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木叶养猫人

小说名:木叶养猫人 作者:槿木槿木 每页:3000字
  《木叶养猫人》作者:槿木槿木   文案:
  穿越到二战末尾时期的火影世界,却被逼无奈成为二尾的人柱力?!舍人摩挲着小腹上的封印,浮想联翩,舌根处传来阴冷的触感...
  舌祸根绝之印?!
  我在...雷之国还是火之国?
  刚穿越就要接受地狱模式的考验?!
  “二尾,你说,大漂亮和小傲娇,这两个名字哪个好听?”
  “二尾,今天来给你讲一个大象与小白猫的故事...”
  ........
  ........
  简介疲软无力,槿木习以为常!
  作者自定义标签 冷酷 孤儿 宠物 穿越


第1章 来自世界最纯粹的恶意!
  乌云压城,仿佛在宣告东西的降临。
  空气中到处都迷漫着厚重的水汽,沉重得让人有些呼吸不顺。
  “呃......”一个趴在地上的少年轻轻地揉了揉脑袋,睁开浑噩的双眼,艰难地抬起头。
  随着意识意识的慢慢恢复,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三个问题: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做什么?
  记忆碎片如潮水般,汹涌地冲击着少年的脑袋。
  少年用本就看起来不是很大的头狠狠地撞击在地上,以此疼痛来缓解此刻脑中剧烈的疼痛。
  惨白的嘴唇配合上被牙齿咬破所流淌出的鲜血,有种极致的反差感。
  慢慢地,两份完全不同的记忆在他的脑中重组。
  一个是冗长复杂的二十几岁年轻人的记忆,另一个则完全符合此时身体的不超过十岁孩童的简单记忆。
  两份记忆重叠,让少年一时间无法分辨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我叫...舍人?还是...舍仁?”
  过了许久,少年斑驳的手扶着脑袋,嘶哑的声音从他的嘴巴中缓缓吐出。
  脑袋中的疼痛缓缓地消散,记忆也逐渐变得清晰,但此时身上的疼痛却变得清晰起来,一阵阵地冲击脑中的神经,让少年的额头再次涌现出大量细密的汗珠。
  忍受着身体所带来的疼痛,特别是腹部,强行睁开因为剧烈疼痛而下意识紧闭的双眸。
  第一时间锁定了自己身体上最疼的部位,肚子!
  将肚子上覆盖着的,仅有一件的粗布麻衣缓缓拉起。
  “这是...”
  看到自己娇小柔弱的肚子是那么的枯黄,嶙峋的肋骨就突兀地呈现在两旁,完全不像一个正常成长的孩子所应该拥有的肚子。
  而最让舍人惊讶的,是他肚子正中间印着一连串特殊的符号,上面有舍人认识的文字...
  “封”!
  在这个“封”字的周围,有着一个个特别小且奇怪的蝌蚪形文字,以正圆形将其围起来。
  “封印?!”舍人有些不太能够确定。
  但此时出现在他脑海中的词汇,就匮乏到只有这一个。
  猛地抬头。
  因为动作过猛,在抬头的瞬间脑袋再次一阵抽痛,感觉好像有东西正要从太阳穴处的皮肤下钻出来。
  眼睛一晕,一片昏黑。
  好不容易才缓过来。
  眼前的视线再次恢复,舍人这才开始查看周围的情况。
  一个非常破旧且简陋的房屋,里面唯一能被称为家具的,就只有那名为床,实质为一些杂草和破布组合起来的东西。
  在舍人的记忆中,如此战乱的时代,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房屋,已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除此之外,房子里空空如也。
  哦,也不能说完全就是空的。
  舍人最后在门口的地上,看到了一个倒在血泊中,也不知道是生是死的老者。
  其实对方距离自己的位置并不远,只是刚刚在抬头的时候,老者所在的位置,并不在舍人的可视范围内。
  老者的手带着血迹,指着舍人所在的方向,还未闭起来的两只眼睛也紧紧地盯着这边。
  显得有些渗人。
  但舍人视线却被老者额头的东西所吸引。
  护额!!!
  “忍者!!”这个名词下意识脱口而出,好像深深地镌刻在某个记忆碎片段之中。
  护额上面刻画着一个云朵一样的标记。
  “云忍!!”这时的词,却来自于另一段记忆,那个二十几岁青年所拥有的记忆。
  这个标志就代表着云忍!
  或者说云隐忍者!
  这里...是忍者的世界!
  舍人突然对自己所在的地方,出现了既熟悉又迷茫的混乱感觉。
  紧接着,脑中再次蹦出一块记忆碎片。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
  正在简陋木屋内唯一的床上睡觉的舍人,听到隔壁屋子里传来了小女孩的哭声,以及她父母安慰的声音。
  对于这个哭声,舍人很熟悉,这是住在隔壁的一户人家,隐约记得是一个出生才两年左右的小女孩。
  在乱世中出生,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很快这个哭声就沉寂了下去。
  正当舍人准备忍耐饥饿再次强行让自己入睡的时候,自己那破败不堪的木门被人一脚狠狠地踹成粉碎。
  随后一个浑身浴血的老者扶着门框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舍人看到这个老者,就像突然间不会呼吸了一样,涨红着脸有种窒息的感觉。
  老者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舍人,像是在审视一件东西、一个物品,又或者说是...一个容器?
  只见老者左手死死地按压着自己的右胸,但鲜血却依旧无法抑制地从他的指缝中溢出,浸染了整件衣服。
  一件看起来像是战斗服一样的服装。
  除此之外,身上还包裹着一层灰蒙蒙的的蓝色外衣,有些淡薄,看不真切。
  “噗——”
  一口鲜血吐出,老者的脸上慢慢变得红润起来。
  “不愧是拥有‘两天秤’之称的大野木,血继淘汰的能力还是太恐怖,要不是因为二尾的生命力顽强,我也回不到这里...
  但到这里已经是极限,那些暗部为了保护我撤退,也应该都回不来了!”
  听起来像是在对舍人说话解释,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又或者是失血过多后,有些神志迷糊。
  “这里还真是破败,不是两岁的小孩,就是八九岁的小孩,没有多余的选择!”
  痛苦嘶哑的声音再次从老者的嘴巴中挤出,伴随着大量的鲜血不停溢出。
  舍人能听出他话语中带着复杂的情绪,但具体是什么,年幼的他无法辨析。
  “算了,没办法,年龄大一点,承受能力终究会强一点,作为村子的最终兵器,不能和我一起消失!
  希望这个小孩能撑到暗部出现吧...”老者的话就像是他在离开这个世界时,最后的呢喃。
  舍人的身体失去控制!
  被老者一把抓在手中,粗暴地掀开他那粗布麻衣,露出因为饥饿而干瘪的肚子。
  没想到一个将死之人,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老者眼中浮现一丝不忍,不过很快就被坚毅所代替。
  在这乱世之中,仁慈是没有用的,更何况是他这样一个将死之人。
  松开捂着右胸的手,混合着从胸口溢出的鲜血,在舍人的肚子上画了一个奇怪纹路的符号。
  在老者画这个符号的时候,他身上腾起大量浅蓝色的火焰,好似要将他包裹起来。
  “噗——”
  一口鲜血再次从他的口中喷出,溅射在舍人的脸上。
  当时感觉很明显。
  鲜血...
  是热的。
  “二尾!!难道你想和老夫一起离开吗?
  虽然你能复活,但你能忍受三年的死寂吗?!不想这样,就在最后,再借我一丝力量!!!”
  随着老者喊出这句话,他身上的浅蓝色的火焰慢慢消散收拢到他的身体内。
  被按着的舍人并不能看清全部的过程。
  他只隐约老者的肚子上也有一个类似的特殊符号。
  然后老者非常痛苦的从自己肚子的特殊符号中,拉出一只奇怪的蓝色小兽。
  看起来有点像猫,又感觉像老虎,又或者是其他点什么...
  随后非常粗暴地塞进舍人肚子的中。
  “封!!”老者左手按在舍人的肚子上,右手剑指竖立,一个字从他的口中吐出。
  嘭——
  话音落下,老者直直地倒在地上。
  紧接着,舍人就感觉他的身体像是要着火一样。
  混着灼痛感好似全身都要灼烧起来。
  失去老者的控制,扭动挣扎着身体缓缓朝着前方爬行着。
  稍微挣扎片刻,就躺在地上完全失去了动静。
  ...
  画面消失。
  半个小时后,舍人苏醒过来。
  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伸手摸着肚子上纹身一般的封印蝌蚪文。
  虽然脑中依旧有些混沌,但瞪大眼睛的舍人差不多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所处的世界是火影忍者世界这个混乱程度极高的世界就算了,居然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尾兽容器?
  二尾?
  二尾尾兽,又旅?
  二尾人柱力!?
  第一次感觉这个世界对自己充满了恶意。
  随着记忆的读取,两份记忆完全融合。
  并不区分主次,但既然这里是火影忍者的世界,那么他的名字就叫舍人。
  按照记忆中对火影世界的了解,二尾又旅是云隐忍者村的战争兵器。
  在他的印象中,二尾人柱力应该是一个女人,不应该是面前的老头。
  “难道现在是最混乱的,第一次或第二次忍界大战期间?那个最黑暗也是最血腥的时代?”
  舍人感觉脑壳有点疼。
  按道理来说,成为一名人柱力,应该会在村子里拥有不错的地位。
  当然前提是能控制好那只尾兽。
  按照老者的说法,显然只是想让舍人成为一个中转站,为的就是让二尾不随着他的死去而一起消失。
  一次尝试。
  原本的舍人也因此丧命,让来自于地球的舍仁成功进入这具身体...
  不过现在的他确实成功
1页 / 共44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