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78年我的捉妖经历(老九)

小说名:78年我的捉妖经历(老九) 作者:延北老九 每页:3000字
我转换思路,把目光又重新放在个人生活上时,发现乡间的生活真的不错,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上很多。

尤其是我这个大龄青年也没有家庭的负担,拿着每月准时发放的死工资买了一个收音机后,一天天的小资生活就甭提了。

但没过多久,我这安稳日子就被打破了。

第二章 宁古村的来信

那一晚我照例八点整准时睡觉,也说心态这东西真不好琢磨,以前在刑警队,只要手头有案子,不管人多困多累,夜里经常会因为琢磨事而失眠,可现在的我无事一身轻,别看一点睡意都没有可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整个人就进入了梦乡。

半夜时我被一阵极其轻微的乒乓声惊醒过,但迷糊间我也见怪不怪了,乡间嘛,流浪的野猫野狗多的是,谁知道这次又是哪个笨猫傻狗到我家串门来了,我翻个身接着睡。

这样到了早上五点,天边出现一丝抹白后,整个村里的平静被下地干活的庄稼汉破坏了,我悠悠转醒,不过当我走出房门的时,看着对面屋门户大开,我不由得揉揉眼睛。

巴图走了,而且要是我没分析错的话,这小子是半夜走的。

他去干什么我不清楚,但能让这种七天不出屋的爷们半夜离家想必这事肯定不简单,本来我都打定主意不管巴图的事,毕竟他人怪我看不透,按我的做人原则,还是与这种人少打交道为好,但我又一合计,反正现在放在眼前的是空屋子一个,尤其看起来这屋里不像是有毒虫机关的地方,偷偷进去瞧瞧也无所谓。

我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只是我刚一进屋就被满屋子的旱烟味熏的够呛,真不知道巴图这几天抽了多少烟,放了多少“毒”,也就是赶上我这身体素质好的,要是换成老头老太太弄不好当场就得熏休克过去。

我捂着鼻子细瞧这屋里的摆设,大部分是一堆瓶瓶罐罐,而且有些罐子里还放着虫子的尸体,在不知名的液体中漂浮着,这让我想起了药酒,但泡药酒一般都是拿黑蚂蚁、蛇、人参这类的,哪有巴图这种泡法?

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甚至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把目光瞥向了别处,最终我被柜子上的一个本子所吸引住了。

这本子是个有年头的货儿,整个外皮都略有发黄,我随手翻开看了一下,这是一本笔记。

我犹豫起来,心说笔记这东西多少有些**的成分在里面,我不经主人的同意就大刺刺的看起来多少有些说不过去,但反过来想,做人也不能这么死板嘛,不然雷锋的事迹怎么能被大家知道呢,**都说过向雷锋同志学习,我看看老巴的笔记也就是为了学习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我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充分的理由,很名正言顺的翻开了这本笔记,不过当我看了几段内容以后,我的脸色就不自然起来。

这笔记的内容出乎我意料太多了,甚至也是我活到现在见过的最另类的笔记,笔记中记载的都是各种动植物与虫类,或者按照巴图笔记中的叫法,这些东西就叫做“妖”,专吸人血的婴脸蝙蝠,能在水中生长并缠人落水的古藤,钻入脚板寄生人体的双头虫等等,本来我还以为巴图是个乱想狂,但看着他在笔记中详细的描述,甚至有的页中还特意夹着黑白照片,我最终是信了。

我是没读过几年书,但见识可不比一般人少哪去,只是巴图记载的这些妖,任何一个都是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等大体看完这本笔记后,我心里开始胡乱猜测起来巴图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知道有跳大神、降头术这类的东西,但明显巴图跟他们不沾边,甚至这本笔记的内容让我丁点都找不到迷信的成分。

在我瞎琢磨的时候,我的目光又落在了笔记本的下方,那里还压着一封信。

我把这封信抽出来打量着,看名头这信是一个叫宁世荣的人写给巴图的,而来信地址是远在延北的宁古村。

78年那会,无论交通和通讯都不发达,乌州城和延北之间的距离可有点十万八千里的意思,宁世荣和巴图之间到底什么关系这可真有点让人耐人寻味。

而就当我在考虑看不看这封信的时候,巴图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卢建军,这封信的消息过时了,你要看就看我手里这封吧。”

我打了一个激灵几乎是跳着转过身的,倒不是因为被巴图撞破我偷瞧他的“**”而觉得有什么尴尬,而是凭我的敏感性竟然没察觉到巴图是什么时候来到屋外的。

巴图嘿嘿的笑起来,似乎他能看出我现在心中所想,但他也没多说什么,反倒大刺刺的伸手把信递了过来。

我犹豫一阵接过信读起来,也该说这个叫宁世荣写字真不咋地,就跟蜘蛛爬似的,甚至有些字他不会写就直接拿圈代替,我皱着眉读了老半天,甚至来回看了好几遍才总算把这信的内容看明白了。

“瘟神?”这两个字几乎是被我拖着长调喊出来的。

也不怪我失态,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信这种老封建迷信,尤其宁世荣这信写的真是不靠谱,村里死人竟然归结在瘟神身上。

不过别看我是这态度,但巴图却一脸认真的点头强调起来,“宁村长没说错,他们村确实进瘟神了。”

我不由得张大嘴巴,一脸不解的与巴图对视起来。

巴图没理会我的目光,反而走到柜子旁把笔记底下的那封信抽了出来,并特意举在我的面前,“宁村长写这封信的时候,宁古村才死了三个人,而现在是五个,这种死人的速度绝对不会是偶然这么简单。”

“那你就信了瘟神这种说法?”我忍不住反问一嘴。

巴图哼了一声,既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宁古村我早些年去过一次,那里的环境很特殊,四面环山,说它与外界隔也绝不为过,真要出现了百年不遇的奇虫异兽那也是见怪不怪的事儿。”

我心里细细品着巴图这话,又把笔记内容联系在一起,“巴图,你是说宁村长嘴中的瘟神其实是一种动物所为?”

“绝对是这样。”巴图定了调调,不过随后他又皱着眉说道,“至于到底是什么东西出来祸害人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谜团很快就会解开。”

我明白巴图的意思,尤其是这小子现在手里正拎着一个兜子,里面装着的不是苞米面馍馍就是厚面皮大饼子,看样这是他为远行而准备的干粮。

“怎么样?卢建军,你去么?”巴图突然又问了这么一句出来。

如果是一般人站在我的立场上,也许根本就不会答应巴图的要求,毕竟这次宁古村之行看似无碍,实则危险冲冲,尤其是将要面对的还是那充满神秘色彩的瘟神,不过我之所以要来乡间生活就是解闷来了,危险对我来说好比就是过日子中的一瓶调味剂。

“去。”我不仅痛快的答应了巴图,而且还生怕他反悔似的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兜子,并迅速回到屋中把我私藏的几盒饼干也都塞了进去。

三天三夜的火车、一整天的拖拉机,还靠着一双大脚板翻了两座山头,我和巴图这才终于赶到了目的地——延北宁古村。

饶是我在启程时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这一路下来也让我有些吃不消,看着巴图一脸兴奋的神色我真怀疑这爷们是吃什么长大的。

不过话说回来,当我看着眼前这村子时,心里还是不由的被震撼住了。

现在是1978年,不是1789年,但这村子的外貌却让我丁点也看不到改革的样子。

还是土墙茅草屋不说,就连窗户还是拿纸糊的,没有玻璃没有现代化的机械,人们穿着的衣服也都是破破烂烂打满补丁,要不是我清楚记着来时走过的艰辛路,我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偶然间回到了古代。

“这就是宁古村?”虽然我知道答案但还忍不住问着巴图。

巴图点个头,随后把尾指放在嘴中吹起了响哨。

他这哨声吹得很特别,三长两短的反复了几遍,本来我还看不懂巴图的意思,但在他哨声结束后,村里就有一个老者带着三个壮汉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

我额头不禁冒出了汗珠,心说这里村怪人怪规矩更怪,合着巴图刚才的哨声是一种联系暗号。

这老者的年纪可不小,依我看八十岁都打不住,但他的步伐却很矫健,跟壮汉一起一路小跑到我俩面前时竟然面不红气不喘,尤其他的嗓音绝对跟洪钟有的一拼。

“老巴,你终于来了。”老者哈哈笑着说道。

我先是听得一愣,心说这老者怎么跟巴图叫爹呢?不过随后反应过来,这老者的口音不地道,把巴和爸弄的有些混淆。

当然我这一愣神也只是一瞬间,并没有产生意外的尴尬,巴图客气的说了一声宁村长好后就把我介绍给了宁世荣。

随后我和巴图受到了贵客之礼,但这贵客也只是相对而言,在这穷村子里贵又能贵哪去呢?大米饭、炒肉丝就不错了。

等茶足饭饱之后,我们话入正题。

“宁村长,你来信中说到的瘟神可有人见过么?”巴图问道。

宁世荣摇摇头随后苦叹起来,“以前俺们村有个老萨满法师,他就预测在自己死后村里会有灾星降临,这不被他说中了么?”

我和巴图听到这对视了一下,我不知道巴图心里怎么想的,但我心里算是明白了,感情这老头嘴中的瘟神是这么来的,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这次瘟神的出现竟然还牵扯到了一个萨满法师的预言。

我可是个无神论者,萨满法师的话我丁点也不信,但瘟神的出现与萨满预言联系在一起后,我突然觉得这事或许远不止巴图来前假设那么简单,甚至有人为凶杀的成分在里面也说不定呢。

第三章 剖尸
宁村长这就开始说起瘟神的事来,只是他说的这些对我和巴图来说丁点用也没有,都是迷信与传说,我和巴图听着听着都不由得打起了哈欠。

我最先忍不住打
2页 / 共29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