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大争酣歌

小说名:大争酣歌 作者:久未饮酒 每页:3000字
《大争酣歌》作者:久未饮酒
内容简介:
众神陨落,人类终于成为这方天地之主。和众神遗族战争的刀尚在滴血,热血尚未冷却,新的挑战再度降临。天外同族降临世界,带着他们的目标,偷偷融入了这方世界。他们要干什么?又将为这方世界带来什么变化?奎森不知道,他只是个被迫接受外来力量的小贵族。徐通也不知道,他只是堡垒的最底层,努力奋斗只为活的轻松点。大势之轮转动之......
序章
大争天下无苟安,酣歌一曲以诗和。
秋风萧杀,枯草肃穆。
枯叶原,西坪谷。
两支军队在山谷中不算宽敞的平地上遥遥对峙。
说是军队有点抬举了,一边不过百多人。服装参差不齐,农夫,铁匠,甚至还有一些身材比较壮实的悍妇。唯一整齐点的,就是他们手中拿的最便宜的长矛。
要不是队伍后方几个特殊的身影,完全就是两个村的械斗。
东面的队伍后方,有两个全身披挂,乌黑色的重装战甲。胯下骑着一头狰狞的地行龙,粗长的骑枪挂在地行龙的一侧。
能驾驭地行龙的骑士,哪怕是最低阶战兽,这两名骑士最起码也拥有中级以上的称号。
两名骑士一左一右护卫着一名身穿华贵丝质长袍的中年人。
中年人雍容华贵,完全不像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手中一只磨得发亮的木杖,杖头镶着一颗硕大的晶石。
中年人在两名骑士的护卫下,用手中木杖在地上写写画画,片刻便勾勒出一幅复杂的阵图。
默念了几句,身体里一股力量涌入木杖,随着晶石逐渐亮起。中年人猛然把木杖插入阵图中,一道光亮冲天而起。
与此同时。
对面队伍后方,也有一个类似打扮的年轻人,在两名巨怪的护卫下,同样勾勒阵图,光亮冲天。
光华散去,阵图的位置出现了一具近三米高的钢铁巨人。
中年人看了一眼钢铁巨人手中巨斧斧刃上闪烁的一线暗红,脸上露出惊喜的微笑。
“铁山,上,干掉对面所有人。”
一道诡异的暗红在钢铁巨人琉璃般的双眼中一闪,钢铁巨人猛然冲了出去。巨大的力量,每迈一步,就震的大地微颤。
同时,对面。年轻人也召唤出了一具造型差不多的钢铁巨人,一手持刀,一手握盾。
“上,顶住它。”
随着一声命令,两个钢铁巨人在两只军队中间的空地上撞在了一起。
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叮当打铁声,两个钢铁巨人战在了一起。
有点诡异的是,两个看似没有神志的钢铁巨人,竟然打的颇有章法,有来有往。
不好!年轻人突然注意到对面巨斧铁人斧刃上的那一丝暗红。
“狗屎运,他竟然成功了。不能等了,全军出击!”
民兵军队在两只巨怪的驱使下,绕过两个铁人战斗的场地,冲向了对方。
对方的铁人竟然在这关键时刻,升级了武器。10%的成功率都撞上了,年轻人也是无奈,只能提前发动了攻击。否则一旦自己的铁人落败,无人制衡的铁人面对这帮民兵就是屠杀。好在自己的铁人善用盾,精防御,拖住对方应该问题不大。
战斗只发生在民兵之间,无论是那两名装备精良的骑士,还是两米多高的巨怪,都没有加入战团,只是在后面驱赶着民兵,一面压阵,一面护卫着自己的主人。
战场很激烈,战场也很无聊。
只是双方人都不知道,一道隐秘的波动来往于两个铁人之间。
“亮哥,您悠着点。就算这盾牌不值钱,维修费也不便宜。您这刚铭刻了符纹的巨斧,太狠了。您可别让我跑一趟,跑腿费还不够维修的。”
“少说屁话,好好打。漏了馅,小心执法院的请你喝茶。你专心格挡,别用刀了。盾还算便宜,刀毁了看你不哭。说回来,你小子收的好处也不少,好歹升级一下机甲,别全用在自己身上。平衡发展才是王道,小心遇到不懂事的直接给你打爆,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
“哎,亮哥,你说的我都懂。这不是想换套功法,手头紧。下回一定强化。再说了,这一片的唤甲师不就这几个,召来的都是熟人,大家意思意思就好了。”
“你...哎,算了。祈祷别遇到那几个不讲理的吧。退一步讲,也得有点契约精神,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混个长久饭票不易,你自己掂量着吧。差不多了,我数三二一,你回归。”
巨斧铁人突然蓄力,一个猛劈。斧刃上的暗红受到某种力量的激发,燃起大火。一道火轮劈在持盾铁人的盾牌上。持盾铁人仿佛到了极限,化作一道亮光冲天而起。
青年人见状,扫了一眼僵持的战场,狠狠的一跺脚,牙缝中挤出了个撤字。
民兵们仿佛习惯了,命令一下,就顺从的后撤。对方也不追击,双方还有余力收拾起几具各自战死的遗体,扶上伤员,缓缓撤退。
衣着华贵的中年人和青年,在骑士和巨怪的护卫下,来到中间。
共同在一张地图上画了一条线,盖上自己的私章。中年人领地的范围就这样向青年人的领地推进了300米。

第一章 少年愁滋味 一阵清脆的钟声响起,一个肃穆的院子瞬间热闹起来,人声鼎沸。
奎氏私塾,是奎氏家族未成年弟子学习的地方。随着下课钟声的响起,一帮大大小小的小屁孩冲出了教室。
有三五成群打闹的,有急急忙忙往外赶的,一时间叽叽喳喳的欢笑声充满了院落。
奎森一脸阴郁的抱着一摞书,看着这帮热闹的小家伙,低叹一声。少年不知愁滋味。转头走向自己的住所。
奎森今年十六,按照规矩已经成年了,过了夏天,开学后就要去外面的公立学院上学了。
和他同年的那些子弟,早大半年就不来私塾了。要么在父母的指导下,学习一些独门的东西。要么积极参与家族的一些工作,积累经验。更有些狂人,在保镖的保护下,出城锻炼实战经验了。
家族的私塾,虽说不至于藏私。但毕竟要考虑大多数的接受情况,教的东西都是些通用的,基础的。
至于一些进阶的,独门的,那就需要为家族做出贡献,用贡献值来换取了。这是老祖宗制定的规则,美其名曰加强家族凝聚力。
奎是姓,在这方世界拥有姓是件极为荣耀的事情。
能姓奎,说明其五代血亲中有人召唤奎木狼神力,达到了七级,成为了这个世界高端战力的一员,成为了贵族。
而这个人正是奎森的爷爷,青叶城三大高手之一,高达八级的奎兴。
可惜爷爷是亲爷爷,就是太能生了。一人成族,三十七个奶奶,上百的叔伯,已然近千的兄弟姐妹。最可怕的,上到爷爷,下到兄弟姐妹还在生。
当然这事奎森不烦,人多了,家族的生意也就多。这么多人,虽有不正干的,但总能有几个有才能的。家族没有嫡系庶出那种破事,严格按照能者上,庸者下。上面有爷爷这个大高手罩着,家族生意自然无往不利,也养的了一些废物。
真正让奎森烦躁的是修炼的事情,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有力量,空挂着尊贵的奎姓,只不过是被家族养着的混吃等死的废物。之所以养着,就是不愿那些废物出去丢了奎家的脸。但是可想而知,尊严什么的就不要奢求了。
这个世界是有神的,上古时期神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一场大战,把四大主神,二十八从神都卷入了神战。
神死了,附庸神的绝大部分强力种族也战死了。
一场神战后,原本最不起眼,甚至被一些种族视作口粮的人类,凭着强大的生育能力,逐渐占领了这方世界。
当然单纯的数量并不决定什么,强力种族虽然战死了绝大部分,但还有部分残留。甚至一些混血的原本并不强的种族,实力也要超出人类。
人类需要力量,自保的力量,战斗的力量,开疆拓土的力量。
一些先贤慢慢的发现,神是不朽的,神虽然死了,但是神力是不朽的,散布在天地间。经过数代人的努力,召唤吸引这些神力,融于自身,强化自身。一条修炼之路慢慢被完善,被发展。
在这些名为唤神师的人类新贵族的带领下,人类逐渐站稳了脚跟,开始了对这方天地全新的统治。
奎家就是唤神师家族的一员,召唤的是西方奎木狼从神的神力。
按理说,奎兴在进阶七级后,凝聚一丝神血,其后代的资质是要超过他的,最少都有修炼到八级的资格。惠及后人是唤神师的一大特色,也是人类越来越强的基石。所以这些过了七级以后的高级唤神师,开枝散叶不但是个人的需要,更是对种族的责任。
奎森从小测试,体内就有一丝极其细微的神血,这是爷爷的馈赠,也是强者之基。所以奎森从小就按照家族规划好的路线,一面学习各种知识,一面锻炼身体,为了未来更好地融合神力。
直到十六岁生日,第一次举行唤神仪式。晴天霹雳,直接打蒙了心志还不成熟的少年。
完美的唤神阵,完美的仪式,一帮长辈护持,不可能出意外。但是就是没有神力被召唤。
这种情况很特殊,但并不是特例。
族长奎兴叹了口气,就率众离开了。
西方奎木狼是从属于主神白虎的七大从神之一。所以奎家的人有极低的几率召唤主神白虎之力。东,南,北那些主神的从神唤神师们,后代中也有极低的几率,能够召唤主神之力。
这些人被统称为神使,是各大家族的希望,是人类顶尖高手的来源。
但是,有个特例。
西方白虎下属的这些从神唤神师,后裔中最怕出现这种人。
原因只有一个,主神白虎没有死,作为神战唯一的幸存者,重伤沉睡,
1页 / 共26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