的框架,而眼前的精致古典房屋,是萧如薰在闲暇时翻阅书籍才能看到的。
  记得自己是在秦岭的山中和马悍同归于尽了,而身上只有一点点伤口的事实让萧如薰十分的不解,那般的爆炸之下,就算是钢筋铁骨
1页 / 共95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