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我的女友是个鬼(叶育)

小说名:我的女友是个鬼(叶育) 作者:叶育龙 每页:3000字
《我的女友是个鬼》全集

作者:叶青龙

我在路边捡到一神秘女子,并跟她同居,但意外而来的艳遇却让我发现:这个女孩有点不像人……
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
第1章 神秘女子

这个离奇的故事,就让我从那个离奇的晚上,用这样离奇的开头讲起吧……不管你相不相信——

雨丝连绵的秋末,那个上海的深夜比任何时候都要冷——其实这样反常的天气并不多见的。因还未正式入冬,物业并没有供应暖气,我发着抖坐在电脑前更新那部未完成的小说,可怎么也陈下心来,从始至终我没有码出一个字。

我的心情糟糕透了。

窗外月盘好大,白花花的月光从窗帘的罅隙洒进来,是一瓢水一样的光芒。

“呵,夜色还真是美。”

算了,我决定不勉强自己,月色早已勾去我的全部身心——良辰美景、心血来潮之时,假使出门兜兜风去一定另有番欣悦。

外面的街道会更冷,我披上一件厚厚呃风衣,关了电脑,带上门出来。

我推着单车,手脚还轻盈的出了小区。驶出大门,街上好劲的秋风直扑在脸,微夹寒意。我冷不防打了个哆嗦,停下车,探出一脚踩地,空出双手把衣服拉链拉尽。

空荡荡的,今晚街上人真少。

临十字路口不远,突然,天空飘过来满天像冥钱一样的纸片!我猛地记起来——今天是农历的九月初九了。又不是清明,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冥钱呢,这里离殡仪馆还有些距离,风是从哪个地方刮来的这些鬼东西?

“怎么会在市区发生这么怪卡的事,清洁工人是吃软饭的吗!”

我冷冷的嗔怪一句,脚下一用力加快速度想绕过那些幽魂一样的东西,不早不晚,十字路的红灯掌起。

我将车停下,心里暗暗的懊悔为什么今晚要出门来。头上那亮起的血红色灯光,让我心生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你说,这红灯像不像一把鬼火啊?我疑神疑鬼的回头看,凄凄冷冷的道路让我想起了常建的诗:松际露微月,青光犹为君。

风声过时,好安静。

突然心里那么一慌,我死死地朝着前方路边的一个角落看过去,黑暗之中我分明看见了一团黑色的东西,就在公路中间的人工花园边!

什么东西?

第2章 神秘女子

它安安静静的靠在那里,我可以肯定——它方才有动过!身后仿佛有一只手在轻轻地推着我冰凉的脊背,我丢了急于要过马路的心情,推着单车直接越出了停车线外。

路灯的光线实在太暗,无形的增加了心里的惧怕……我艺不高人胆大,徐徐向它靠去。直到离它约有一英尺的距离,才大约看清了,护栏旁的那团黑影竟是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女孩!

她一动不动,双手抱腿,蹲坐在地,我猜测她是女孩的依据是从那绺长及肩头的长发。愣着很久我才又小心的问:“请问,是不是需要帮忙?”

她没有回答,我把话重复了一遍:“请问需要帮忙吗?”

公路少了平时那份喧嚣,俩人都不说话的情况下,风声呼呼,氛围阴森极了。我心里不自在,大晚上的遇上这么个人,何苦多管人家的闲事?

把车调了头,我正成全她走自己的路让我沉默去吧,突然她开口了,“不用了。”

声音竟然比这个夜还要冷,渗得我打心底发凉。

可以确定了——是个女孩。听音色,年龄似乎不大。

我头脑里萦绕着诸如古时那种线装书里才有的怪谈——一个叫宁采臣的书生在送家书的路上,遇到一个叫聂小倩的女鬼……那个女孩刚说完突然发出呜呜的哭泣声把我拉回现实!

我心脏颤抖,其实还真有点害怕这样的哭声——她需要帮忙,只需要我的帮忙。

“小妹妹别哭,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我蹲下身,原谅我如此轻浮,竟伸手过去搭她的肩膀,尽管只是想鼓励她相信我的“没有恶意”

她的身子凉凉的,在瑟瑟发抖。

路灯下,我看清了她的脸,顿时傻眼:挂面长发下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她双目枯瘦,穿着一件宽松的毛衣,年龄估计跟我差不了多少,约莫20上下,从穿着看像是一个大学生,令人暗叹的是她面容秀美。

擤了擤鼻子,因她美貌,我的声音有点颤动,“你——你遇上什么事了?”

第3章 神秘女子

女孩环抱双腿坐在地上,仿佛尘世中只有那两条腿是唯一的依靠。只有那双如水一样的眼睛始终不离我身,就这么怔怔的剜着我,寸步不离!对不起,我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我的感觉,她的眼神带着一股似曾相识的苍凉,我蹲在地上自己吓自己一个双脚发麻。

就在不知道怎么办时,她的眼球往上一顶,眼皮一盖,身子慢慢的失去平衡,“磞!”

——就在我的面前她倒在柏油路上!

我饶是吓了一大跳,向后跃开好几步,样子有点怂。定了定神又上前,试图推醒她:“喂!喂!你醒醒,可不能在这儿睡觉啊!”

当时我的动作幼稚:我竟以为她是睡着了!

天实在太冷,我身体的血液澎湃得厉害,可头脑却清醒着:这一切来得太过于诡异了,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殃及我身!

我反身跨上车,脚一用力,单车载着我驶进无边的黑暗中。

我用一种失魂落魄的心情甩开身后那个渐渐被雾气湮没的十字路口。前方的公路被雾气覆盖,什么看不见,冰凉的风不断地扑打着我的脸,耳边风声嗡嗡嗡的响,像是在提醒我一个未知的凶兆。我以为能够逃离,但是越走,脚踏板就越显沉重。

“这样丢开这个女孩好吗?要是等会儿遇上流氓咋办,不然就是冻死也可能,再不然……”

我知道,这些只不过是为了“要回去看看她”这个想法找的诸多借口。

突然脚下一滑,车子发出“咯吱”一声巨响,在看到死亡的错觉时我险些摔倒在地——车子的链子滑了出来!站在黑暗之中的公路上,我彻底懵了:为什么脑海里全部都是那个祸水的影子?

三分钟后,按着原来的路我推车,气喘吁吁地跑回来……

第4章 神秘女子(04)

是夜,无暇细想,归家似箭。

我将她背回了小区,保安远远的看见我从外面走进来。露出奇怪的表情,就算远去,也一直看着我。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我正把一个毒瘤往家里带。它是痴人说的一个梦,她是一个谜,我只是那个猜谜的人,猜谜的人需要身家性命作为赌注。

从C区的楼道进去,家在六楼。楼道口都是声控灯,没有声音时,一片黑暗。

我停在楼层之间休憩,背上隐隐约约飘来陌生的体香,让我知道现在有一个女孩与我如此贴近。她温热的脸贴在我的肩膀上,发出类似一种紧张的呼吸,那么的不均匀,清澈见底,清晰如昨,恍若在目。我仿佛只要稍微一偏头,就跟她如此亲密。如此假的柔情蜜意,我却错觉这个楼道就是一个小世界,这个小小的世界里只蜗居着我和她,尽管我们彼此在之前与现在并不相识。

小心的把她放躺在床上,我来不及转身,便坐倒在地,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没有任何成功的喜悦。

贴身的衣物凉嗦嗦的,白色衬衫的湿了黏在皮肤上非常让我不舒服,我熟练地将它退下来,回头去看她,刚才在公路上的光线不足,未能看清,但没错,她年纪尚轻,面容十分秀美,没有化任何的妆却远比任何化妆的女人要俏丽:睫毛微长,樱桃小口。书上说有这样五官的女孩眼睛最是好看,不知是不是真的?

她的脸颊跟衣服尽是泥土灰尘,脏脏的。不知道这个女孩经历过了什么事情,不过一定流落街头有些日子了。

她会是谁呢?有点怕是社会上所谓的诈骗团伙,一醒过来便赖定我非礼她,骗我钱财掳我清白的人。我微微担心,懊悔起自己的冲动——没彻底弄清楚就把一陌生女孩往家里带。

我跑进洗手间湿了一条毛巾,想先帮她把脸擦干净。一碰到她的脸,我的手就像触电般的缩回来——她的脸怎么会比我的湿毛巾还要冰冷。

——她还活着吗?

第5章 神秘女子

如果死了,这个女人死在我的家里,那可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低头,注意到了她胸脯,时起时伏,我的心亦是颤抖不已——有心跳,说明还活着。我小心帮她洗净了脸,正伸手捧她后脑勺,想把她头放正时,却意外感觉手黏黏湿湿的。——是血!

像是眼睁睁看见自己死掉一样,我差点叫出来。

我没有晕血症,可此刻我竟然被手上那一滩血吓得差点要屁滚尿流,差点从床上滚下来。好容易淡定下来,我渐渐恢复理智。——血来源于她的后脑勺,整个枕头全部被血液湿透了。

我低头去看,一滴滴的血渍,沿着客厅滴到卧室。看来流很长时间了,我粗心,没有去注意。是什么时候受的伤,刚才怎么分明没有的……脑海里衍生出无数的问题,没有任何的头绪,除非她清醒过来,不然没有否则。

此时,必须先帮她把血止了再说。我没有选择打120急救,而是打电话给我的好朋友大谷。

他是个心理专家,但除此还对医学颇有研究,在电话中我尽量详细的跟他说明情况。本意是想请他过来,但是他说来不及,急救方法在电话里现场教我就可以解决。我到书房把药箱取过来迅速的打开,因为急手脚变得很不利索,只能一股脑儿把全部的医药倒在桌上,然后找出大谷所说的止血、消毒的药、绷带……

血很快被止住了,大谷的方法很有用。

其中,女孩一直昏迷未醒,因麻醉的关系她如婴儿般睡去。我找过绷带,小心的把她的伤口包扎好,全部的工作终于告于段落。
1页 / 共10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