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重生之北洋巨擘

小说名:重生之北洋巨擘 作者:虫虫帅 每页:3000字
《重生之北洋巨擘》作者:虫虫帅
文案:
现代愤青小职员穿越时空,附身逃跑名将叶志超之侄叶之魁身上。 看叶之魁如何扭转乾坤,打赢平壤战役。 叶之魁名言: 哥爆的是大岛义昌的菊花,打的是小日本; 杀的是日后枭雄袁宫保; 踩的是满清光绪皇帝; 虐的是慈禧老妖婆。

第一卷朝鲜风云第一章醒来原知万事空
“大人,大人,你快醒醒呀!”当叶之魁从半醒半梦之间缓过来的时候,耳边传来嘈杂的吵闹声。

叶之魁张了张嘴巴,迷糊着半眼,看着围在他四周的众人,正要张嘴问清情况。哪知旁边一魁梧汉子见王之魁醒来,当即面露喜容。大喝一声道:“大人,你终于醒了,真他娘的急死人了。”

这声大喝顿时炸得叶之魁脑袋嗡嗡直响,双眼一翻白,又晕了过去,直至傍晚时分,叶之魁才慢悠悠的复醒过来,这时的叶之魁已经完完全全的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他穿越了,他在上厕所的时候悲催的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了中日甲午战争前的朝鲜半岛。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叶之魁,字从云。是“飞将军”叶志超的侄子,飞将军是叶之魁给叶志超取的外号,以此来说明他逃跑的速度是飞一般的快。

一八九四年六月一日,朝鲜“东学道”农民起义军克全州,朝鲜国王请清政府出兵助剿。清廷派直隶提督叶志超、聂士成率军二千五百人,分别由山海关、大沽出发,经海路赴朝,驻于牙山,在日军到达牙山前,叶志超与聂士成商议,以牙山绝地不可守,分别转移至成欢和公州。聂士成率军守成欢,叶志超驻公州为后援。叶之魁作为叶氏家族唯一一位留学德国,并且是学成归国的“优秀”人员,一回国便被叶志超提拔为一营之营官

,此次亦随之出征。被叶志超留在成欢。

五百人为一营,一营分四哨,刚才围在他身边等他醒来的五人就是他下辖的四哨哨管以及他唯一的幕僚温白山。之前一声大喝将叶之魁震晕的魁梧汉子叫做吴大山,四十来岁,书读得不多,却是一员勇将,每每作战便身先士卒,亦因如此,从一小兵慢慢高升为一哨之哨官。旁边两人是俱都是三十来岁的样子,一个长得矮小黑胖,一个长得白净瘦长,长得矮小黑胖的那人叫做吴修杰,练兵很是有一手,也是一员淮军老将;长得白净瘦长的那人叫做宋平蓝,一双细长的凤眼不时闪过精光,毕业于天津武备学堂,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人物,最后一位是叶志超的一员心腹,叫做包不同,五十来岁的样子,脸上看不出半分表情,要不是不时听到他咳嗽一声,叶之魁还以为他是一具活僵尸。

短短的时间内,叶之魁的心思便转了几圈。现在是七月二十五日,也就是今天清晨,发生丰岛海战,高升号运兵船被击沉,操江号投降。广乙、济远号败退。清军数百人遇难。对于海战,他无能为力,顶多是将后世日军的一些海军作战计划透露给北洋水师,可是人轻言微,能不能被重视还未可知,这事只有见了叶志超之后再说。丰岛海战已过,黄海海战还得到九月份才开战,现在急也没用。

还有四天,日军将进攻这里,然后清军便是一败再败,一退再退,一泻千里,直至马关条约的签订,再也没有雄起过。作为后世来的一名非主流愤青,叶之魁研究过这甲午战争,在朝鲜战场上,淮军的各精锐部队都集中在这里,经历过太平天国、捻军起义的淮军有很强的军事作战经验,而日军已经二十多年没经历过战争,除了“日”本人之外,还真没什么经验,当时两军的武器装备亦是不差多少,完全有能力在陆战上将这场战争打赢。要说日本人有什么优势的话,那就是其国内上下一心,而且占尽先机,养精蓄锐很久了。总之一句话,那就是这丫的完全是有预谋的,连作战计划都早就谋划好了。

而清朝此时刚经历一场中法战争,暂时是伤不起,对于日本人也是不怎么看在眼里,丫的当小弟当这么久了,还想反了天了它。

一个有意为之,上下一心;一个狂妄自大,仓促应战,结果就是清朝悲剧了。

看着眼前这几位神色不一的手下,叶之魁表示压力很大。毫无疑问,这几位爷都不是简单的料,幸好之前的叶之魁仗着自己留过学的资历以及叶志超的帮助,还能镇压得住。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前世的叶之魁只是一个小公司的职员,作为一名在地震中失去家庭的孤儿,历史系毕业的他刚毕业那会还雄心壮志,激荡不已,没多久便撞得头破血流,被生活强奸了,除了偶尔逛逛军事论坛,发几句豪言壮语。看看意淫小说,幻想一下自己是书里面的巨强主角之外便准备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了。所以,他穿越到这一八九四年的朝鲜倒也没有什么想不开的,反倒觉得这是老天给他的一个机会。

众人见叶之魁这回又醒了过来,也不敢再大声嚷嚷,生怕把这位爷再给震晕过去,都是小心翼翼、轻手细脚的。

吴大山尴尬的摸了摸脑袋,苦着老脸,小声说道:“大人,这个,叶统领要咱明日赶回公州。前面来报倭人有四千多人从汉城赶过来了,四千多人啊,大人,咱一共才二千多,这仗还怎么打呀。”

叶志超怕叶之魁年少冲动,同时亦担心自己兵力过于薄弱,便在日军来之前想将叶之魁召回。

叶之魁的这营人马现和聂士成一起驻守在成欢,对于聂士成这位忠肝义胆、智勇双全的大清名将,叶之魁早就钦慕已久。

叶之魁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看左右,冷哼一声道:“怎么?你吴大山只学会以多欺少。”

吴大山霍的一下便涨红了脸,粗着脖子道:“大人,卑职不是此意,我老吴别的不敢说,这条命还是敢拼的。”

叶之魁从床上站了起来,穿上鞋子,戴好他的营官帽带,整了整衣领,环视了一下众人,说道:“诸位,我希望大伙不要忘了我们是来朝鲜干嘛的!未战先怯者,不配留在我勇字营。无论是战是转移,都不可泄了底气。这事我和聂大人商量之后再作决定。尔等先留此等我消息吧。”

言罢便走了出去,温白山自是跟在叶之魁身后,其余诸人留在一时无语,默不作声。说实话,这几人一开始并没有十分尊重这个上官,一是之前的叶之魁虽说是留德归来,但是为人比较软弱,对叶志超唯唯诺诺,没有什么主见。二是之前的叶之魁太过年少,二十一二岁,便身居高位,自认高人一等,和手下没什么交流。这样一来,虽然不至于上下不和,但也谈不上上下一心了。

叶之魁走出房门之后,觉得后面不怎么舒服,有点别扭,忽然想到一件事,脸不由得从酱红变为青色。他想到,之前的叶之魁也是在上厕所的时候晕了过去然后被他穿了的。泥玛,悲催了,没有擦屁股!难怪他老感到一股异味。当叶之魁走进聂士成房门的时候,聂士成正在用晚膳,聂士成长得不高,有些微胖。五十多岁,头发已经花白。

叶之魁摆了一下衣摆,对聂士成行了个礼,笑着说道:“世伯正在用餐,看来从云来得不是时候啊。”

看着这位已经快花甲之年还在为国奋战的老人,叶之魁有点激动。

聂士成见是叶之魁,便放下碗筷,拉着他的手,很亲昵的说道:“贤侄说笑了,贤侄来得可正是时候,老夫刚端起碗来,你这小家伙就跑了过来。莫不是掐着时间来的?”

说着便让下人再添上碗筷。聂士成和叶志超同为安徽合肥人,都在刘铭传手下混过,彼此自是熟悉。

叶之魁也不客气,一屁股便坐了下来,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拿起筷子便吃。速度很是惊人!看得聂士成目瞪口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饿鬼投胎。

叶之魁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看见聂士成慢条斯理的吃着,不由暗暗佩服,不愧是老将啊,这敌人都快打过来了,还不紧不慢的,看来是胸有成竹了。

“世伯,刚接到伯父口信,言倭军不日将来攻,只是还不知道倭人是先攻这成欢呢!还是先攻公州。伯父让我率军先回公州,不知世伯意下如何?”叶之魁试探着问道。虽然后世证明日本人进攻了聂士成部,但现在多了个叶之魁这个变数,倒是不大好说了。再说他也不好说自家伯父的不是。

聂士成轻轻叹了一口气,瞧了叶之魁一眼,说道;“倭人来势汹汹,倒还真不好判断,不过我与你伯父遥相呼应,互为援助,倒是不怕,只是我部人少,能否守住还是未知之事。也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来!吃饭!吃饭!”

叶之魁来之前心里早有腹稿,这时便建言道:“世伯,你看这样可好,小侄率本部人马假装离去,故布疑阵,让倭人以为我回守公州。而我部实际则潜伏于山林之中,待倭人攻世伯之时,可为之后援,倭人若攻我伯父,亦可为之援。”

叶之魁这丫的纯粹是占着知道日本人发动攻击的大概时间,想来个两面夹击、十面埋伏。历史上聂士成与日军战于成欢,叶志超并没有派人援助,最后还能安全撤离,这世叶之魁要和聂士成来个两面夹击,让日本人吃个大亏。

聂士成并没有考虑多久便答应了下来,之后又与叶之魁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不多时,叶之魁便回转军营,召集手下,将与聂士成商量的结果告知众人,众将没有太多意见。

竖日,叶之魁便大张旗鼓的领着他的五百人从成欢前往公州,但在中途,叶之魁耍了个花枪,五百人出发,然后到达公州的时候只有两百来人,中途有三百人悄悄潜伏在离成欢不远的山林之中。剩下到达公州的两百人因为是夜晚进的城,因
1页 / 共3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