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吾当道

小说名:吾当道 作者:耗这口 每页:3000字
《吾当道》全集
作者:耗这口 小时候我总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二奶奶偷偷在我身上养了只小鬼说是帮我护身……没想到后来居然被我爷爷发现了,一气之下盲目地烧掉了那个纸人。
正所谓:
请神容易,送鬼难,
漫漫长途,吾当道!
第一章山村鬼事

我小时候一直呆在农村爷爷奶奶家,那村子叫蛇头村,听村里老人说,前些年有人用雷管挖井的时候炸碎了一块大石头,有人看见从石头里面飞出来了一条晶莹剔透的龙,事后村民到石头下面去找,竟发现了一个重逾十斤的黑蛇头——这村子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以上这些事情都是传说,真实性很难考究,跟农村的诸多忌讳一样,虽代代相传,却无事实依据,我对这些传说忌讳也敬而远之,妄言妄信。

但流传在蛇头村有那么一条忌讳,我是深信不疑的。

这里代代流传的说法是人死后的头七日子,死人的鬼魂会重新回到阳间,走一遍他生前走过的路。

所以一般附日近村子有人死了,在第七天的时候,村民大多数闭门不出,怕遇见不干净的东西。

那是我八岁的时候,三月份,温度还很低,早上起来奶奶给我添了不少衣服,嘱咐我不要出门,说是隔壁村子的陈老头今儿回魂。

我当时小,心性不坚,家里又没个电视,我哪里能呆得住。趁爷爷奶奶不注意就跑了出去,准备找村子其他的小孩儿一同玩。

我爷爷奶奶屋子在村子的最上方,要去找其他小孩儿的话,需要经过一段路程。

爷爷家的旁边有一条大水沟,水沟的边上就是一条泥泞小路,路边一棵硕大的板栗树,平日里栗子裂开了,我们都会到这里来捡,虽然会被扎得满手是伤,但也乐得自在。

我从爷爷家溜出来后刚到板栗树下,就迎面走来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穿着一身黑色的棉衣棉袄,鞋子也是黑色的。这路上泥巴虽然多,但这老头儿鞋子上却一点儿泥巴也没有。

我当时跑的急,只是觉得这老头儿好像见过,却又不知道他是谁。

刚错过他,这老头儿就哎了一声,然后回头喊了我一声说:“诶,你是不是叶家的海娃子?”

听见他叫我我才停下脚步回头嗯了一声,他见我应了他,嘴巴瘪了一下,笑了,又说:“前些天见你你还那么点儿呢,现在都这么大了,来踮起脚我看看你长多高了,论起辈分你还要叫我一声张爷爷呢。”

我那时候一心想要早点离开,一会儿被爷爷发现就走不了了,想着趁早打发他,所以就按他说的做了,只是我不明白,他要看我身高,我踮脚干什么?

我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把脚踮了起来。

当时眼睛一闪,再看那老头子,眼前哪里还能找到他的踪迹。

我那时候虽然灵智未开,却也知道遇见了怪事儿,一溜烟儿往我二奶奶家去了。

我二奶奶叫穆万童,是这附近村子有名的神婆,平日里谁要是有疑难杂症,抑或者是死人了,基本都能出现二奶奶的身影。

听我爷爷说,我出生那会儿计划生育正严,因为我上面有一个姐姐的缘故,我就成了重点打击对象。

我爸妈又有一点重男轻女,一心想要生个儿子,一直不愿意把我打掉,每次都跟村镇检查的人打游击,你来我走,你走我回。

虽然如此,但村镇人贪得很,每次来都会在我家提几块腊肉走,如此往来数次,我爸妈终于负担不起了,决定把我堕掉。

我妈在去镇子医院时候遇见我二奶奶,二奶奶知道我妈的意思后,拉住我妈就是一顿劝,还说前些日子梦到一个星宿掉到了我家房顶上。

也亏得我妈迷信,竟还真被劝了回来。

我出生是二奶奶接的生,我名字也是她取的,她说我五行土太多,就给我取了一个叶海的名字。

我出生后,计划生育交的两千块钱罚款都还是二奶奶借给我爸妈的。

或许两千块钱现在看起来不多,不过在那个亲朋结婚的份子钱都能用半筐子鸡蛋代替的时代,两千块分量绝对不低于现在是数万。

正是在二奶奶帮助下,我才能活下来,所以现在爸妈每次打电话都会问我去看了二奶奶没有。

在爸妈的督促下,去二奶奶家就成了我的家常便饭,就连二奶奶家的大黄牛见了我,也都会习惯性地哼唧几声。

当时被那老头儿吓着了,第一时间就想到要往二奶奶家去。

不知道是不是跑的太快,总感觉跑起来请轻飘飘的,不过还好,不到一分钟我就跑到了二奶奶家牛圈门口。

也不知是为了什么,这次这大黄牛见了我就往牛圈的角落跑,我也懒得理它,转了一个角,跑到二奶奶家去了。

二奶奶那时候正在门口扎鞋子,见我去了,脸上立马笑开花了,让我端把椅子坐她旁边。

我坐下之后问她给谁扎的鞋子。

二奶奶说,这种鞋子叫做蛤蟆鞋,是给她自己扎的,以后老百年了穿。

老百年是我们这里的说法,也就是死了,老百年只是一种好意的祈愿。

我听了,有些不解,就问她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候穿。

二奶奶笑笑说:“蛤蟆鞋只能给死人穿。”

二奶奶这么一说,当时就给我吓了一跳,因为刚才在板栗树下见到那老头儿就是穿的这种蛤蟆鞋。

虽然被吓到了,但我从小就性子倔,也没说出来,只是在那里看二奶奶扎鞋子。

看得无聊了我就问她:“妹妹好久回来咩?”

我说的妹妹是二奶奶的孙女儿,叫叶晓晓,从小就被她爸妈接到城里去了,前些日子回来过一次,我跟她在一起玩过几天,所以一直念念不忘。

对她的印象很模糊,反正也就那么几个词,很漂亮,很文静,上次来的时候留着齐刘海,戴着一条褐色的围巾,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服,看起来美极了,跟那天上仙女似的。

二奶奶戴着老花眼镜说她过几天就要回来了,之后又专心扎起了鞋子,好一会儿才又说了一句话,她说:“海娃子,我把妹妹送给你当媳妇儿要不要得。”

我知道她是开玩笑的,也没在意地连连点头说要得。

她哈哈笑了两声,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她摸我头时候我打了一个哈欠,她以为我困了,就让我去她床上睡一会儿,我也没有拒绝,起身就进屋趴她床上了。

二奶奶就一个人在家,平日里就我跟她说话最多,在她家我比在爷爷家还要自由一些。

在床上翻了几个身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期间我听见外面爷爷的声音,他是来找我的,本来准备把我叫醒的,却被二奶奶阻止了,说让我睡一会儿。

我那会儿越睡越困,根本不想起来,又翻了一个身倒头昏睡起来。

直到天快黑的时候,二奶奶喊我起来吃饭,还没喊出吃饭那个字就突然破口大骂:“你个背时砍脑壳的短命鬼,囊个跑这来了。”

我当时被这声音惊了一下,以为二奶奶是在骂我,正想转身看看,却看见二奶奶拿起扫帚就猛地一下向我抽了过来,我原以为会打打我身上,但扫帚只落到了我旁边。

二奶奶扫帚刚落下,刚才在板栗树下那老头儿居然从我旁边爬了起来往门外跑去。

我立马就给吓傻了,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二奶奶见他要跑,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二奶奶自己会画符,她的房门和窗户上都贴有符,以前我问过那符是啥,她说是安宅用的。

门一关上,这老头子就无处可跑了,在屋子看了几眼之后就猛地向二奶奶扑了过去。

他扑过去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他的脚后跟是惦着的,还有,他根本没有下巴。

以前听爷爷说过,他说鬼是没有下巴的。

越是看到这样的场景,我越是害怕,缩在床上动都不敢动一下。

二奶奶腿脚不便,眼见着老头就要扑上来了,她动也不动,只是猛地一下挥起了扫帚,只听得嘭地一声沉闷响声,那老头儿被扫帚打飞了出去。

见老头儿被打趴在地上,二奶奶连忙对我喊,让我冲那老头儿撒尿。

我都快被吓死了,这会儿哪里能尿得出来,二奶奶见我动也不动,伸出手指就一口咬了下去。

才一口,我就看见二奶奶手指上的血流得直欢。

二奶奶把血弄出来之后,对着那老头儿一甩,手指上的血全部甩了出去,还有几滴书甩进了我眼睛里面。

当时那血进眼睛里面之后的感觉就跟洋葱水进眼睛感觉一样,根本睁不开,直流眼泪,眼睛睁不开,又怕外面那老头儿弄我,就拼命眯了一个缝出来,结果那老头儿还真的就浑身冒烟地向我扑过来了。

我一个翻身,滚落到了床上,过了一会儿二奶奶把我拉到了外面,打了一盆清水给我洗了洗眼睛。

一切完毕之后,我眼睛早就肿得老高了,跟蜜蜂叮了似的,痛得要死。

在二奶奶那里哭了一会儿之后我问二奶奶刚才那老头儿是谁。

二奶奶说那老头儿是前些日子死的一个人,今天刚好头七,我跑出来遇到了他,他就跟着我来了。

那次,二奶奶教给我两样事情。

第一,路上遇见穿蛤蟆鞋和老衣的人叫你的话,千万不能答应,否者他会缠上你。

第二,陌生人让你踮脚的话,千万不能踮脚,因为鬼会把脚尖塞进你的脚后跟,然后跟着你,顺便散灭了人头上的三把火,那时候就没救了。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被吓得不敢出门,眼睛老痛,这一痛就是好多年。那些日子二奶奶也经常来看我,每次来都会给我端一碗红色的东西,说喝了眼睛就不痛了。

那次事情对我的影响不只如此,在村子里面有一种说法,说每个人都有火炎,火炎低的人容易招鬼。我撞到了鬼,自然说明我火炎低,自此村民都悄悄招呼自己小孩儿别跟我呆一起,不然也会撞见鬼。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放牛没人愿意跟我一起
1页 / 共901页